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11/17/2018 17:31:00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水塔與卡車(四)

發言人:陳林, on Nov/04/2018    08:33:38 (IP code: X.X.229.124)
 (四)

膽戰心驚逃過前兩拍,第三次,屋子還是變成別人的!

阿茂呆坐法院一隅,望著那位小姐跟書記官辦理手續。他在等,等那位小姐走過來時想跟她聊聊,看看買主打算甚麼時候要他遷出。

標下這棟房子的小姐穿著一襲火紅上衣,再配上一條鮮藍緊身長褲,甜蜜迎人的臉頰,卻沾染著算計得逞的邪惡神色。眼神挑釁,惡狠狠的敵意飛快游移在庭內每一個人身上。

紅衣小姐的眼光掃向在阿茂身上,阿茂跟她四目交接,立刻垂下頭來,如同靜候發落的罪犯。
 

Record ID: 154129161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陳林, on Nov/04/2018    08:34:20 (IP code: X.X.229.124)
 
「您好,請問是陳先生嗎?很榮幸能認識您。」紅衣藍褲的小姐毫不遲疑就湊了過來,那一臉親密如一家人的美滿笑容,那一口軟綿綿的親切聲調,真可以讓鐵石心腸的硬漢渾身酥軟,乖乖繳械。

阿茂依舊不語,接下小姐恭謹遞出的名片,他略瞄一眼就知道對方是當地某個惡名昭彰的代書,人稱「喫銅喫鐵」,又稱「包山包海」的助理。

「您好,請問是陳先生嗎?」小姐再次確認,但是阿茂聽得懂她的語氣,雖是問句,其實在笑意綻放時,由她剛硬嘴角勾勒出來的邪惡線條就知道這位小姐是在跟他炫耀她自己的角色,而不是在確認他的身分。

阿茂發火,卻不敢表露。緊繃的心情先是被她甜美的笑容舒緩了幾分,再加上即將跟她扯上現實的金錢問題,他立刻撫平波動不已的心緒,擺出笑臉相迎。

「買家是當地人,並不急著搬進去,陳先生可以暫時不用擔心搬遷的問題,了解嗎?」小姐條理分明地跟阿茂解釋,阿茂這才暫時放下心來。

「我身無分文,怎麼搬家?」阿茂不想了解旁枝末節,直接開口要錢了:「買主如果不肯拿點盤纏出來,我哪來的錢搬家?」

「放心,我會跟買主說明,請問陳先生搬家的預算是多少?」

「我也說不出來,一般行情大概是多少?」

「那要看看買主是甚麼角色啊?」小姐的語氣突然莫名其妙地轉趨冷濿,但是眼神中依舊流轉著甜蜜韻味。

阿茂呆住了,他無法將小姐眼神和語氣連結在一起,看著小姐的眼神忽而飄渺如弱女,忽而強悍如惡霸,他心生警覺,開始在情緒上武裝自己。

「有時連一毛錢也沒得拿喔。」小姐此時的表情全然寫著蠻橫神色:「甚至還要吃上官司耶。」
 

Record ID: 1541291618R00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陳林, on Nov/04/2018    08:34:53 (IP code: X.X.229.124)
 
「這是我的電話,你們商量好,可以隨時找我談。」阿茂馬上就搞清楚這位小姐的語意,他掏出一張事先在家裡寫好的電話號碼,草草塞在小姐手中,霍然站起,連客套話都不說了,狠狠瞪上一眼,大步邁出法院,丟下目瞪口呆的小姐杵在椅子上。

幹,我不會坐以待斃,走著瞧!阿茂忿忿離開法院,決定狠狠回擊。  

「大哥,行情是三萬元。大家說好,可別再反悔了喔。」還沒到家,代書助理小姐的電話就追過來了。

哼!才拿個三萬塊就要趕人?而且還不准商量。唉,自找的,行情的確也是如此啦,阿茂雖已準備接受這價碼,心中依舊是陣陣不快。

這幾支從山腳下帶回來的木棍,質地異常堅硬,陶瓷馬桶和洗臉盆,一整屋的玻璃窗和其他易碎物品,讓它們通通變成廢物,應該是沒問題,樓梯的實木扶手可能就必須另尋破壞工具了。

阿茂的頹喪心情中突然湧上層層踏實感。

有沒有必要在馬桶和排水管內倒入水泥?阿茂掛著詭異的笑容,思量著如何下手才能避開法律責任,太太微顫顫尾隨在他後頭。
 

Record ID: 1541291618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陳林, on Nov/04/2018    08:35:26 (IP code: X.X.229.124)
 
「不要這樣。」太太捏著他的衣角:「房子是小阿茂他爸媽買走的。」

阿茂愣住了,一路極力遮掩的秘密,太太竟然早已掌控在握:「妳怎麼知道房子被買走了?還知道誰是買主?」

「我藏了不少錢。」太太先迴避他拋出的兩個大大疑惑,小心翼翼,一句一句:「就算想搬到富得流油的美國消遙度過餘生,全家拿美國國籍,幫孩子買幾輛超跑,買幾棟豪華別墅也沒問題。」

阿茂眼角微濕,緊緊擁抱著太太,再給她深深一吻:「妳哪來的錢?」

「說我笨?沒有啦~沒有啦~」說到此,太太突然笑得渾身猶如在風中狂顫的花枝:「哈哈哈!那對狗男女跪下來,當卡車公司的走狗,以為自己吃香喝辣,其實啊,那只不過是人家隨手丟棄的骨頭而已。卻不曉得我就只憑著一張白淨臉孔和兩片紅潤薄唇,一路混進權力中樞!」

阿茂聽得目瞪口呆,腦袋卯足全力運轉,眼珠瘋狂左飄右移,依舊跟不上太太的精采告白。

天啊,老婆大人怎麼懂這些?

突然,他一把推開太太:「妳既然全程都在幕後關心,為何不早一步拿錢出來,讓房子免於易手?」

「笨!這片土地馬上就要大難臨頭,我就是存心要讓他們夫妻自己跳進來。」太太一臉嬌媚,一直跟他撒嬌:「唉啊,你一直笑人家是笨蛋,是沒腦筋的女人家。」

阿茂樂壞了,又叫又跳,老婆臉頰被他舔得花容失色,推也推不開,只好任由他瘋癲嬉鬧。
 

Record ID: 1541291618R00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陳林, on Nov/04/2018    08:39:12 (IP code: X.X.229.124)
 
忘了說....明天見
 

Record ID: 1541291618R00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Joy, on Nov/04/2018    23:02:55 (IP code: X.X.229.175)
 Dear 陳林,

既然你已提出要求了,我就憑看作品至今的感覺說說看法。但我根本談不上會寫作,希望你把我當作一般讀者的回饋參考參考就好。

訓練有素的小說家必需具有鋪陳、串連完整故事的能力,並能引發讀者思索的興味。這點陳林做到了。

我記得自己非常愛看三毛的作品,她不是學院派出身的,但她的寫作充滿她的風格,故事性貼切真實面且趣味橫生,即便寫不如意面也能引起共鳴,讀者跟作者的喜怒哀樂是糾葛不清、如出一輒的。

陳林的作品訓練有素,其他的我還在挖掘之中,個人寫作風格是我認為比較不突出的地方。

冒昧了,明天見。
 

Record ID: 1541291618R005   From: 台灣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