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04/26/2018 04:02:58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川普欲退出聯合國﹐再建自由國家聯盟?

發言人:沈黑朝, on Jan/11/2018    05:54:33 (IP code: X.X.94.207)
最近此傳聞甚囂塵上,
到底川普是瘋了,還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大商人兼大總統?
老實說,如果你是商人,在商言商,你會不會投資聯合國?

想請教習近平主席,上海聯合國新大廈的地點有腹案嗎?

更嚴重的是:台獨份子重返聯合國大夢會不會徹底被川普打碎了?

Record ID: 151562127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踹共, on Jan/11/2018    08:26:38 (IP code: X.X.145.37)
"自由國家聯盟"
嗯... 排除"不自由國家",事情就好辦了
樂觀其成!

Record ID: 1515621273R001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temo, on Jan/11/2018    09:05:59 (IP code: X.X.158.133)
001, 台灣可能成為 最安全常任理事國. 台美都偉大起來了. 川普設想周到.


Record ID: 1515621273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大林, on Jan/11/2018    09:08:24 (IP code: X.X.229.163)
聯合國等於美國繳銭
供給支那舞台
美早應退出

Record ID: 1515621273R00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temo, on Jan/11/2018    09:08:27 (IP code: X.X.158.133)
可能邀請英國(+英國協成員國, 加, 澳, 紐等)入會, 加上日本, 印度, 太平洋國家, 越南放棄共產後也可以.

堂堂的陣容. ^^

Record ID: 1515621273R00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temo, on Jan/11/2018    09:10:10 (IP code: X.X.158.133)
聯合國 可能被逐出紐約. ("恢復"第二大道的紐約主權. ^^)

Record ID: 1515621273R00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temo, on Jan/11/2018    09:15:47 (IP code: X.X.158.133)
FAREWELL!

Record ID: 1515621273R00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Howdy, on Jan/11/2018    09:17:49 (IP code: X.X.56.55)
聯合國跟國聯
都是左派夢想的實現
可惜最後證實不可行

Record ID: 1515621273R007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沈黑朝, on Jan/11/2018    09:38:49 (IP code: X.X.94.207)
聯合國跟國聯
都是左派夢想的實現
可惜最後證實不可行
===============================
正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理念不同的國家政權硬要湊在一起,一定一事無成!

但是俄羅斯會是一個問題,
普丁一直都是尊循俄國憲法「法制」,以「民主選舉」方式取得政權。
俄國真是自由國家嗎?

Record ID: 1515621273R00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temo, on Jan/12/2018    11:47:26 (IP code: X.X.158.133)
>俄國真是自由國家嗎?

這就是逼使他們的方法阿!

要自由 才有資格加入. (採用比如 Freedom house 調查的幾名以內才有資格); 越南也一樣, 要放棄共產制.

不加入還可以留在[聯合國]阿, 只不過就只剩少數國家.

[自由國家聯盟]這姿態擺得夠清楚了, 就是要分陣營對抗.

Record ID: 1515621273R00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temo, on Jan/17/2018    11:42:08 (IP code: X.X.158.133)
>俄國真是自由國家嗎?

HI, 黑潮桑, 有關俄國自不自由 這問題不簡單.

記得盧騷在經典[社會契約]裡, 有這段名句 (第二書, 第八章: 人民):

自由人民應該緊記這個箴言:“自由可能會獲得,但是永遠不能恢復”。
(Free peoples, be mindful of this maxim: "Liberty may be gained, but can never be recovered.")
他就是舉俄國為例. 他基本上是論述 俄國人民太早熟, 被所謂"揠苗助長", 結果長壞了, 像一個人年輕時沒有調教好, 往後就定行那樣, 永遠無法回復正常的成長.
而且他有講, 像俄國這樣的人民所需要不是解放者, 而是主人 (主奴制).

他(盧騷)為甚麼用大篇幅寫這段, 可能我們要考察當時歐陸的政經形勢 才能理解.
但使我們輕易聯想得到的是, 支那人民是不是能自由? 是不是也比照俄國人民的情況?

結語是, 就是該國不得自由, 外國的自由人民還是對他們無可奈何, 愛莫能助, 如果盧騷智慧判定成立的話.

Record ID: 1515621273R010   From: 台灣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