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11/15/2018 06:39:05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台北市的家長一早送孩子上安親班、才藝班,到門口才知道老闆是新北市的放了颱風假

發言人:挖地雷, on Jul/11/2018    09:46:32 (IP code: X.X.179.119)
 

台北市、新北市早該合併了,分成兩個直轄市只是為了多些官位可玩
 

Record ID: 1531273592   From: 台灣

回應貼文太多,中間略過,看全文請按這裡

回信 發言人:挖地雷, on Jul/11/2018    11:52:44 (IP code: X.X.179.119)
 > 總統心裏咋想鬼才知道,就好比你把下屬叫來面授機宜時,你敢肯定他點頭如汽缸活塞的同時,心裏不是在駡幹嗎?

那該條文形同具文,你還有異見?
 

Record ID: 1531273592R02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早安豬, on Jul/11/2018    11:56:34 (IP code: X.X.125.176)
 
解讀角度不同吧。

我是認為那條文是被貫徹執行了的,因為每次就職典禮都有宣誓。
 

Record ID: 1531273592R02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挖地雷, on Jul/11/2018    12:06:04 (IP code: X.X.179.119)
   我認為憲法,要能附著到絕大多數國民心中的某種情懷,這情懷也許是在產生條文時就順應民心而做的,也許是先知灼見的人做的,在施行後受到認同而形成了一種非常獨特的情懷。

  不能產生這種情懷的憲法,就只是統治用的工具之一。
 

Record ID: 1531273592R02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挖地雷, on Jul/11/2018    12:11:39 (IP code: X.X.179.119)
 > 我認為憲法,要能附著到絕大多數國民心中的某種情懷

我們受的教育裡,只告訴人民憲法的神聖性,卻完全沒有檢視憲法條文品質的觀念
 

Record ID: 1531273592R03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早安豬, on Jul/11/2018    12:14:05 (IP code: X.X.125.176)
 
増修條文的「總統直選」制度,我想是符合您上面的要求的。

這條文當時獲得七成五以上公民的熱情擁抱。

儘管配套不佳,但目前看來還沒人反對。
 

Record ID: 1531273592R03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早安豬, on Jul/11/2018    12:17:03 (IP code: X.X.125.176)
 
「比較憲法學」裏是有教的。

不過一則它太高上大,二則太「偏門」,不為「務實」的台灣人看重。
 

Record ID: 1531273592R03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imon, on Jul/11/2018    12:21:37 (IP code: X.X.168.228)
 
>>>> 日治時期台灣人的參政權連老蔣治下的時期都不如。

先講個笑話,
應該是 1969 1970 ,總政戰部主任王昇帶著記者參觀成功嶺預備軍官訓練,
之後對記者說, 我們蔣總統現在是中國歷來最好的時代,

接著更厲害,王昇說: 唐太宗「貞觀之治」都比不上現在

記者下了一跳,當中有老外問,為什麼?

王昇說, 唐太宗那時候有電視嗎? 我們現在有就是比貞觀之治好

參政權時間差了一甲子
怎麼比? 登記參選要被抓 日本時代是沒回事
 

Record ID: 1531273592R03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imon, on Jul/11/2018    12:27:27 (IP code: X.X.168.228)
 日本時代州廳知事都是官派的vs 「中華民國」地方選舉

自治體的系統設計, 規模經濟 規模事業,權責範圍自己管理

日治 州廳知事雖然沒有經過選舉, 但是, 自治體不會零細化,
現在曾文水庫由經濟部管, 以前日本時代烏山頭水庫台南州自己管

「中華民國」的縣長 市長選舉, 可是真正影響地方上的施政卻很多事中央控制的

so ?
 

Record ID: 1531273592R03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早安豬, on Jul/11/2018    12:27:31 (IP code: X.X.125.176)
 
1970年代當然比貞觀之治好。

沒水沒電沒馬桶沒衞生紙的時代有什麼好?

有人是不是武俠小說或是穿越劇看多了,以為活在那個時代,可以整天飛來飛去,大塊吃肉大口喝酒大泡馬子大刀殺人嗎?

沒抓你去充軍服苦役就要偷笑了。
 

Record ID: 1531273592R03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挖地雷, on Jul/11/2018    12:27:45 (IP code: X.X.179.119)
 > 「比較憲法學」裏是有教的。
> 不過一則它太高上大,二則太「偏門」,不為「務實」的台灣人看重。

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Record ID: 1531273592R03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早安豬, on Jul/11/2018    12:30:41 (IP code: X.X.125.176)
 
烏山頭水庫給台南州廳管和給經濟部管哪個孰優我是不知道啦。

或許給所在地的街庄來管更好。
 

Record ID: 1531273592R03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早安豬, on Jul/11/2018    12:35:50 (IP code: X.X.125.176)
 
我怎麼記得曾文水庫是內政部管的?
 

Record ID: 1531273592R03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imon, on Jul/11/2018    12:36:07 (IP code: X.X.168.228)
 地方縣市
既非 business unit, 也不是利潤中心 費用中心

縣市長根本是丐幫 乞丐, 預算既有基礎微調 向中央爭取預算
沒有獨當一面 自負權責的具體界線

充其量建制內效率好一點 滿意度高一點就好了
 

Record ID: 1531273592R03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imon, on Jul/11/2018    12:36:45 (IP code: X.X.168.228)
 經濟部水資源局 

Record ID: 1531273592R04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imon, on Jul/11/2018    12:40:15 (IP code: X.X.168.228)
 
人類文明 科技的外溢效應,

不是蔣介石比唐太宗強

選舉一百年前大部份地方罕見 甚至大逆不道,
1980年代世界上選舉已經很普遍, 台灣很不准組黨 甚至文字獄
兩蔣 比 日治, 時間軸拿掉 故事百百種
 

Record ID: 1531273592R04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早安豬, on Jul/11/2018    12:45:56 (IP code: X.X.125.176)
 
所以1970年代比貞觀之治好沒錯啊。

至於蔣介石和李世民孰優我就不知道了。
 

Record ID: 1531273592R04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早安豬, on Jul/11/2018    12:52:20 (IP code: X.X.125.176)
 
說得好像各州廳的預算不是總督府給的。

既然水庫給地方管這麼好,幹啥不徹底點,下放給街長庄長來管?
 

Record ID: 1531273592R04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Cobra, on Jul/11/2018    13:15:33 (IP code: X.X.34.191)
 或許是... 曾文水庫旁的派出所算是內政部管的. 

Record ID: 1531273592R04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早安豬, on Jul/11/2018    13:26:24 (IP code: X.X.125.176)
 
那不是派出所,是駐衞警,水庫當局自己招聘管理的。
 

Record ID: 1531273592R04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NorthStar, on Jul/11/2018    14:17:08 (IP code: X.X.122.242)
 >>參政權時間差了一甲子
>>怎麼比? 登記參選要被抓 日本時代是沒回事

真的硬要比也是可以啦,日本時代,日本人還給台灣人組黨與辦報的權利,馬英九最推崇的蔣渭水就是台灣民眾黨的領導人之一,後來即使因為日本軍國主義勢力抬頭將它強制解散,並逮捕重要幹部,也是第二天就釋放,不會有派黨國鷹犬去殺人全家,或者將人一關就是十幾、二十年的情況發生。而且,在台灣民眾黨被解散之後,台灣人仍然有台灣地方自治聯盟這個政治團體繼續存在並參與1935年台灣市會及街庄協議會員選舉,雖然有諸多限制,但整個過程大體上仍然是公開公正,沒有像狗民黨那種公然買票、作票的事情發生,所選出來的也是台灣當時的社會菁英,不像狗民黨淨是提名一些地痞流氓在參選。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7%BA%E7%81%A3%E6%B0%91%E7%9C%BE%E9%BB%A8

臺灣民眾黨成立於台灣日治時期昭和2年(1927年)7月10日的台中市新富町聚英樓,是台灣人成立的第一個政黨,成立大會由蔡式穀主持。最初在臺灣總督府多方的阻撓下,林獻堂、蔣渭水等人不斷更換黨名、修改黨綱,從「台灣自治會」、「台灣民黨」,最終在有條件的允許下成立。初期主要人物有李應章、蔣渭水、林獻堂、蔡培火、黃周等人,黨旗最早為仿中國國民黨黨旗的「上青下紅中央白日」之黨旗,後改為仿中華民國國旗的三星黨旗。

創立

蔣渭水
自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進行時,台灣有識之士即開始籌組政治結社。昭和二年(1927年)5月29日下午三時,於台中市聚英樓宣布組成「台灣民黨」,發出宣言決議,選出蔡式穀、蔡培火、蔣渭水及邱德金為臨時中央常務委員。然而隨即在6月3日被臺灣總督府當局以妨害治安為由依《治警法》第八條第二項禁止。[2]

禁止後,台灣民黨舊幹部計畫重新籌組政治結社。[3]之後預定名為「台灣民眾黨」。並推謝春木與政府交涉,6月16日,當局提出禁止奉民族主義及不能由蔣渭水支配為條件。謝氏表示組織為合議制,並且不表明民族主義。最後定於7月10日舉行結黨式。[4]

7月10日下午三時,於台中市聚英樓原址舉行「台灣民眾黨」結黨式。出席黨員62人,推洪元煌為議長。通過黨則,選舉彭華英、黃周、謝春木、陳逢源、陳旺成為委員,發表綱領政策,台灣民眾黨正式成立。[5]

主張
臺灣民眾黨自許為改革先鋒,以「實現政治的經濟的社會的自由」為民眾黨三大目標[6]、以「確立民本政治、建設合理的經濟組織、改廢社會之缺陷」為的三大綱要。

在政治行動上,民眾黨曾提出市街庄議會由諮詢改為議決機關、議員由官選改為民選等要求,也曾因反對台灣總督府的鴉片吸食特許政策而向國際聯盟(聯合國的前身)提出控訴。在1929年10月17日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口號中,就有「打倒阿片(鴉片)、打倒迷信、打倒惡習」。蔣渭水在《台灣民報》中也曾呼籲破除「燒金紙、吸鴉片、祈安建醮、補運謝神,以及聘金婚喪之奢靡」的惡習,甚至禁止黨員打麻將,連內容充滿中國封建思想的歌仔戲,也受到台灣民眾黨的反對。

發展與分裂
設有地方支部[7],之後為尋求農工階級的支持,1928年2月在蔣渭水的領導下還成立了「台灣工友總聯盟」。但後來台灣工友總聯盟組成擴大,反而決定民眾黨的行動和思想,加上蔣渭水對工農運動的支持,使蔡培火認定蔣為第二個連溫卿,於是雙方又開始分裂。

最後林獻堂等創黨元老再度出走,於1930年8月成立台灣地方自治聯盟。1930年代,隨著日本國內軍國主義高漲,終於在1931年(昭和6年)2月18日台灣民眾黨第四次全體黨員大會進行中,台北警察署長出現會場並出示「結社禁止命令」,當場聲明台灣民眾黨業已被取締,解散了台灣民眾黨,並同時逮捕蔣渭水、陳其昌、許胡、盧丙丁、梁加升、廖進平、李友三、張晴川、楊慶珍、蔡少庭、陳天順、黃江連、楊元丁、黃傅福、林火木、黃白成枝等幹部十六人(翌日釋放)。同年8月,蔣渭水逝世。

戰後有不少前台灣民眾黨員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中遭到國民黨政府的迫害甚至致死,包括臺灣民眾黨基隆支部黨員楊元丁及臺灣民眾黨經濟委員會委員陳炘等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1935%E5%B9%B4%E8%87%BA%E7%81%A3%E5%B8%82%E6%9C%83%E5%8F%8A%E8%A1%97%E5%BA%84%E5%8D%94%E8%AD%B0%E6%9C%83%E5%93%A1%E9%81%B8%E8%88%89

1935年臺灣市會及街庄協議會員選舉

第一屆市會及街庄協議會員選舉,指的是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在1935年11月22日舉行的第一次台灣殖民地選舉,也是台灣統治者舉辦的第一次民主選舉。是台灣在台灣日治時期所舉辦的2次直接民選的總選舉之一。1935年4月台灣總督府正式發布地方制度改革相關法令,確立選舉制度。於同年11月22日舉行。該次選舉選出了一半市會議員及街庄協議會會員(另一半由州知事派任)。

選前情勢

台灣地方自治聯盟合影
1920年9月,臺灣總督府施行新的地方自治制度,將地方行政區分為五州二廳(1926年增設澎湖廳),下轄三市和郡,郡再下轄260街庄,州市設有州會與市會,街庄設有協議會,州市會議員與街庄協議會員,不過其中的市會議員與協議會員都是官方派任,完全沒有民意機關的功能,只能說是統治者象徵性的自治機關。日本官方考慮到同化政策尚未成功,而且在台台灣人數目高於日本人二十倍以上,開放選舉有損日本利益,沒有開放選舉的誠意。在此政治情勢之下,台灣民眾不斷有爭取地方選舉的聲音出現。其中又以蔣渭水代表的台灣民眾黨(1927-1931)與林獻堂代表的台灣地方自治聯盟(1930-1937)推行最力。後台灣民眾黨被迫解散,臺灣地方自治聯盟持續要求公民普選,地方議會改為議決機關、地方行政機關有自主權、財政權,並發動各種請願、演講。1934年自治聯盟以承認日本同化政策為前提,放棄議會設置請願運動(1921-1934)為條件向政府讓步,而獲得總督府回應,並在隔年施行第一屆市會及街莊協議會員選舉。這次選舉出的州市會議員擁有部分的議決權,但街庄協議會仍然只是諮詢機關。州市會議員與街庄協議會員任期皆為4年。

限制
在正式投票前,臺灣各州印製選舉手冊明定選舉規定,以臺中州警務部於1935年(昭和十年)8月20日出版發行之《臺中州會、市、街庄協議會員選舉備忘》,可見當時的選舉規定與準則;[1]雖然這次選舉號稱是台灣第一次民主選舉,可是仍有如下的限制:

議會員(民意代表)的總名額中只有一半開放選舉,另一半仍是官方派任。
除了規定選舉人必須為日本帝國之臣民、年滿二十五歲和住滿六個月的規定以外,並限制只有男性和年繳稅金五圓以上的人才能投票。結果當時全台灣四百多萬的人口中,合格的選民只有兩萬八千人。由於這次選舉資格頗高,導致人口比例與有選舉權者比例不同,例如台中市台灣人與日本人比例為5:1,但有選舉權者日本人占2000多人;台灣人占1800多人。而全台400萬台灣民眾裡面,合乎資格公民者僅為28000人。

過程

這次選舉參選人的選舉活動,與後來的台灣選舉頗有類似之處。根據台北市會議員當選人陳逸松回憶,選前十幾天的公開活動,他接連在室內各地演講,總共講了三、四十場,在沒有麥克風的年代,嗓子都啞掉了。還有人幫忙編競選歌曲,發傳單,挨家挨戶拜訪,「不一而足,花招盡出」。

而當時採用的日式投票方式與今日台灣的投票方式則有很大的不同。在投票現場進行身份確認後,選民會拿到一張投票用紙,在上面親手寫下自己支持的人選。填寫名字時,寫的是漢字或是日文的平假名或片假名,只要可以辨識何人,有效票均從寬認定。即使有錯別字也沒有關係。選民在隔離的投票間中,用毛筆寫下自己支持的候選人姓名後,出來投入投票箱,完成投票。投票時間至當日六點為止。不過事後開票的過程則是十分緩慢。有的地方是投票結束後立刻開票,也有的地方是到第二天才開始開票作業。

這次選舉投票率各地均高達九成以上。當選者台灣人與日本人都有,不過以台灣地方自治聯盟為最大贏家。該聯盟成員蔡式穀且成為台北市會議員的第一高票。

評價
不過值得稱道的是,這次選舉的選風和平,並沒有脫序的演出。根據當時任台灣地方自治聯盟常務理事楊肇嘉的說法,這次選舉好人願意出頭,出馬競選,「候選人與其運動員(指助選員)絕無宴客或賄選的情況發生,選民投票是自由而秘密的。」官方也要求競選期間候選人與選民不能單獨接觸交談,投票日在投票所方圓兩百公尺之內,禁止任何競選活動。並在選前給文盲辦理講習,讓他們有能力從事選舉。整體說來,全台除了三十餘件的違規事件以外,選風基本上還算良好。楊肇嘉認為,這次「爭取到州、市的設置議決機關以及各級民意代表的半數民選」,可說是挫敗中的「落實感」,難怪「島民皆大歡喜」。

不過這次選舉只能選出一半的民意代表,另外一半仍然是由官方指派,加上嚴格的財產限制,有投票權的選民太少,連臺北市第一高票都只有1245票,距離真正的民主普選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台灣地方自治聯盟由於堅持在總督府容忍範圍之內爭取民主,也被當時的左派台灣人士譏為投降派。

選舉結果
本次選舉投票率,市會投票率高達97﹪,街庄投票率達92.6﹪。而在當選席次方面:市會議員日本人占51﹪,台灣人49﹪;而在街庄協議會日本人僅占8﹪,台灣人92﹪。由於台灣民眾黨已經解散(1927-1931),所以政治運動團體只剩台灣地方自治聯盟。他們推出的候選人均為高學歷的社會精英,因此成績不錯。在台南市、嘉義市推出的候選人全數當選。

其他
翌年11月12日舉行州議員選舉,並在1939年11月舉行第2屆選舉。
 

Record ID: 1531273592R046   From: 台灣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