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11/18/2018 15:51:21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短篇小說「水塔與卡車」開始在此發表

發言人:陳林, on Nov/01/2018    15:48:16 (IP code: X.X.15.252)
 

「2018鍾肇政文學獎」已經在10/20頒獎完畢,我趕赴桃園文化局出席領獎(還把女兒帶到現場,大吃大喝一頓),親自向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老先生當面致敬,和鄭文燦合照,跟廖輝英聊聊,我的偶像呂政達先生也在散文組得獎,原以為能當面請益,想不到他卻臨時有事,無法赴會。

「水塔與卡車」全文共11800字,難以在一天之內刊登完畢,此文分為七小段,所以我決定分七天貼完。

有興趣的話,可以天天看下去,如想轉載,無須照會我,請便!

特別交代:這篇小說從頭到尾都是在諷刺國民黨的支持者,我用輕鬆幽默的筆法控訴國民黨70年來對這塊土地的蠻橫掠奪,以及失去政權後,欲藉由紅色流氓恐嚇台灣人的無恥行徑,如果你支持藍色或紅色政權,請不要理會我的作品,以免怒不可遏。

氣死?恕不負責!
 

Record ID: 154105849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陳林, on Nov/01/2018    15:48:57 (IP code: X.X.15.252)
 水塔與卡車

(一)

阿茂將棉被緊緊包住整個頭部,雙掌再矇著躲進被子裡的雙耳,轟轟之聲持續了好幾分鐘,屋裡屋外才恢復寧靜,但是這棟三層樓的透天厝似乎還在隨著餘震持續抖動著。

天地依舊一片闃暗,啁啾鳥鳴尚未開唱,四周再度陷入靜默,阿茂反而再也難以入眠。

輕巧溜出棉被,聽不到她難以辨認的囈語和翻身時的窸窣聲響,雖是心煩,他卻慶幸太太在這一波噪音攻擊中依舊能睡得香甜。

搬來這邊快一年了,夜晚時,雖然四週一片寧靜,靜得幾乎讓人微微心悸,清晨時,大卡車魚貫而過的噪音卻一定會將他從睡夢中驚醒,更頭痛的是大卡車轉彎前的剎車噪音和啟動方向燈時所發出的刺耳警示聲音,還未到他家門口前就開始嗶嗶大響,一部接著一部,直到整個車隊遠離,這才恢復安靜。

太太翻個身,伴上幾聲喃喃夢話和調適睡姿時所發出的短暫聲響,繼續大睡,他卻每早都得在床上暗罵幾聲髒話才能消氣。

也不知從哪開過來的大卡車,幾乎天天都在晨曦未亮之際駛過他家門口,他很納悶,四周又沒有工廠,安安靜靜的荒野,稀稀落落的住家,周遭也沒有重要幹道,怎麼會有大卡車在清晨呼嘯而過?他問過幾個散居在附近的鄰居,大家抿著嘴,擺出痴愚笑臉,擺明就是不肯跟他說清楚。

只有一位年齡與他相似的男人跟他含糊其辭,說是附近有個橋樑工程:「聽說明年雨季來臨前就會完工。」
 

Record ID: 1541058496R00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陳林, on Nov/01/2018    15:49:31 (IP code: X.X.15.252)
 
阿茂決心出去找找看:「氣死人,不睡了,天天都得這樣被糟蹋,至少也得搞清楚這些大卡車到底要囂張到何時啊。」

怕吵醒太太的好眠,推出那部他父祖輩遺留下來,三代傳承,時隔百年,依舊風華萬千的日本原裝進口機車走了好一段距離,他才發動車子。

冬天清晨,冷風颼颼,悅耳鳥語尚未飄起,散落在各個角落的幾聲沙啞雞啼,聽來倒是有著幾分詩意。

「阿伯,您早!」暗漆漆草原中突然傳來一聲宛如劈天悶雷,又好似大地蒙難,萬物齊聲淒泣般的懾魂呼吼。

阿茂還在機車上跟冷風搏鬥,縮藏的脖子被突來的駭人招呼聲嚇得緊急伸了出來,差點就抽筋,他趕快煞車,定神一看,一個小男孩在空曠草原上飄晃,一身白底衣物在黑漆漆的夜色中格外搶眼,阿茂馬上認出是附近住家的小孩,跟他一樣名字,也叫做阿茂。

「阿伯,這麼早,要去買早餐嗎?」小孩飄了過來,緊握的雙拳在腰際兩側急速擺晃著,雙腳依舊原地凌空划動。

冷風颼颼,小孩卻是一身濕透,原來是上下衣褲濡染著一塊又一塊血暗色漬跡,滿臉陽光笑容,燦爛又純樸,頓時讓阿茂產生錯覺,誤以為一天之始的第一道亮白色晨曦已經從這片土地升起。

「早,阿茂。」阿茂常見到這小孩佇立在自家樓頂的絲瓜棚上,偶而也會站在更高的椰子樹梢,隨風搖曳,目眺四方。

剛搬來時,就經常聽見有個婦人哭吼叫著阿茂,當時被狠狠嚇了一跳,以為有人在替他招魂,太太出門打聽了一下,才得知有個小孩跟他一樣名字。

「阿伯睡不著,四處走走。」阿茂揮揮手,順便用指端在空中比畫著圓圈,示意小孩繼續飄啊飄,不用氣喘吁吁跟他打招呼。

「阿伯騎慢一點,遠離大卡車,會壓死人喔,嗶!嗶!嗶!」小孩一面凌空跑步,口中一面模仿卡車啟動方向燈時發出的嘈雜聲響。
 

Record ID: 1541058496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陳林, on Nov/01/2018    15:50:11 (IP code: X.X.15.252)
 
機車沿著兩旁種滿大樹的道路慢慢摸索,阿茂一直注意四周是否有能容得下大卡車鑽進鑽出的寬敞叉路。

「今天非得找出這些卡車的來處不可!」阿茂專注尋找:「哼,就算是蟑螂老鼠,也不可能躲得不見蹤影啊。」

兩棵相距較遠的芒果樹中間出現一片凌亂的寬闊空間,他才將機車轉入,迎面就駛來卡車,轟轟之聲有如大軍壓陣,刺眼大燈猶如大門火炮,差點就把阿茂的機車撂倒在地,他趕緊將車子躲入一旁的濃綠雜草堆,接連開過幾輛大卡車,四周又靜止下來,但是,隱隱還能聽見窸窣交談聲流晃在塵土瀰漫的樹林間。

阿茂加速,往卡車開過來的方向衝過去,塵土飛揚,有如瀰漫在這片土地讓人心悸的不祥煙硝,機車前燈在灰濛濛的路上照射出游移飄幻的詭異圖案,有如一波波惡狠群魔撲上身來,他輕咳幾聲,馬上就騎上水泥堤防。

「原來是在這裡載運砂石。」曙光稍露,但是沙土飛揚,視線模糊,阿茂往溪床瞧過去,約略可以看見一群人手中抓著容器,彎腰、挺腰,雙手奮力往上拋,嘩啦啦的嘈雜聲響迴盪在萬物沉睡未醒的山巒下,聽起來更顯得格外刺耳。

一位跟他年齡層相仿的中年男子印入眼簾,阿茂看出這位就是跟他提過附近有個橋樑工程的人,這才注意到溪底中盡是附近的村民,有男有女,大家拿著扒沙的工具和畚箕,繞在幾部卡車四周,將畚箕中的砂石倒入卡車的後座。

天色灰濛濛,沒有人認出杵在堤防上的他,此起彼落的興奮呼聲晃漾在溪底,阿茂原本想大力揮手,朝大家示意,卻直覺大家可能是在共謀一件陰暗勾當,事有蹊蹺,趕緊縮手。

跨上機車,趕在下一波車隊從溪底爬上堤防前,他靈巧地將車子騎出岔路,赫然發現地上滿是澄黃亮眼的落果。

等卡車開走,他也不管粉塵還在四處飄散,趕緊跨下機車,拼命撿拾。數層樓高的芒果樹似乎還在隨著卡車餘震持續抖動著,碩大芒果啵啵掉落,他靈巧有如台灣獼猴,下一列卡車還在溪底準備啟動,他已經掃光地上的芒果,機車後行李箱一下子就塞得滿滿的。
 

Record ID: 1541058496R00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陳林, on Nov/01/2018    15:51:38 (IP code: X.X.15.252)
 
不想跟在卡車屁股後回到村裡的住處,他直接騎向山腳下。

第一道晨曦將稜線濡染成詩情畫意的暈黃色調,空氣清涼,蒼勁老樹羅列道路兩旁,像似在恭迎著他。枝葉緩緩搖曳,朝著他輕吐迷人氣息,和剛剛四處迷漫的粉塵相較,阿茂情不自禁深深呼吸,冷冽寒風似乎也已幻化成怡人的大地氣息。

在溪床挖砂石?法令准許嗎?阿茂腦門才繞了一下,就知道這些人是偷偷摸摸的來,要不然,幹嘛天未亮就群起幹活?

渾蛋!這種挖法很快就會把整條小溪挖成坑坑洞洞,美麗溪河不但會變得醜陋不堪,雨季一來,還可能為附近土地帶來災難!

阿茂一路咒罵,冷鋒此時彷彿已經不再擾人,他朝著逐漸迎向他的幾座巒峰大吼幾聲,聲中摻雜的不只是對於大家破壞溪床的惡劣行徑的憤怒,他心中也很清楚,那幾聲怒吼也是對自己無法挽救即將被拍賣的屋子的怨氣。

稜線原本只是框鑲著一道薄淺的金黃晨曦,阿茂又大吼一聲,突然,太陽像似被他喊了出來,四周立即浸染在瑰麗光芒中,陽光從巒峰射下,輕撫遍野,每棵大小樹木都在青翠綠地上拉出一道道夢幻般的細長影子。

阿茂被這瑰奇的迷離景象震懾住了,他停下機車,關掉引擎,讓原野中各種蟲鳴鳥叫盡情在耳際狂響。

陽光翻越稜線,大舉進攻,周遭頓時一片亮花花,溪流乾涸,印入眼簾,阿茂這才又煩惱著家中頂樓水塔可能又無法主動送水了。

幾棵大樹,枯枝滿地,他撿了幾支直挺挺的木棍綁在後座,準備拿來敲三樓的水塔。

剛買下這間法拍屋時,那亮晶晶的不鏽鋼水塔還能主動送水,卻在一次暴雨來襲之後,自動送水的功能就掛了。經常洗了一半的澡,或是坐在馬桶上,還得大呼小叫,請太太爬上三樓頂掀開蓋子,再伸手抓一下浮球,水才會源源而來。

他實在是挪不出錢來請水電匠過來修理,幸好,一向迷糊的太太突然開竅,發現只要拿一根竹竿往高高的水塔敲一敲,不用爬上水塔,不用掀蓋子,就會開始送水,這倒是讓他暫時鬆了一口氣。

「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已經有好幾天都不用到頂樓敲水塔了?」最近,太太喜孜孜問他:「卡車啊,是卡車震動的功勞啊!我們不是缺錢修理水塔嗎?他們幫了我們一個大忙啊!」

對喔,我怎麼都沒發現?阿茂這才想起最近已經好幾天都不用爬上頂樓拿出竹竿敲水塔,卻很少會斷水。這樣一來倒是可以省下水電師傅的修理費用了。

雖然被這些大卡車吵得難以安眠,但是這群掠奪土地的龐然大物也偶而幫他啟動送水開關,甚至還能幫他搖下芒果,唉,困頓生活中總算是還有一件值得慶幸的美事啊。

唉,剛搬進來,環視屋內陳設,東摸摸,西瞧瞧,他縱聲嘲笑前任屋主:「哈哈,這傢伙活該被折磨,也不秤秤自己的斤兩,牛就是牛,乖乖拉犁,窩在牛舍嚼乾草就好,還敢住這種高級人士專屬的華廈?」

「不要那麼毒舌。」太太當場數落他:「人家夫妻搬走,沒跟我們要搬家費,裡裡外外幫我們整理得乾乾淨淨,鑰匙一一交出,還編好號碼,人家說一些重要設備不夠白皙,還幫我們換新貨耶,你看,白白淨淨的高級馬桶多迷人啊!道地日本貨耶!」

唉,想不到,才短短一兩年,人家可是瀟灑揮揮手,我卻狼狽得就連落荒而逃都有可能跌個狗吃屎。

「今天到此。明天見」
 

Record ID: 1541058496R00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c4, on Nov/01/2018    16:20:11 (IP code: X.X.105.119)
 +1 

Record ID: 1541058496R00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我見, on Nov/01/2018    16:33:06 (IP code: X.X.69.79)
 +1 

Record ID: 1541058496R00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學讀者, on Nov/01/2018    16:34:19 (IP code: X.X.65.227)
 四字短與習慣性的通用法是「映入眼簾」

用「印」字,比較罕見特別。
 

Record ID: 1541058496R00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學讀者, on Nov/01/2018    16:36:01 (IP code: X.X.65.227)
 四字短語 

Record ID: 1541058496R00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陳林, on Nov/01/2018    16:38:09 (IP code: X.X.15.252)
 用「印」字,比較罕見特別。

---------------------

是,我一向偏好用「印入眼簾」
 

Record ID: 1541058496R00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Tony Dunn, on Nov/01/2018    18:23:48 (IP code: X.X.18.135)
 Thank you for your posting, also congratulation on your hard working to win the prize of Taiwan literary. You are the glory of Taiwan. Looking forward to tomorrow.... 

Record ID: 1541058496R01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Nov/01/2018    18:45:50 (IP code: X.X.7.117)
 “奉旨文学”是下流的

你要是在“戒严时期”就写小说控诉国民党还算个有想法的人
 

Record ID: 1541058496R011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Nov/01/2018    18:48:45 (IP code: X.X.7.117)
 >是,我一向偏好用「印入眼簾」

受方言影响ㄣㄥ不分还要自文其陋
 

Record ID: 1541058496R012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Joy, on Nov/01/2018    18:56:32 (IP code: X.X.160.183)
 哇~原來得獎的散文是長這個樣子的喔~恭喜Bruce得獎並分享。

描寫周遭景物的功夫偶沒有,我喜歡看說演念人物的內心世界,有故事性就能成就一篇好文章。

水塔會自動送水了,芒果會自動掉下來了,到底該不該謝謝擾人清夢搬運碎石的卡車呢?!

阿茂伯自嘲是生活困頓中的一樁美事,偶看不見得喔~

偶粉羨慕能經常寫作的人,粉絲報到一個。^___^
 

Record ID: 1541058496R01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Nov/01/2018    19:00:24 (IP code: X.X.7.117)
 >三代傳承,時隔百年,依舊風華萬千的日本原裝進口機車


落后的农业社会对工业产品难免有仰视

但这个描画就无知到相当的程度了

不但对工业史茫然,生活知识也欠奉
 

Record ID: 1541058496R014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Nov/01/2018    19:10:20 (IP code: X.X.7.117)
 不会有啥莘莘学子看,送人也没人要

除非谄媚功夫再升级一些,好让政权去强迫学生读
 

Record ID: 1541058496R016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Joy, on Nov/01/2018    19:10:40 (IP code: X.X.160.183)
 余光中寫的"今天的台北很希臘",一點也不合乎語法,但是很能引起共鳴。

讀者要學著理解或想像作家的造詞用字,那是個人風格也許還是心路歷程哩。
 

Record ID: 1541058496R01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好酒不濺, on Nov/01/2018    20:13:51 (IP code: X.X.65.227)
 的確用「印」字較不通俗

但要直接挑戰用字人的想法前

請先把「成語」和「四字短語」的區別研究清楚









 

Record ID: 1541058496R01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五毛, on Nov/01/2018    20:20:10 (IP code: X.X.98.135)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Nov/01/2018 19:00:24 (IP code: X.X.7.117)
>三代傳承,時隔百年,依舊風華萬千的日本原裝進口機車


落后的农业社会对工业产品难免有仰视

但这个描画就无知到相当的程度了

不但对工业史茫然,生活知识也欠奉

Record ID: 1541058496R014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幹, on Nov/01/2018 19:02:58 (IP code: X.X.191.117)
是「映入眼簾」,不是「印入眼簾」。

為了萬千莘莘學子,出版時務必記得更正。
------------------------------------------------------------------
小林子跟幹沒本事寫文章、氣急攻心之下妒嫉如焚的情緒久久不能自已
 

Record ID: 1541058496R01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純馬油, on Nov/01/2018    21:59:32 (IP code: X.X.27.13)
 余光中的「星空 非常希臘」
是指夜晚天空那些依希臘神話命名的星座。

台北天空非常希臘是台灣人自創,以前是台北天很藍的意思。

「天空非常希臘」與「星空 非常希臘」的意思完全不同,
「天空非常希臘」比「星空 非常希臘」更受台灣人愛用。

說「天空非常希臘」是余光中講的,是以訛傳訛。

現在要形容台北天空要用「台北天空非常中國」,很空污的意思。

而「台灣很希臘」就是指「台灣快被十八趴拖垮」。
 

Record ID: 1541058496R022   From: 瑞典

回信 發言人:老祖宗, on Nov/01/2018    22:04:50 (IP code: X.X.229.32)
 不如屎, 人如其名. 

Record ID: 1541058496R023   From: 加拿大

回信 發言人:老祖宗, on Nov/01/2018    22:08:58 (IP code: X.X.229.32)
 想引人注意的, 心理多少有點自卑. 

Record ID: 1541058496R024   From: 加拿大

回信 發言人:Cobra, on Nov/01/2018    22:33:36 (IP code: X.X.165.223)
 n++; 

Record ID: 1541058496R02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indo, on Nov/01/2018    22:48:43 (IP code: X.X.92.41)
 

卡車=偷偷摸摸幹壞事,為虎作倀!

水塔=因惡勢力的行為,間接獲得好處!

以上種種作為讓筆者【印】入眼簾。。。
 

Record ID: 1541058496R02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Joy, on Nov/01/2018    23:15:57 (IP code: X.X.160.183)
 老祖宗人如其名,又老又臭只會拉屎,是何心態?

你不懂甚麼叫做分享嗎?網名老祖宗擺明佔人便宜,你又是甚麼好貨色?

長者而無慈悲寬容之心,滿腹學問也枉然!
 

Record ID: 1541058496R02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艾弓巧虧, on Nov/01/2018    23:54:57 (IP code: X.X.238.123)
 Joy 誤會加拿大老豬頭了。
「想引人注意的, 心理多少有點自卑.」這分明是在講中國閩南幹跟壽衣嘛!
 

Record ID: 1541058496R028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老祖宗, on Nov/02/2018    06:57:00 (IP code: X.X.229.32)
 >>又老又臭只會拉屎

所以他愛自稱Shit, 懂了吧!.
 

Record ID: 1541058496R029   From: 加拿大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