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08/19/2018 14:15:19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香港後代逃難潮再出現

發言人:太平山, on Jun/11/2018    14:47:31 (IP code: X.X.23.29)
 

申請移民到加拿大的香港人數量增加了30%,專家們警告說,年輕一代的人才流失正在發生,這是年輕人應對香港高生活成本和香港人對未來普遍沒有信心的結果。

  官方數據顯示,去年有1561人申請永久居留權,而且已有約30萬已經持有加拿大護照的香港人,專家表示,典型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和中產階級對香港的未來失去信心。
  加拿大政府的記錄也呈現出這一上升趨勢,2016年有1,206名香港申請人申請居留權,2015年為1,092人,2014年為1,481人,2013年為977人,2012年為963人。

  Yan Miu-chung博士是香港人,1993年移居加拿大,目前是UBC大學社會工作學院的主任。他說,更令人擔憂的是,居住在香港的30萬持加拿大護照者可能會隨時返回北美,引發“人才流失”。

  “從我所觀察到的情況來看,很多人都把孩子送到加拿大學習,”他說。

  “另一個現象是,越來越多的沒有外國公民身份的中產階級正在把他們的孩子送到國外去學習......到目前為止,我們不知道他們當中有多少人會決定在完成學業後不返回香港。“
 

Record ID: 1528699651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太平山, on Jun/11/2018    14:47:44 (IP code: X.X.23.29)
 去年,創紀錄的1,270名香港人被接納為加拿大永久居民,這是1997年以來最大的人口遷移。當年英國將香港交還給中國,引發了香港人對城市未來的不安。

  2016年獲批的人數為1,210,幾乎是2015年630人的兩倍。這些數字在前幾年基本保持穩定,其中2014年批準585人,2013年775人,2012年719人。

  嚴說,許多可以移民加拿大的人都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中產階級。2014年的佔中運動後,來自香港的移民申請大幅上升——這是一場為了爭取普選的抗議活動,使香港部分地區癱瘓79天。

  “顯然,日益增長的政治緊張局勢和民主發展的挫折是推動移民人數上升的動因,”他說。

  UBC地理學名譽教授David Ley注意到,他在香港與一些受過教育人士交流的感覺是,他們對香港的未來“明顯士氣低落”。

  “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擔心自由度下降和人權水平不斷下降。有幾個人鼓勵他們的孩子離開香港,並且他們自己也想離開。
 

Record ID: 1528699651R001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insider, on Jun/11/2018    14:48:52 (IP code: X.X.16.110)
 早過早好,不送 

Record ID: 1528699651R002   From: 新加坡

回信 發言人:太平山, on Jun/11/2018    14:49:11 (IP code: X.X.23.29)
 

 

Record ID: 1528699651R003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太平山, on Jun/11/2018    14:53:08 (IP code: X.X.23.29)
 

Press Release : Lord Patten criticises Public Order Ordinance following sentencing of Edward Leung

On 11 June 2018, Edward Leung Tin-kei was sentenced to 6 years in jail for rioting. Lord Patten and other UK politicians expressed their concerns about the sentencing.

Edward Leung Tin-kei has been convicted of rioting under the Public Order Ordinance on the basis that an event is a riot if an ‘unlawful assembly’ leads to a ‘breach of the peace.’ The vague definitions of ‘unlawful assembly’ and ‘breach of the peace’, coupled with the extreme potential sentencing, has ensured that the law has been widely criticised.

In the 1990s, Lord Patten reformed the Public Order Ordinance to bring it in line with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but the reforms were reversed by the ‘Provisional Legislative Council’ select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 1997.

Lord Patten of Barnes, the last Governor of Hong Kong, said:

‘We attempted to reform the Public Order Ordinance in the 1990s and made a number of changes because it was clear that the vague definitions in the legislation are open to abuse and do not conform with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standards. It is disappointing to see that the legislation is now being used politically to place extreme sentences on the pan-democrats and other activists.’
The United Nations have repeatedly highlighted that 'the Public Order Ordinance could be applied to restrict unduly enjoyment of the rights guaranteed in article 21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Sir Geoffrey Nice QC, a leading barrister who led the UN trial of Slobodan Milosevic in the Hague and was previously the senior barrister member of the Bar Standards Board that regulates the barristers of England and Wales, expressed concerns about the use of extreme sentences as a deterrent. He said:
‘I met Edward in 2017 and was struck by his articulate, gentle, personable character as well as his youth. He is clearly a talented young man who has enormous potential if given a proper chance. I am quite unable to see that Edward’s actions warrant him spending formative years of his life in jail. The sentencing today, clearly designed as a deterrent to mute further protest, will not help this bright, able and penitent young man who deserves a second chance. It is easy to think that imprisonment in this case is simply unjustified. It may be seen as a mean but dangerous act by those in this delicate world who still believe in the values of democracy. Sentencing politically troublesome young men to achieve collateral objective rarely works and often backfires - in the end’
Edward Leung will face a retrial for another rioting charge for which he was previously acquitted.

His sentencing is the latest in a series of political trials against pro-democracy figures. Fiona Bruce MP, the Chair of the Conservative Party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said:
‘Edward’s sentencing should not be seen in isolation. It is only one of many examples of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using the law to intimidate the pro-democracy movement and curtail freedom of expression. It is shocking that one in three pro-democracy legislators and more than one hundred protestors have been prosecuted by the government since the Umbrella Movement of 2014. This is an unacceptable crackdown which has a chilling effect on the pro-democracy movement, forcing people into self-censorship and silencing opposition.’
 

Record ID: 1528699651R004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TZ, on Jun/11/2018    14:53:40 (IP code: X.X.74.169)
 

严惩港独。杀个人判1年,港狂判6年。这个比例差不多。

如果6年都不怕?哪就判12年,余此类推。

哈,哈,哈。

 

Record ID: 1528699651R005   From: 澳洲

回信 發言人:我見, on Jun/11/2018    15:01:19 (IP code: X.X.165.47)
 香港人是該逃

沒看到這欄兩個蠢支老早一個逃到新加坡一個逃到澳洲
 

Record ID: 1528699651R00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中間選民, on Jun/11/2018    15:42:12 (IP code: X.X.99.97)
 共產黨沒有超過70年,明年到期!

中國共產黨與70年之癢

中國近期民間抗爭事件(如︰海南翻警車、教師大罷工),以及其經濟情況(如︰滬港唔多通、突發性減息) 都讓筆者回想起一年前,由葉劉的史丹福大學導師Larry Diamond所撰寫的一篇分析。分析中指出許多一黨專制政府都會經歷「70年之癢」(如︰蘇聯),即掌權70年左右倒台,他同時提出理據,中國亦正邁向70年之癢。

中國的情況與香港政制和經濟息息相關,所以花了點時間把該文翻譯成中文來分享。最令筆者想和大家分享此文的原因是,萬一歷史真的如傳說中的一樣,會自我重複,香港人5年之後應該如何是好?現在又可以如何準備?

= = = = = = = = = = = =

Chinese Communism and the 70-Year Itch
中國共產黨與七十年之癢︰-
七十年是許多一黨專政體系的大劫,而中國政府亦即將邁向這個歲數。習近平到底能否落實必要的改革來避過這一劫呢?
Larry Diamond著

伴侶在婚後七年便會開始對另一半感覺減少的說法,造就了美國經典愛情喜劇《七年之癢》。這套由瑪莉蓮夢露主演的電影,帶給觀眾的許多笑聲和經典畫面並非完全虛構。許多研究均指出,第一段婚姻平均只是維持七、八年左右。

有趣的是,政治上有同樣的現象;明確地說,我們可以形容一黨政權的平均壽命為「七十年之癢」,而蘇聯政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戈爾巴喬夫於1985年上任執掌蘇聯的時候,蘇聯體系的腐敗以及其日益下降的合法性已經非常嚴重,而「蜜月期」更是很早以前已經熄滅。戈爾巴喬夫在開放政權和經濟改革方面的努力,只足以讓那段婚姻和平地結束。當蘇聯於1991年解體的時候,蘇共剛剛好掌權超過七十年多一點點。同樣地,掌控墨西哥的革命建制黨,於1929年成立到2000年選舉失敗,僅長七十一年。

今時今日,幾個僅存的一黨專制政權都已經執政五十到六十五年,所以,有理由相信,這些政權同樣正在面對「七十年之癢」的困難。以革命起家的一黨專制政權,如中國、越南、和古巴,它們不可能永遠只依賴開國領袖的「個人魅力」去繼續維持下去。毛澤東、胡志明、以及所有其他的開國元老都已經不在人世,而古巴的卡斯特羅兄弟已步向終年。

更基本的問題是,這些政權很難做到德國社會經濟學家馬克斯韋伯 (Max Weber) 所形容的「魅力常規化」的情況,因為這些政權都會面對一個兩難的局面,就是進退皆輸。當建國革命的熱情減退,擁有良好表現是唯一讓這些政權建立其合法性的方法 – – – 亦即,經濟發展。當這些政權的表現令人失望時,它們會透過嚴厲的打壓和外國援助而苟延殘喘 (好像北韓依賴中國,和古巴依賴以前的蘇聯,現在則依賴委內瑞拉一樣)。但依賴外國支援卻讓這些政權變得十分之脆弱,而失敗的經濟表現更會引起社會對它們的疏離和背叛,就像現在的北韓和古巴。

但是,如果這些獨裁政權可以在發展上「交到功課」,如越南以及今日的中國,那麼它們便會面對另一種不同的困局,就好像當年墨西哥革命建制黨所曾面對過的局面一樣。那個困局是,你不可能只創造一個中產社會,而不產生中產階級的價值觀和組織。對民調鑽研多年的羅納德教授 (Ronald Inglehart) 和基斯頓教授 (Christian Welzel) ,於他們2005年出版的《現代化,文化變遷與民主(Modernization, Cultural Change, and Democracy)》一書中指出「社會經濟的發展,不論其文化背景,都會推動社會走向同一個方向」。隨著不斷上升的教育水平,收入增長和獲取資訊的渠道增多,人們變得多元,有更高要求和自信,而且變得更願意走出來抗議。人們的價值觀會改變,由以往尋求物質生活,變成會希望可以選擇,表達主見,和從「權威中解放出來」。而緊接伴隨這種心態改變的是公民社會的形成 – – – 即,自主的組織,獨立的資訊流通及意見交流。這些心態上和社會上的改變,都會削弱獨裁政權的合法性,以及形成有利條件過渡至民主社會。

其實,這種歷史性的社會轉型過程也在中國進行當中。對中國和整個世界而言,令人值得興幸的是,中國是經歷過一段獨裁成功而非失敗的時間後,才開始面對「七十年之癢」。中國三十年驚人的經濟增長,讓億計的中國人脫離貧窮,亦創造了一個更適合落實民主的社會和經濟體系,而不是一個如北韓一樣窮困、停滯不前的極權體制。另外,當慈善、環保及其他組織從黨、國手中獲得免受控制的自主時,人們在博客群組中批判,再加上組織抗議運動來抵制環境污染、腐敗和其他濫權行為時,中國人正逐漸在學習公民社會的藝術和技巧。

可是,中國社會只有鬆散的準備來迎接民主的到來。許多人都曾經希望,中國最近一次的權力交接,由看似朝氣正面的習近平代替古板守舊的胡錦濤,會開展迫切需要和嚴重滯後的政治改革。但在習近平於三月當上國家主席後的幾個月,那些希望都被粉碎了。在中國最高權力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中,習近平和他的六位同志並沒有浪費分秒向世人展示,他們的目標是維持政治控制權和加強意識形態控制。另外,為求在過氣保守之中添加創新意念,中國共產黨準備為其百萬計的黨員提供特製手機,第一時間提供最新的意識形態指示和文宣主題,同時確保日益頹廢和腐敗的黨員做好「紀律」。

當然,共產黨亦在不同的層面上很努力地打擊和懲罰貪官污吏,亦鼓勵地方政府採取措施,對公眾的關注和需求有更快的回應,例如進行民調。同一時間,給予公眾一定的空間於電子平台表達意見,尤其是網絡上的博客群組、新浪微博,後者每日便有一億條信息。這一切都是為了讓獨裁體制更加現代化,讓共產黨在不損害其政制壟斷的前提下,對民意更負責任和更願意回應。

政治領袖和分析家經常利用歷史來進行類比和分析。最令中國領導心神不寧和害怕的例子就是戈爾巴喬夫。1989年5月,戈爾巴喬夫出訪北京時,天安門的學生把抗議行動升級 (對中國共產黨而言,那是個瀕臨死亡的經驗),而這段記憶一直刻骨銘記。中國現任領導在當年開始掌權的時候,見證戈爾巴喬夫對經濟和政制開放的措施「引致」蘇聯的解體和蘇共的滅亡。最重要的是,習近平決心不要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然而,正當他積極避免成為另一個戈爾巴喬夫,他的管治方法卻會帶來戈爾巴喬夫式命運 – – – 中國共產黨以及他自己倒台。

其實,對於習近平和他的團隊來說,還是有出路的。他們可以循序漸進推動民主,以換取更多的時間。他們的老對手,國民黨,在輸掉內戰後,就是在台灣這樣做。他們可以推行有競爭的選舉,來決定誰有權來掌管地方政府。80年代中國的村選舉,看起來就是開始向這個方向邁進。1998年,我觀察這些選舉時,一個負責舉辦這些選舉的官員向我預測,選舉制度會很快爬升到各政府階級。他當時預期,五年之後,選舉制度會擴展到鄉政府,再過五年就會到縣政府,另一個五年就到省級,最後再多五年,國家政府就會由民主選舉產生。聽完那令人充滿希望的預期的十五年後,鄉選舉仍停留在「試驗」階段,村選舉沒有對管治權力有多大的影響;而且,(即使並非牽涉到黨的層面上),中共對開放政制給予真正的選舉和問責制度,都顯得十分惶恐。

政制的停滯不前不會持久。五年或十年前,大多數中國事務專家都會認為,中國共產黨倒台的言論,是荒謬或在發夢。他們會強調,中國共產黨已經變得非常制度化和提供非常有效的管治。但今日,即使中國有那麼多令人矚目的經濟成就,越來越多的美國和其他中國專家都認為,一個政治危機正在醞釀當中。中國共產黨為了絕對壟斷權力,只能妖魔化或阻止任何爭取民主改革的反對聲音,以阻止任何把共產黨從國家和司法系統分離出來的努力,(最近一個事例有,把北京大學呼喚民主的教授夏業良解僱)。共產黨是正如履薄冰。

當你在溜冰時,其實你看不出冰的薄厚。它可能看起來非常堅固,能承受一個大型表演,直到它突然撐不下去。如今,中國共產黨就可能只差一個大危機,就要面臨滅黨的抗爭 – – – 可能是一次環境災難,樓市爆破,或政府高層的大型貪污醜聞。現在,中國共產黨的精英都普遍是貪污腐敗和玩世不恭,而他們都對自己的利益準備好了後路 (把財富和子女轉移出國)。當政權瓦解時,其實可以發生得非常的快,就如裴敏欣 (Minxin Pei) 所形容的「政治上的銀行擠提」。

共產黨的突然死亡,對中國不一定是好事,對其鄰國,如日本、台灣,甚至美國也不一定是好事。中國政治上的混亂真空,可能會由軍隊補上,又或由玩弄民族主義的人士填上。他們可能會對東、南中國海受爭議的島嶼發動軍事襲擊,甚至乎攻打台灣。此外,對比起中國跟隨台灣的循序漸進方法,如果中國共產黨突然倒台,將會更難建立一個有效運作的民主制度。

如果中國要避免結構性的政治危機,其領導必須立即開始落實真正的政治改革。這不單只是和13億中國人有關,而是整個世界的利益都牽涉在這個過程當中。
 

Record ID: 1528699651R00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中間選民, on Jun/11/2018    15:55:01 (IP code: X.X.99.97)
 
「打倒共產黨」,卡友成立瓦崗寨聯盟,滴滴加入大罷工,各地封消息多日
 

Record ID: 1528699651R00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大ㄟ, on Jun/11/2018    16:07:50 (IP code: X.X.40.78)
 港狗

我們就是不想當中國人才支持台獨

結果你罵我們舔日附美

現在你被中共欺負了才在這裡支那支那的哀嚎

屌!你嘁線佐?
 

Record ID: 1528699651R009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Shit, on Jun/11/2018    18:52:04 (IP code: X.X.217.141)
 
Is Hong Kong doomed then?


 

Record ID: 1528699651R01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Jun/11/2018    20:03:04 (IP code: X.X.132.148)
 >你嘁線佐

末两字换一下位置比较地道
 

Record ID: 1528699651R011   From: 新加坡

回信 發言人:ddt, on Jun/11/2018    20:54:00 (IP code: X.X.117.73)
 HK is doomed unless PRC collapse and break up, then may be they can sign treaty with Britain to break away like in Singapore.

Chinese Mandarins will exploit HK like they die with any newly acquired conquests. Lee Kuan Yew already predicted that China will not let HK be superior to any PRC cities in the long run.

 

Record ID: 1528699651R012   From: 台灣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