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09/20/2018 08:06:35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今天本來要開欄提醒郭台銘快逃,不過還是提醒國人為何『兩岸不可能一家親』比較重要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2:32:35 (IP code: X.X.33.174)
 

我的貯藏室裡有一個可怕的茶壺,壺蓋的握把已經摔壞,但是讓人毛骨悚然的不是可能割傷人的把柄

而是茶壺上的幾行鮮紅文字:、、同仁通力合作同時進行多項器官移植、、計X臟A枚、Y臟B枚、Z臟C枚

眼角膜、、、造福病患,順利成功特以為誌、、、;不用說那是一段慶功的文字,

是主其事者為慶祝該起大規模移植手術,以免日後太息燕然未勒銘所特製的紀念品

我因為負責腦死判定,所以也收到這份紀念品

 

Record ID: 153655395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好人, on Sep/10/2018    12:40:52 (IP code: X.X.211.28)
 那裡可怕? 

Record ID: 1536553955R001   From: 加拿大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2:51:52 (IP code: X.X.33.174)
 

這個可怕的茶壺,多年來我總想把它丟掉,但是我還是把它留著

因為每次看到那個茶壺,我去刑場判腦死的過程就會快速在我腦海裡閃過

提醒我,以生命被剝奪者的立場想像他們所招受的殘酷打擊,而讓我能以比較人道的方式執行我的工作

當然,我冥冥中也認為可能有一天也會用得到
 

Record ID: 1536553955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舞賽杯, on Sep/10/2018    13:03:05 (IP code: X.X.82.155)
 郭習於把資源乾坤大挪移做炒作
有朝一日被支那抄家
也是剛剛好

10餘年前把資源灌入FIH
股價炒到26.4港幣
今天只有1港幣

近年把資源灌入FII
三個月前掛牌
股價立即炒到近26.36元人頭紙
今天已跌破15元

 

Record ID: 1536553955R00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我是一個雲, on Sep/10/2018    13:03:11 (IP code: X.X.213.161)
 超一先生,我不是醫療專業。

但是,我的醫生告訴我,
做人平常就要保養身體,
不要亂吃食物跟藥,特別是中國製
平時就要定期健康檢查,
控制好三高,才是養生正道。

器官移植手術,不是萬能,也不是
每個病人都適合的。

意思就是說,沒病時就要找醫生
定期回診,做做保養,檢查,
不要等有病再來花大錢買器官
 

Record ID: 1536553955R00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摸咪郎, on Sep/10/2018    13:10:57 (IP code: X.X.88.235)
 
R004 很沒知識.



摸咪郎

 

Record ID: 1536553955R005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3:21:47 (IP code: X.X.33.174)
 

茶壺上所說的器官移植發生在法輪功成立以前,當時台灣死刑犯尚可用於器官移植,當然必須經過犯人簽署同意書

個人認為死刑犯所處的環境身心都嚴重扭曲,不可能正確表達意願,這種情況下執行死後器官哉除有過渡處罰的可能

但是在中國,認為死刑犯(不論是刑事罪犯或是良心犯),無權拒絕器官捐贈

(中國死刑犯器捐同意書就像中國國民黨的公投連署書只要有人簽就行)
 

Record ID: 1536553955R00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3:29:10 (IP code: X.X.33.174)
 

給養生的那片雲

還要多運動
 

Record ID: 1536553955R00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3:41:53 (IP code: X.X.33.174)
 

我詳細看過Slaughter 中,Gutmann訪問柯文哲的部分,Gutmann 對醫療工作的運作不十分瞭解

以柯文哲外傷柯主任,本身沒有門診(!)他如何接觸到需要出國器官移植的病人?

a patient or a client that is a question
 

Record ID: 1536553955R00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4:18:31 (IP code: X.X.33.174)
 

如果中國器官真的來自死刑犯

則執行死刑的時間由司法系統決定,醫療系統只能被動配合

由於器官摘取後,維持可移植狀態的時間很短(只有幾個鐘頭)

器官接受者必須隨時待命

因此絕對不可能有類似中國那種客制化輕鬆器官旅遊(organ tourism)
 

Record ID: 1536553955R00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4:23:38 (IP code: X.X.33.174)
 

柯文哲難道不知道,只要器官的賣方敢跟他保證品質,他的器官來源就一定不是一般死刑犯
 

Record ID: 1536553955R01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綠色星球, on Sep/10/2018    14:26:53 (IP code: X.X.213.44)
 超醫

關於您 R009 的疑點
在中國是否先排好接受器官移植者的時間
再交由刑場準時辦理?
就像先訂豬肉,再要求屠宰廠殺豬一樣

 

Record ID: 1536553955R01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4:39:08 (IP code: X.X.33.174)
 

給綠色星球兄:完全正確,死刑犯被執行死刑是以人的身份受死,如果死刑時間可以視需要決定

那這個死就不是死刑而是被宰殺,是被當成動物,人格尊嚴都被踐踏
 

Record ID: 1536553955R01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NorthStar, on Sep/10/2018    15:24:09 (IP code: X.X.122.242)
 體制內體制外,柯蛆可以隨便玩!

 

Record ID: 1536553955R01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NorthStar, on Sep/10/2018    15:33:47 (IP code: X.X.122.242)
 >>茶壺上所說的器官移植發生在法輪功成立以前,當時台灣死刑犯尚可用於器官移植,當然必須經過犯人簽署同意書


我在大學時上醫療法規,當時老師曾提到台灣某一位十大槍擊要犯簽了捐贈器官同意書,於是監獄在執行槍決後,醫院立即派人去,但是當醫療人員要把受刑人的屍體抬上救護車載去醫院摘取器官時,那個受刑人的屍體忽然坐了起來並嘔吐,顯然是還未腦死才會有這樣的反應。獄方於是又將那受刑人帶去刑場又補了一槍,確認他已經腦子後才讓醫院把屍體載走。

當年這件事非常轟動,除了立委在立法院質詢外,也引發國際組織的關切,從那之後,台灣才嚴禁使用監獄受刑人的器官進行移植手術。
 

Record ID: 1536553955R01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5:57:23 (IP code: X.X.33.174)
 

給北星兄:R014所說死刑犯槍斃後坐起嘔吐這是言過其實,因為當時所謂槍斃,

受刑人都先打麻醉藥讓其處於昏迷狀態,然後再槍斃,子彈是打在太陽穴

我相信放話的人都沒有親臨現場

台灣之所以會禁止這類死刑犯『器捐』,是因為無法擺脫不人道的陰影,連國內都無法說服

茶壺所記載的那次刑場判定後,我多次反應,每次聚會都講,其他參與腦判的醫師也有同感

不久神經學會就採取不合作態度拒絕刑場腦判,後來的禁止是『水到渠成』不是屈服壓力
 

Record ID: 1536553955R01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NorthStar, on Sep/10/2018    16:11:09 (IP code: X.X.122.242)
 >>受刑人都先打麻醉藥讓其處於昏迷狀態,然後再槍斃,子彈是打在太陽穴

聽說是神經反射性反應才造成嘔吐,後來受刑人才又被送回刑場再打一槍!

 

Record ID: 1536553955R01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6:27:19 (IP code: X.X.33.174)
 

再給北星兄:因為嘔吐被送回去再打一槍的是沒有,但是有不符合『腦死判定』再被送回刑場的

因為槍擊子彈是由太陽穴進入,如果腦幹功能沒被破壞一定通不過腦死判定

這類腦幹功能保留的死刑犯,照當時的法律,當然不能作器官移植

而再送回刑場補槍就太誇張,在當時較正確的作法應該是『等待』腦幹功能消失才能進行器官摘除與移植手術
 

Record ID: 1536553955R01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NorthStar, on Sep/10/2018    16:31:30 (IP code: X.X.122.242)
 查了一下,有相關的報導,還是榮總麻醉科醫師范守仁說的。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30422/195722.htm

死刑犯在法醫判定瞳孔放大之後,火速送往醫院進行器官摘除手術,但也曾經發生在槍決送醫之後判定仍有生命跡象的怪事情發生。榮總麻醉科醫師范守仁說,「榮總有幾次就是說,犯人運到榮民總醫院的時候,又活起來了,結果又把犯人載到刑場裡面再打一槍。」
 

Record ID: 1536553955R01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6:49:16 (IP code: X.X.33.174)
 

北星兄:R017已經『充分』回答您的問題,那不是活起來,那是通不過『腦幹功能完全喪失』的『腦死』條件

要符合腦死才能作器官移植的手術
 

Record ID: 1536553955R01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淵文, on Sep/10/2018    17:14:48 (IP code: X.X.149.140)
 

很專業的醫師說明, 而且是有參與死刑犯在執行死刑刑場上對腦死判定的醫師說明

非常珍貴而且難得
 

Record ID: 1536553955R02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7:39:48 (IP code: X.X.33.174)
 

給淵文兄:很高興您能接受我的說明,也請您提出問題,好讓我的說明能夠更完整
 

Record ID: 1536553955R02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淵文, on Sep/10/2018    18:38:20 (IP code: X.X.149.140)
 Super Doc醫師您好,

從您的說明中:
第一點
"執行死刑的時間由司法系統決定,醫療系統只能被動配合

由於器官摘取後,維持可移植狀態的時間很短(只有幾個鐘頭)

器官接受者必須隨時待命"

第二點
"受刑人都先打麻醉藥讓其處於昏迷狀態,然後再槍斃,子彈是打在太陽穴

我相信放話的人都沒有親臨現場

台灣之所以會禁止這類死刑犯『器捐』,是因為無法擺脫不人道的陰影,連國內都無法說服"

從這2點來看, 好像: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

從判定腦死, 到能給需要器官移植者的時間又非常短, 很難配合的剛剛好

再加上人道上的考量

那又更難了

在這樣難的狀況下, 好像器官移植在民主自由的國家都可能會普遍不容易進行

即普及率可能會很低

換言之: 等於給了極權國家有了空間, 讓其可操作了

而管外傷科的醫師, 或其他不是該器官專科醫師, 似乎都可頂著醫師的名號, 也有了招搖利基巿場來運作

於是乎走進地下通道的機會就變得很高很高

當然啦, 把柄也就可能這樣被握住了
 

Record ID: 1536553955R02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9:06:56 (IP code: X.X.33.174)
 

給淵文兄:謝您很花時間的提問

不錯就是因為死刑犯的所謂『器捐』很難做到合理合法所以必須禁止,

目前在台灣器捐的主要來源是意外死亡如頭部外傷,如果病人生前有簽器官捐贈則可待病人進入腦死階段,

後者由病人主治醫師判定,則可啟動腦死判定,此時需由第三方(指不是病人主治醫師也不是移植醫師)具

腦死判定資格的醫師兩位(在台灣,我所知道的有神經內科、神經外科、小兒神經內科與麻醉科醫師)

執行腦死判定,相隔約四小時再判定一次

判定的主要目的要確定病人的腦幹功能喪失,且此等喪失為不可逆

若病人腦死確定則可遵循病人遺願,尊嚴地進行器官捐贈與器官移植

之所以如此大費周章加上冒著使器官不夠『新鮮』的風險,主要的理由,我個人認為,

是給這個地球最強勢的生命"人類"劃下一道不可愈越的『尊重生命』的紅線
 

Record ID: 1536553955R02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Sep/10/2018    19:28:09 (IP code: X.X.33.174)
 

文明的人類社會是一點一滴逐步地脫離野蠻,慢慢演化形成

文明人法國醫師Francis Navarro 2006年受邀到中國傳授肝臟移植手術技巧,在他抵達成都大學前

中國研討會的主辦人親卻地告訴Navarro, 當他抵達成都當天會有一枚新鮮的肝臟讓他展示手藝

Navarro 懷疑如果這枚肝臟是特別為他準備的,那麼那個人也是特別為他殺的,

隨後他的懷疑得到側面證據的佐證 Navarro 因此向法國政府舉發中國的惡行希望法國禁止國民到中國organ tourism
 

Record ID: 1536553955R02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威兒乾, on Sep/10/2018    21:27:45 (IP code: X.X.133.117)
 >>>>>茶壺所記載的那次刑場判定後,我多次反應,每次聚會都講,其他參與腦判的醫師也有同感

>>>>>不久神經學會就採取不合作態度拒絕刑場腦判,後來的禁止是『水到渠成』不是屈服壓力

了不起!

一如SARS風波時的自動請纓,讓人佩服!

 

Record ID: 1536553955R02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L, on Sep/10/2018    21:30:30 (IP code: X.X.30.47)
 >>>後者由病人主治醫師判定,則可啟動腦死判定,此時需由第三方(指不是病人主治醫師也不是移植醫師)具

不知法律規則如何定。 希望其中有一條;



**第三方的醫師一年僅可以判定的一次,只能有機會判定一次。**

這樣就可防止有蔡守訓那樣類型的宋朝醫師出現機率。

 

Record ID: 1536553955R026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X戰警, on Sep/10/2018    22:49:35 (IP code: X.X.31.218)
 
R014-R019

專業的 Superdoc. 已經反覆說明好幾次了,那個 North Star 還在嘮叨。

North Star 一再提的疑問,一看就知道根本是外行。

請尊重專業,立正聽神經科醫師解答就好。
 

Record ID: 1536553955R027   From: 台灣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