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11/22/2018 01:42:22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要不適任法官退場,難喔

發言人:自由人, on Nov/05/2018    06:00:22 (IP code: X.X.47.214)
 徐立德/退休人士
總統蔡英文在2年前競選總統時提出司法改革政策白皮書,公開宣示要淘汰不適任的法官和檢察官;司法院與法務部也信誓旦旦要清理司法門戶。但二年多過去了,恐龍法官絕跡了嗎?沒有啊。因目前的評鑑制度可以說是「學長、學弟互評」,難以昭公信,要不適任法官退場,難喔。

2010年爆發高院多名法官貪瀆案,遭收押禁見的其中一位法官,竟是高院自律委員會委員、司法院人事審議委會委員,這樣的人能成為「自律」委員,還能對同僚進行「人事審議」,其自律或審議的結果可想而知。

大多數的司法官有本位主義,不易體察民怨,如果司法單位可以自行改革,社會不會對司法的批評這麼強烈。

由於自律效果不佳,在社會的壓力下,《法官法》2011年7月立法公布,我國自2012年開始實施法官、檢察官個案評鑑制度。司法院和法務部分別成立法官、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審議移付評鑑的法官及檢察官,評鑑制度實施至今已逾七年,遭外界質疑成效不佳,形同虛設。

問題主要在於法評會與檢評會分別設在司法院和法務部之下,難免有「官官相護」的疑慮,民間司改會就建議,評鑑機制應設於司法院之外,以利外部監督。評鑑事由應包含具體不適任現象。 除被動接受民眾檢舉外,應主動定期進行全面性評鑑。

《法官法》規定,評鑑委員是由法官3人、檢察官1人、律師3人、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4人,由審、檢、辯,學共11人所組成,目的在於從不同角度提供見解,容納多元聲音,但是具法官、檢察官及律師身份之代表共7人,大多數是法律系出身,又在一起受訓,彼此間有學長、學弟關係,社會公正人士只有4位,還必須由司法院長(或法務部長)遴聘。官方對評鑑委員名單有過大之決策權,得以干擾結果,外界提出要求「非法律人過半」,就是要避免「本位主義」。

評鑑委員的組成人員幾乎充滿司法自我封閉的色彩,就淘汰機制的發動與決定而言,似乎由法官社群所壟斷,在此情形下,為若干不適任的法官及檢察官,創造了得以隱身其後的晦暗空間。

司法院已經提出《法官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並在今年8月送請行政院及考試院會銜立院送交立院審議,希望立委們將來審議時能適切回應各界對於強化法官監督、淘汰機制的期待。法官評鑑委員會如果不能發揮去蕪存菁功能,終將形同對惡質法官的放縱。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1104/1460214/
 

Record ID: 154136882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自由人, on Nov/05/2018    06:06:08 (IP code: X.X.47.214)
 2018-10-29 法治時報

罵拿錢要追殺 罵恐龍無所謂
台灣司法官 心態超級詭異

司改:貪官要淘汰,昏官要保障!

(法治時報2018-10-29台北報導)如果做一份民調,問說:下列「A」、「B」這兩種情形的官員,你認為那一種官員比較「可惡」?

A:法官、檢察官拿錢辦事,有錢判生,沒錢判死。(貪官)

B:法官、檢察官不拿錢,但是草率鬼混,案子亂辦,是非不明。(昏官)

相信一定會有很多民眾認為,「B」(昏官)比「A」(貪官)可惡。

何以見得?

1.花錢能夠解決的事,都是小事!

如果花錢就真的能買到「順心如意」的判決,一定會有很多人願意花這個錢;剩下來,會讓百姓在意計較的,應該就只剩下「價格」的高低而已了。

2.笨是沒有藥可以治療的:

開庭時,不論是偵查庭或是審判庭,遇到「草率、鬼混、腦筋不清楚」的司法官員,是完全無法防範的,是有法有理都講不清的;案子一旦分給了「愚蠢又固執」的法官、檢察官,那就是神仙來打,也會感到束手無策。

因為,「笨」是沒有藥物可以治療的。

而且,一旦考上了國家考試,當上了司法官,在現行體制上,完全沒有任何「救濟制度」可以「及時導正」他(她)們在「個案進行」時的愚蠢、固執和顢頇。

因此,多數百姓不幸遇到官司時,如果是上面那「兩個選項」,強迫當事人一定要在其中的「二選一」,應該會有很多百姓:寧可「花錢買正義」,不想冒險「栽在恐龍」手上。

有趣的是,司法實務上,我們的司法官員剛好是和百姓持「完全相反」的心態,我們的司法官員完全不能接受「有人說他們拿錢」,但是,倒可以接受「辱罵他們是恐龍」。

也就是說,很詭異的是:罵昏官,可以!罵貪官,不行!

劍青檢改、法官改革司法連線、新時代法律學社2018/10/13舉辦「律師自律與律師法議題修正研討會」,該會重點之一,是要撻伐律師公會決議不予處分張靜,律師張靜則在當天特地隻身,進入會場,聆聽法界人士對他的評論。

該風波緣起:張靜去年撰文指控5%至10%的司法官會收錢,該文引來「法務部與13名法官、檢察官、律師等人」向台北律師公會申訴檢舉違反倫理規範,但北律認為發言並不是針對「特定」司法人員或司法機關,沒有「真實惡意」,決議不予處分。

此不予處分決議一出,引來更多抗議。

逾兩百位法律人連署抗議,批評律師自律制度失靈,張靜則不以為然,在開會當天反嗆「請再把我送一次懲戒」。

事隔多日,張靜律師繼續在他的群組裡,大吐苦水與不解。

張靜強調:劉鶚說「清官」比「貪官」還可恨。

我們今天的司法界,不可以說貪污法官的比率約5%—10%,他們好care!

但我在同一篇文章內同時說:昏官,也就是恐龍法官,占司法官的一半以上,司法官們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們只怕被別人說是「貪官」,卻毫不在意別人批批他們是「昏官」,怎麼會是這樣呢?

張靜的不解,確實是個「大哉問」。

為什麼我們的「司法官員」,有多達兩百多人(含律師學者),不在乎文章指責他們有很高的比率(一半以上)是「昏官」;卻非常在意人家指責他們有少數(5%到10%)的「貪官」?

照理,他們都有讀過「老殘遊記」,一定都知道,現實社會中,昏官比貪官可怕、可恨。

可是,為什麼他們害怕人家罵他們是「貪官」,卻不在乎人家罵他們是「昏官」?為什麼他們不在乎可恨、可怕?

其實,真正的原因很簡單,和我們的司法官員「淘汰制度」有絕對的關係。

因為,我們現行的司法官員淘汰制度,一旦發現「貪官」,不僅會被撤職,還會被嚴懲。

反之,如果發現「昏官」,根本沒有任何處罰,甚至,那個昏官的見解,還有憲法保障,說是「審判核心」,是屬法官個人的法律見解,是必須受到憲法的保護,任何人不得干涉。

官場不少「非昏官」的法官、檢察官,在他們的書類中,經常可以看到許許多多對「昏官的指摘」,不僅是明確具體,甚且,露骨到令人看了不忍卒睹。

有的是,完全不遵守程序法之規定,嚴重踐踏程序正義;

有的是,根本像個睜眼瞎子,完全不看卷宗裡面的筆錄與證據;

有的則是,根本沒有邏輯概念,事實與理由,前後顛倒,胡說八道一通;

有的,更是鬼混、亂抄、亂寫,令人懷疑是丟給助理交差;

有的,還故意大膽不理會刑法規定,引用憲法判總統無罪,

總之,各式各樣的「昏官」,不僅充斥司法官場的「三個」審級之中,且比較有名的「昏官」,更是圈內人,人人都知道。

甚至,這些出名的「昏官」,還可以加以區分「等級」,某某是「最高昏」,某某是「高昏」,某某是「中昏」。

魯迅的名言,路本來是沒有的,走的人多了,路就出來了!

在台灣的司法官場與「法官自治」之「票選」制度之下,這句名言的格式可以將之改寫成:

歪理本來的是錯的,但是,主張的人多了,歪理也就成了正理。

很多時候,主張的人數一多,就亂了標準,就積非成是,就可以讓「人數多的說了算」。

司法官場,這種現象愈來愈明顯。

張靜不解:他們只怕被別人說是「貪官」,卻毫不在意別人批批他們是「昏官」,怎麼會是這樣呢?。

說穿了,道理就在淘汰制度。

「昏官」不會被淘汰,「貪官」會被淘汰,官官相護之下,他們怕被說是「貪官」,因為那會被「淘汰」,但是,他們不怕被說是「昏官」,因為,昏官不會被淘汰。

http://www.npo-rwd.org/lawpaper/subpage.php?category=%E6%B3%95%E6%B2%BB%E6%99%82%E5%A0%B1+2018-10-29&docname=1540684938.html
 

Record ID: 1541368822R00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f, on Nov/05/2018    08:12:43 (IP code: X.X.254.77)
 k 

Record ID: 1541368822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imon, on Nov/05/2018    08:26:37 (IP code: X.X.88.211)
 

不管是透過法官法 還是轉型正義除垢法

法怎麼修 機制怎麼訂定, 從方法就看出玩真的 還是玩假的。
 

Record ID: 1541368822R00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我見, on Nov/05/2018    09:49:27 (IP code: X.X.133.31)
 我個人早就不指望【司法改革】了 

Record ID: 1541368822R00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CSRI, on Nov/05/2018    14:11:54 (IP code: X.X.156.140)
 
我在本版說過很多次,以下在重複一次:

在臺灣,任何政府都不可能真正做到司法改革,因為憲法、法律隨由他們解釋與運用,因此外力根本動不了他們──除非革命,打掉重練。

就算有少數好法官,頂多只能在他個人範圍內減少錯誤。他對於整個司法體系中,他的師長、學長姐與學弟妹的因循苟且,他都無能為力。因為那些都不算違法。

所以你們罵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都沒有用(馬英九更不用說)。就算換成你自己當總統,也是一樣。
 

Record ID: 1541368822R005   From: 台灣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