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11/18/2018 16:48:33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KMT果然在台北市打假球!

發言人:NorthStar, on Nov/06/2018    12:43:44 (IP code: X.X.122.242)
 

個人評論:早就說了,在中國共慘黨的淫威下,KMT絕對會在台北市打假球上演「棄丁保柯」的戲碼來討中國共慘黨的歡心,因為中國共慘黨早就屬意柯蛆作為對抗民進黨的政治買辦!
 

Record ID: 154147942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Waffen-SS, on Nov/06/2018    12:55:04 (IP code: X.X.168.99)
 台灣 VS 支那的選舉 

Record ID: 1541479424R00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NorthStar, on Nov/06/2018    12:57:51 (IP code: X.X.122.242)
 維基百科上早就說:「台灣的選舉中,棄保效應多出現在泛藍陣營當中。」,可見得只有蠢支支才會玩更愛玩這種自以為聰明的打假球把戲,而且樂此不疲!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3%84%E4%BF%9D%E6%95%88%E6%87%89

台灣的選舉中,棄保效應多出現在泛藍陣營當中。

1994年,在台北市的市長選舉中,當時新黨的候選人趙少康為免被中國國民黨的候選人黃大洲瓜分自己的選票,喊出「棄黃保趙」口號,另外,投票前趙少康亦指控時任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棄黃保陳」,欲讓趙少康落選。結果趙少康以第二高票落敗於民主進步黨的候選人陳水扁。此次選舉乃是「棄保效應」此一詞彙首次出現於台灣政壇。

到了2000年的總統大選,藍營再一次分為兩派。當時親民黨的候選人宋楚瑜希望從國民黨的候選人連戰取得票源,高呼「棄連保宋」的口號;而馬英九則以錯誤的民調要求「棄宋保連」。[1]結果再一次被民進黨的候選人陳水扁,在得票不到四成的情況之下勝出。

2016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洪秀柱獲得國民黨提名總統參選人資格,但因其表態支持一中同表,不能說中華民國等,被國民黨臨時黨代表大會投票終止提名,換取朱立倫參選。
 

Record ID: 1541479424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愚叟, on Nov/06/2018    13:18:20 (IP code: X.X.21.191)
 中國共產黨是真小人,中國國民黨是偽君子。 

Record ID: 1541479424R00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hit, on Nov/06/2018    13:24:33 (IP code: X.X.195.215)
 



真小人也好,偽君子也罷,皆為可鄙之對手。


 

Record ID: 1541479424R00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 on Nov/06/2018    14:08:49 (IP code: X.X.227.49)
 黑白講 

Record ID: 1541479424R00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來自四禪天, on Nov/06/2018    14:38:48 (IP code: X.X.101.197)
  

Record ID: 1541479424R00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懷谷, on Nov/06/2018    17:05:49 (IP code: X.X.167.225)
 打垮丁守中
再去喝蠻牛
 

Record ID: 1541479424R00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Howdy, on Nov/06/2018    21:01:18 (IP code: X.X.56.55)
 國民黨已經是北京的尾巴黨 

Record ID: 1541479424R008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NorthStar, on Nov/06/2018    22:13:13 (IP code: X.X.195.199)
 打從連戰在2005年跑到中國去請降輸誠並且確立「聯共制台獨」路線後,整個狗民黨就淪為支那共慘黨的附庸了。

尤其是狗民黨為了避免龐大的黨贓被民進黨政府追討,在連戰時代就已經陸陸續續用五鬼搬運法化整為零的搬到中國去,結果反而被共慘黨給牢牢控制,更由不得他們不聽話了。

現在高級外省人丁守中竟然要被迫打假球保送柯蛆這個台巴子安全上壘,心理面絕對是幹到極點,卻又不得不從。
 

Record ID: 1541479424R00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五毛, on Nov/06/2018    22:15:14 (IP code: X.X.220.150)
 打從連戰在2005年跑到中國去請降輸誠並且確立「聯共制台獨」路線後,整個狗民黨就淪為支那共慘黨的附庸了。
----------------------------------------------------------------------------------------
說法正確+1 XD
 

Record ID: 1541479424R01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中笑, on Nov/07/2018    00:55:05 (IP code: X.X.114.80)
 連郝呆都脫口而出說『擊潰丁守中

可見郝呆潛意識是很恨丁守中的說~

================================
輔選幫倒忙 郝龍斌站台口誤:擊潰丁守中!

2018-11-03 20:4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2018選戰已進入倒數,許多候選人都積極辦活動、造勢,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今天就找來
前市長郝龍斌站台,不過郝卻口誤講出「擊潰丁守中」,讓丁守中面色難看。

綜合報導指出,丁守中今天在大安文山區舉辦造勢活動,郝龍斌、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新北市長朱立倫等人都
到場力挺。郝龍斌上台後表示,要用懸殊的比例,擊潰民進黨的候選人,但隨後卻冒出一句「擊潰丁守中!」讓丁守中臉色超
尷尬,郝龍斌急忙道歉「對不起,擊潰柯文哲。」

許多網友看到後笑翻,「糟了,不小心說出實話。」、「故意的啦,表示應付你而已丁丁。」、「說出實話總是傷人的...」
、「誠實給推。」、「今日最好笑XD」
 

Record ID: 1541479424R01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中笑, on Nov/07/2018    00:56:25 (IP code: X.X.114.80)
 看樣子丁丁已經提前出局了


 

Record ID: 1541479424R01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 on Nov/07/2018    02:53:12 (IP code: X.X.37.139)
 
可憐~


這下守中成忌中了
 

Record ID: 1541479424R01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笑就好, on Nov/07/2018    08:04:26 (IP code: X.X.116.147)
 中共是支持柯文哲的
丁守中捏裊裊自盡吧
 

Record ID: 1541479424R014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NorthStar, on Nov/07/2018    08:51:15 (IP code: X.X.122.242)
 郝家與丁家的宿怨尤來已久,當年郝柏村拔掉丁守中了老丈人溫哈熊聯勤總司令的職務後派自己的心腹羅本立取其而代之後,就一直將溫哈熊冷凍起來,讓溫哈熊很不是滋味,因此,當連李登輝提拔海軍上將劉和謙接任參謀總長,事情未告知郝柏村,形同將郝柏村的軍權進一步架空時,溫哈熊立即前往劉和謙家中道賀,並對前往採訪的記者說:「深慶得人!」,由此可以看出溫哈熊當時有多高興李登輝幫他報了一箭之仇!

風水輪流轉,溫哈熊的女婿丁守中要選台北市市長,先是被郝柏村的兒子郝龍斌插隊而成為泡影,如今好不容易獲得了狗民黨提名,卻因為狗民黨已經成了中國共慘黨的尾巴黨而不得不乖乖遵照共慘黨的指示打假球暗中操作「棄丁保柯」,但至少還是勉強維持表面上要全力勝選的姿態,但是郝龍斌卻公然說出要「擊潰丁守中」這樣的話來,不論是不是故意還是不小心吐露真心話,都已然為郝、丁兩家長達三十年的恩怨再添一筆!


https://www.haixia-info.com/articles/290.html

啟用劉和謙,箝制郝柏村
李登輝又不按牌理出牌〔台北觀察〕

趙統

在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案猶待處理的膠著狀況下,李登輝總統突於11月20日發佈命令,參謀總長陳燊齡任期屆滿,應予免職,晉任海軍二級上將劉和謙為一級上將,並接任陳燊齡,成為新任的參謀總長。

這項高級軍事首長的人事命令發佈後,在台北政壇頗引起震動,因事先並無明顯跡象可循,而劉和謙以戰略顧問的閒職身份,竟能鹹魚翻身,接掌參謀本部,其中之政治玄機,頗值得探討。

台北一般政治觀察家認為,此項人事案應是衝著郝柏村而來的,筆者則進一步認為,這是李登輝逐步削奪郝柏村軍權,以落實其統帥權的重要部署之一,基本上屬於李郝權力鬥爭的一環,也是李登輝欲自「台獨黨綱」案的弱勢下風中反擊郝柏村右派勢力的重要政治措施,往後發展相當值得注意。

劉和謙這項人事命令發佈後,有兩個現象很具政治意義:

一是當11月20日電視晚間新聞播出劉和謙新職後,台北政界人士咸表訝異,軍方將領更是吃驚,因在此之前坊間討論下屆參謀總長人選時,從未把劉和謙列入考慮名單之內,而郝周圍的親近人士,也在電視發佈新聞後,才得悉上述人事安排,事前毫無跡象或徵兆。而據筆者所知,李登輝總統是在決定這項人事後,才告知郝柏村,並要郝以行政院長身份副署,事先並未知會郝柏村,令郝十分難堪,也相當不悅。

二是20日下午人事命令發佈後,劉和謙不在台北家中,到南部渡假,記者找不到劉本人,卻見到了前往劉府道賀的前聯勤總司令,現也是總統府戰略顧問的溫哈熊將軍,溫哈熊對台視記者詢以有何評論時,溫說:「深慶得人!」這話本是應酬語,但出自溫哈熊口中,就別具意義,因溫哈熊自聯勤總司令下台後,即無新職發表,只是戰略顧問而已,軍方盛傳是因溫與郝不合,被郝趕下台,並遭冷凍,而由郝系大將羅本立上將接任,兩人心結甚深。如今劉和謙接掌參謀總長,意在藉以箝制郝柏村,溫哈熊當然感到「深慶得人」了!

除此之外,劉和謙的脫穎而出,還可以從以下三個角度來觀察,證明李登輝此舉,實在是深具政治意義,郝柏村的處境,已越來越不樂觀:

首先是此次參謀總長的異動,雖早在意料之中(因陳燊齡任期將滿,且曾多次提辭呈),但一般估計以三個軍種輪流接任的慣例,此次應該是輪到現任海軍總司令葉昌桐出任參謀總長才對,尤其葉是郝大力提拔的海軍將領,又是現任海軍總司令,本來應是接任參謀總長的不二人選,結果卻大爆冷門,竟然是由幾乎等待退役的戰略顧問劉和謙接任,情況相當特殊。葉昌桐的無法順利出線,顯示郝的軍中人事權已被削奪,如今只有副署的份,沒有提名的份。郝在軍中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

葉昌桐何以不能出線﹖可以作多重解釋,其中最主要的可能是李登輝唯恐葉接任參謀總長後,又像陳燊齡一樣,無法擺脫「郝家將」的派系色彩,對於李登輝行使三軍統帥權確有不便之處。據悉,李登輝對於陳燊齡任內處處牽就郝柏村,表現不出一位軍事幕僚長應有的擔當與角色分際,十分不滿,陳燊齡也明知他擺脫不了郝柏村的陰影,又無法真心誠意向李登輝效忠,內心也十分痛苦,加上他的太太十分反對他再延任,曾多次提辭呈,這次終於藉著任期屆滿的機會,順利下台,這也是陳燊齡求仁得仁的解脫時機,對雙方都有好處。

其次劉和謙過去擔任海軍總司令任內,不論在建軍構想與人事任免方面,都與郝柏村有相當的衝突,埋下後來郝柏村整劉和謙的種子,兩人不對頭是軍中公開的秘密,此次劉的脫穎而出,自然有箝制郝的作用。

劉和謙於1983年5月至1988年5月期間擔任國府海軍總司令,任期五年,當時的參謀總長即是郝柏村。郝對海軍的戰略構想與武器、戰艦現代化看法不能說是外行,但總不如海軍科班出身的劉和謙內行,但郝卻常常對海軍建軍構想與艦艇採購作指示,令劉和謙頗感掣肘。劉曾任艦長、作戰署長、計劃次長、艦隊司令、副總司令等職,資歷十分完整,又頗有文辨,長於戰略佈署。1984年鄧小平揚言要封鎖台灣海峽,劉和謙曾向最高當局提出一份反封鎖的作戰計劃,頗受蔣經國重視,可見劉和謙自有其主張,對郝的大陸軍主義戰略構想並不以為然。

劉和謙與郝柏村最大的衝突還是在人事的安排上。郝為了廣植「郝家將」人馬,經常干涉海軍總部的人事佈署,令劉和謙十分不滿。如1986年9月海軍副總司令出缺,依劉和謙的構想,將由艦隊司令歐陽位調任副總司令,海官校長李恆彰調艦隊司令,海軍參謀長梁純錚調海官校長,左營軍區司令郭宗清調升海軍參謀長,不料這項人事任命案送呈郝柏村裁決時,郝為了安排其親信愛將計劃次長夏甸回任海軍副總司令,希望劉能重新安排人事,劉以夏甸個性尖銳傲慢,婉拒郝的要求,為此郝至表不滿,也更動了郭宗清的人事安排,埋下兩人衝突的種子。其後海軍陸戰隊司令黃端先因「操守」問題被檢舉,劉和謙派員調查屬實,擬予議處,郝卻仍予以袒護,希望劉和謙能安排黃端先任海軍副總司令,劉也予以拒絕,至此兩人心結越結越深,終導致劉和謙的去職,於1988年6月接任聯訓部主任,郝乃提報心腹葉昌桐由副參謀總長直升海軍總司令。可以說,劉和謙是被郝整下台的。1989年12月劉再改調為戰略顧問,也是郝的意思,劉和謙幾已被判出局。這次李登輝居然起用郝柏村看不順眼的人出任參謀總長,其政治用意也就不言可喻了。

除此,劉和謙的接掌參謀本部,也意味今後李登輝將直接插手軍中的人事任免,不再受郝柏村的牽制。按軍中高級人事安排,一向由參謀總長直接提報給總統核可,總統雖有最後的核可權,參謀總長的建議權仍然關係很大。過去陳燊齡任內由於處處受制於郝柏村,所提報人選幾乎都是郝屬意的人選,派系色彩濃厚,如不久前陸軍總司令易人,郝就提報其江蘇鹽城同鄉陳廷寵接任,引起軍中相當的議論,也使李登輝有所戒心。如今參謀總長由劉和謙接任,以郝、劉不和的經歷,劉和謙將對三軍的人事有更大的自主權,李登輝透過劉和謙的關係,將更容易掌握軍中的人事動態,更佳落實三軍統帥權,這是李登輝一石兩鳥的之計,相信郝柏村自己心理也有數。

事實上李登輝自繼任總統以來,即不斷想插手他在政權中最弱的一環--軍權,這是因為李向來與軍隊素無淵源,領導威信也一時建立不起來,又碰上大軍頭郝柏村的從中制肘,使得李登輝十分吃癟,但這些年來,他逐步孤立郝柏村,企圖介入軍中的高級人事任免異動,有相當多的跡象顯示他是不甘再受郝柏村的擺佈的。例如上次總統府侍衛長的任免就是一個例子。原來的待衛長張光錦中將出身三軍大學的「兵學研究所」,該所被視為是「郝家將」的主要培訓養成場所,因此張光錦也被視為是「郝家將」的一份子。然而待張光錦任期屆滿,李登輝不待參謀本部的提報,就直接拔擢關渡師的少將師長曹文生接任,並晉陞曹文生為中將,這是李登輝欲直接抓緊軍中人事的第一步。總統府侍衛長一向都由參謀本部提報後任命之,李登輝卻由自己親自提拔,顯示他急於擺脫郝柏村的箝制。據悉這項任命公佈後郝至為震驚,心裡已多少有所警覺。此次又提拔他的宿敵劉和謙為參謀總長,郝柏村在軍中的勢力更加孤立,應是可以想像的。

自民進黨「台獨黨綱」事件爆發後,以郝柏村為首的右派保守勢力急速擴張,相反的,黨內的溫和路線頗有受挫之感(詳見本欄上期分析),李登輝的領導統帥權威也受到相當的威脅和挑戰。但經過一個多月來的政局衝擊和震盪結果,台灣社會對「台獨黨綱」的反應似乎又冷了下來,內政部與民進黨,政黨審議會之間的公文旅行,迄今猶未結束,以致處理「台獨黨綱」案還懸在半空中,郝柏村當初在國民黨中常會強調的「嚴辦」、「快辦」主張,好像被打了不少折扣,台北政界一般估計,本案將留待年底大選後再處理,並以傾向不解散民進黨為最有可能的處理方式。果真如此,則郝柏村的政治角色與作用將隨之而減弱,李郝之間的權力消長又有了微妙的變化。

在此敏感的時刻,李登輝又不按牌理出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任命劉和謙以非「郝家將」的姿態接任參謀總長,可以想見,郝柏村的權力已嚴重受到侵蝕,特別是在對軍中人事任免上,李登輝已逐步施展其統帥權的行使,李郝今後如何相處,互信能維持多久,是很值得觀察注意的。◆
 

Record ID: 1541479424R015   From: 台灣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