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12/11/2018 12:12:29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為什麼人間蒸發的孟宏偉和他妻子不值同情?

發言人:拆穿共產中國, on Nov/16/2018    19:23:36 (IP code: X.X.207.101)
 作者:余杰

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任期尚未過半,突然之間就人間蒸發了,而讓他人間蒸發的不是恐怖主義或綁匪,而是中共政權。這個事實表明,中共政權擁有超過國際刑警組織千百倍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力量。

出乎中共意料的一個環節是,孟宏偉旅居法國的妻子高歌向法國警方報案,並在里昂背對着媒體召開了一場記者會。高歌用發顫的聲音對媒體表示,她已從恐懼轉向追求真相和正義。「這是一起涉及法律的事件,這一事件關乎國際社會,這一事件也關係到我的祖國和我的人民。」美聯社引用她的話說:「從現在開始,我已經從悲傷和恐懼轉向追求真相、正義和歷史責任。」孟宏偉不曾想到,這個由「小三」轉正成「正房」的夫人居然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在高歌發言之後不到一小時,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上出現了一條語焉不詳的「一句話新聞」:「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涉嫌違法,目前正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這一消息驗證了此前北京通過被馬雲收購的香港《南華早報》放出的孟涉嫌腐敗被調查的傳聞。

次日,中國公安部官網上發佈聲明稱:「對孟宏偉收受賄賂、涉嫌違法進行監察調查非常及時、完全正確、十分英明。」這個聲明的措辭耐人尋味,顯示孟案絕非涉嫌腐敗那麽「單純」,而有著深不可測的政治背景。孟氏很可能不單單是「周永康餘孽」,更有可能捲入反對習近平的政治陰謀,否則當局不會不惜引發國際輿論的反彈、用這種「非常方式」將其拿下。隨即,孟宏偉的辭職信也傳到了國際刑警組織總部。

然而,如同沙烏地阿拉伯王儲派遣特工到沙國駐土耳其使館虐殺異議記者一樣,中共用非法手段處置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作為引發國際輿論大譁——這個政權的所作所為顯示了其「前現代」之本質。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犯罪學教授布羅德赫斯特(Roderic Broadhurst)表示,孟的失蹤尤其讓國際刑警組織中與中國合作的部門感到不安。最終,該事件可能會影響中國與其他國家在法律援助領域的合作。「這事兒發生的很奇怪」,但中國可能會忽略造成的政治影響,「這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但我猜他們會認為這是個成本值得承擔。」也就是說,北京不可能不知道這種處理方式會引發一場「地震」,但事關政權的安穩,國際輿論如何也就只好棄而不顧了——蠻橫是習近平政權的一大特色。

64歲的孟宏偉在2016年11月被選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任期四年。他是中國公安部副部長,也是第一位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中國公民。當時這一「選舉」和「任命」就引發西方人權組織和人士的抗議,因為孟跟很多人權迫害事件有直接的關係。此一事件標誌著中國「鋭實力」的廣泛延伸:由於中國政府企圖擴大國際影響力,利用經濟資助等手段大肆介入,中國逐漸控制了若干重要的國際組織。中國拱孟氏出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必定如天女散花般耗費了數十億的「買票錢」。

如今,中共讓孟宏偉人間蒸發,國際刑警組織的公信力就因為孟宏偉事件慘跌,甚至正常運轉都成為問題。中國需要付出的代價是:今後,其他國際組織若要任命中國公民為其領導人,不得不掂量有可能導致的嚴重後果:若這名身為中國人的領導者再度成為中國內部權力鬥爭的犧牲品該怎麽辦?

有中國網友發推文評論說——「中共現在什麼都顧不及了,任性地玩黑幫政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回中國都這麼容易地被失蹤,更何況是普通人,中國確實是一個令人恐怖的國家」、「作為中共的公安部副部長,他曾經讓很多人被失蹤,現在終於輪到自己被失蹤了。」對中國國情稍有瞭解的人,大概都不會對孟宏偉及其妻子高歌有太多的同情:這是作惡者的必然結局,不必對此感到意外。孟宏偉站錯了隊,必然遭致滅頂之災。

在中國,就連習近平本人都缺乏基本的安全感,孟宏偉又怎麽可能穩如泰山呢?

習近平用非常手段抓捕孟宏偉,除了中國內部權力鬥爭白熱化的因素外,更是要製造一種瀰漫於中國社會各個角落的恐怖氣氛。正如研究極權主義起源的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說:「如果法治是非獨裁政府的核心,而且法治缺失是獨裁政府的核心,那麼恐懼則是極權主義統治的核心。極權主義統治下,所有的傳統、價值、習俗、法制和政治團體都會被毀滅,而所有行為,無論個人和集團,都會被恐懼所控制。」她進而指出,在極權主義社會內部,產生「恐懼」的一種途徑就是大量處死異議者時殺一儆百的效應。

無論是希特勒(Adolf Hitler)、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還是史達林(Joseph Stalin),都採用了內部「威脅」的手段,一方面大量清洗反對政權的人,另一方面更通過此舉威懾住絕大多數大眾。人們時時生活在惶恐之中,對當權者百依百順。而保持內部「威脅」和恐懼,需要一隻強大有效的內部監管隊伍,這就是為什麼蓋世太保、克格勃和秘密警察分別出現在納粹德國和前蘇聯的原因。在此一體制內,孟宏偉多年來都是雙手沾滿鮮血的加害者,一夜之間他又淪為受害者——蘇聯的葉若夫(Nikolai Yezhov)、亞果達(Genrikh Yagoda)、貝利亞(Lavrentiy Beria)都是其前車之鑒。

有人呼籲保障孟宏偉及其妻子高歌的「人權」,這樣的呼籲多少顯得虛偽和矯情;也有人讚揚孟宏偉發一則「刀把子」的短信給高歌是如何聰明睿智,而高歌「挺身而出」又是如何英勇悲壯,這樣的讚譽就居心叵測、別有用心了。

高歌爆料的時候口口聲聲說是為了「祖國和人民」,那麼,認識孟宏偉第一天就和有婦之夫(自己亦是有夫之婦)顛鸞倒鳳,逼迫孟拋棄30年的髮妻,高歌想到什麼了?她在北京銀行和香港超微等公司當掛名董事,分別領取幾個幾十萬年薪的時候,「祖國和人民」在哪兒呢?更有人調查出,2005年,高歌和孟正式結婚後,孟在京為高歌購置數套房產(位於朝陽區光華路、國貿,現價均在1000萬以上)並在歐洲購置房屋面積270平方公尺、花園面積4000平方公尺的別墅,之後把一雙子女送到法國,全家過著奢靡生活的時候,他們想到「祖國和人民」了麼?

正如媒體人維尼的反問:「一個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政權,且是其最邪惡警察體系的正部級官員,『深愛』他的會是小鳳仙?這世上確有親情,但亦要有公義。孟的妻子有公義之心麼?倘若孟宏偉真的像她描述的那般『正直、清廉』,那麼全家揮霍無度的財富是從哪兒來的?……孟妻子的『爆料』,倒是說明瞭一個事實:貪官的家屬都是一個德性,在臺上整死人民,出了事就想起人民了。」我在中國的時候,被迫面對過從公安部副部長以下一直到最基層的國保警察,無一不是兇殘冷酷、人性喪失的「中國版蓋世太保」。

我的同情心有限,我對孟宏偉及高歌沒有絲毫的同情心。他們的結局,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如此而已。至於有人要同情他們,那是白菜蘿蘿蔔,各有所愛,我敬謝不敏。然而,讓我吃驚的是,旅居美國的評論人曹長青在推特上大贊高歌(高歌一句「我深愛的丈夫」就令曹「動容」),同時念念不忘指責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哭哭啼啼,沒有尊嚴」,甚至說「高歌的表現遠超過劉曉波之妻百倍。」

然而,高歌親自打了曹長青一記耳光:儘管高歌認為,自己的丈夫遭受到政治迫害,不確定是否還活著,「它們(中共)殘忍、骯髒,什麼都幹得出來」,但是,當國際郵報記者問高歌是否覺得自己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處於類似立場時,高歌先反問「劉霞是誰」,然後說,她過往只顧著照料孩子和工作,不是不關心這類議題,只是很少閱讀,她和孟宏偉不屬於任何政治陣營,只希望中國更開放、成為法治國家。記者最後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要求絕對忠誠,這個要求對孟宏偉是否造成問題?高歌表示:「我們對國家、對中國絕對忠誠。」

我早已知道曹長青集所有中國人的卑賤、詭詐、無恥品性於一體,堪稱「最醜惡的中國人」(與之相比,文痞李敖亦望塵莫及)的標本;卻沒有想到他對劉曉波莫名的仇恨會到如此地步——劉曉波入獄後,曹長青不斷辱罵和誹謗在獄中的、無法與之辯論的劉曉波;劉曉波去世後,曹長青又將他的毒舌和賤筆對準弱不禁風的劉霞。劉曉波為中國的自由付出了生命代價,還搭上妻子、內弟的自由,劉霞被非法軟禁、與世隔絕八年之久,患上重度抑鬱症以及其他若干病症,一度掙扎在死亡的邊緣。究竟是什麽様的陰暗心理,讓曹長青連劉霞都不放過,不惜用高歌來打擊劉霞呢?

媒體人維尼如此反問說:「你曹長青為六四蹲過一天監獄麼?除了嫖娼被開除《深圳青年報》的公職,曹科長還不曾為公義付出過什麼代價吧?你的生活無非就是匍匐在安全的地方跪舔有錢的老闆,或是拜倒在狗咬狗的權鬥失敗者腳下,用自己那三寸爛舌為其口淫。」是啊,曹長青舔完美國的郭老闆,又去舔台灣的郭老闆,卻還有那麽多過於善良的台灣人相信他的巧舌如簧。用人渣來形容曹長青,真是太輕了,他根本就是禽獸不如。

習近平、孟宏偉、郭文貴、曹長青的存在,正是今日中國人被開出「球籍」、乃至被人類所不齒的重要原因。他們彼此之間的撕咬,無非是另一種版本的《延禧攻略》而已。
 

Record ID: 154236741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中間選民, on Nov/16/2018    19:51:21 (IP code: X.X.99.97)
 共產黨都不值得同情,都該死!  

Record ID: 1542367416R00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Nov/16/2018    19:56:21 (IP code: X.X.7.117)
 >卻還有那麽多過於善良的台灣人相信他的巧舌如簧

善良和愚蠢是不同的概念
 

Record ID: 1542367416R002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Nov/16/2018    20:03:24 (IP code: X.X.7.117)
 要问我的印象,台湾人不但不善良,有不少还非常恶毒

以至于我这个潜在的台独同情者都常常对他们觉得十分厌恶
 

Record ID: 1542367416R003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鬼島太郎, on Nov/16/2018    20:12:25 (IP code: X.X.244.190)
 

曹長青是中共忽悠局台灣科的科長,被白癡蠢獨們尊為「曹老師」。
 

Record ID: 1542367416R00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艾弓北菜, on Nov/16/2018    23:03:24 (IP code: X.X.146.41)
 說起惡毒,中國人要是自認第二,那全世界就沒有最惡毒的人了。 

Record ID: 1542367416R005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 on Nov/17/2018    00:39:16 (IP code: X.X.37.139)
 PLAN, (IP code: X.X.7.117)

要问我的印象,台湾人不但不善良,有不少还非常恶毒

以至于我这个潜在的台独同情者都常常对他们觉得十分厌恶

--------------


呸(吐你臉)
 

Record ID: 1542367416R006   From: 台灣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