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07/22/2019 14:06:13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支那風

發言人:333, on Mar/19/2019    10:57:19 (IP code: X.X.125.101)
 日治50年,使台灣人誤把「支那風」當做中國風。「支那風」是來自日本人思想的一個對中國的想像。從李香蘭唱的《蘇州夜曲》,包括後來坂本龍一寫的《末代皇帝》的配樂,都是日本人做的中國風。後來的台灣人是很像的,譬如說早期的侯德健,到後來我們講的新的音樂人,比如說侯德健在寫,「喝長江水」的時候,他其實根本就沒有見過長江。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後來做音樂的人,當他們想要做一些給內地,或大陸地區的時候,他腦袋裡想做出某一種,所謂中國的東西,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從日本人做的,「支那風」那一路過來的。
「講簡單一點,「支那風」就是在日本人的腦袋裡發出來的對一個中國的想像。這個東西就分了兩路,一路演歌,演歌就是台語歌了,另外一路那個中國風就進來了台灣,因為台灣畢竟被管了五十年,一直被洗腦洗腦,洗到後來你都不知道,那東西是從你腦袋自然發出來的,抄襲也很多。不管是自覺還是不自覺的,他們對內地的,某一種所謂中國風的想像,我認為就是從那個支那風過來,因為不管旋律、配器,你都可以聽到,所有的這些東西,包括古箏的運用,包括二胡,日本人也用二胡,也用古箏,不是只有中國用,包括五聲音階的運用,其實都是一脈相承的支那風」,張洪量在接受鳳凰網專訪時表示,「鄧麗君之前的,包括民歌、戲曲、原生態,包括藏語的,包括蒙古語的,在我心目中,它都是真正的中國風。」[
 

Record ID: 155296423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333, on Mar/19/2019    10:58:45 (IP code: X.X.125.101)
  

Record ID: 1552964239R00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333, on Mar/19/2019    11:02:14 (IP code: X.X.125.101)
  

Record ID: 1552964239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NorthStar, on Mar/19/2019    11:03:37 (IP code: X.X.122.242)
  

Record ID: 1552964239R00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333, on Mar/19/2019    11:06:25 (IP code: X.X.125.101)
  

Record ID: 1552964239R00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333, on Mar/19/2019    15:23:24 (IP code: X.X.125.101)
 香港風武俠片
 

Record ID: 1552964239R005   From: 台灣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