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07/22/2019 09:34:23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種扒啦的憶往

發言人:BMIC, on Apr/06/2019    23:50:20 (IP code: X.X.191.251)
 何時大家改說成芭樂

我沒有印象
 

Record ID: 1554565820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6/2019    23:56:43 (IP code: X.X.191.251)
 支票不渡

被說成芭樂票是起於何時? 我也不記得了

反正民間說不渡的支票說成芭樂票也已很久了

克聯又無辜的芭樂
 

Record ID: 1554565820R001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6/2019    23:58:00 (IP code: X.X.216.39)
 朳仔(音ㄅㄚ ㄗㄞˇ)

台語裡,因為「朳」是入聲字,尾音會併入後面仔字的台語音ㄚ裡面,變成Ba(t) la

像泰國芭樂,以前的水果箱都會寫「泰國朳」。

這個字,客家話也有,不過客家話的前面還有個Na音,聽起來比較像是「拿芭辣」


很多年前在版上就跟素還真「糾正過」,所以還有印象。
 

Record ID: 1554565820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更正, on Apr/06/2019    23:59:25 (IP code: X.X.191.251)
 可憐又無辜的芭樂 

Record ID: 1554565820R00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0:00:56 (IP code: X.X.191.251)
 >> Ba(t) la

小台北

勞力! 這個發音是最最接近我們鄉下說的腔調
 

Record ID: 1554565820R004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7/2019    00:02:44 (IP code: X.X.216.39)
 「芭樂票」是因為日本時代,台灣人把空頭支票依照日語叫做「不渡票」,發音是 put-to-pio。聽起來跟「芭樂票」諧音相近,所以如此流傳。 

Record ID: 1554565820R00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竹根, on Apr/07/2019    00:03:14 (IP code: X.X.107.128)
 >>這個字,客家話也有,不過客家話的前面還有個Na音,聽起來比較像是「拿芭辣」

沒這回事。
 

Record ID: 1554565820R00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7/2019    00:06:27 (IP code: X.X.216.39)
 >沒這回事。

我是聽四縣腔來的。
 

Record ID: 1554565820R00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bb, on Apr/07/2019    00:07:35 (IP code: X.X.251.158)
 這裡的入聲字音尾是l
韓國人就分辨得很好,韓國字標示得清清楚楚。
所以是 bal a
l 和 a 合起來唸成 la。
不要以為入聲字音尾都是ptk。
 

Record ID: 1554565820R008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0:10:29 (IP code: X.X.191.251)
 也許各位不知道

早年嘉義朴子附近有一個村子名大槺櫳, 生產的扒啦是跟彰化永睛一帶的一樣多
不過, 種的很多都是"月拔", 那種月拔成熟時很香, 芭樂汁很多是那一個品系的芭樂
 

Record ID: 1554565820R009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竹根, on Apr/07/2019    00:10:45 (IP code: X.X.107.128)
 海陸-->ba ng
四縣-->ba ei
 

Record ID: 1554565820R01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0:15:05 (IP code: X.X.191.251)
 後來

永靖附近育成的ㄤ阿拔苗流行了一陣子

我家開始在平地種的就是在永靖買的ㄤ阿拔果苗..
 

Record ID: 1554565820R011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7/2019    00:17:00 (IP code: X.X.216.39)
 >這裡的入聲字音尾是l

那是塞音變成流音,問題那是韓式漢語,不是閩南語,更別提閩語。別張冠李戴。
 

Record ID: 1554565820R01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Howdy, on Apr/07/2019    00:18:48 (IP code: X.X.56.55)
 台南鄉下口音
比較接近 博仔
像bua-la 而不是ba-la
 

Record ID: 1554565820R01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7/2019    00:19:42 (IP code: X.X.216.39)
 我講的應該還是有根據吧?

http://cloud.hakka.gov.tw/details?p=70663




詞彙:青番石榴
初級客家語:朳仔【那朳仔】【拉朳仔】【bad eˋ【naˇ pad eˋ】【laˇ bad eˋ】】(四縣)
初級客家語:朳【badˋ】(大埔)
初級客家語:朳仔【bad erˋ/eˋ】(饒平)
初級客家語:朳仔【badˋaˋ】(詔安)

所以沒錯啊,四縣腔有收錄。
 

Record ID: 1554565820R01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0:19:56 (IP code: X.X.191.251)
 同年的

暗安
 

Record ID: 1554565820R015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竹根, on Apr/07/2019    00:24:11 (IP code: X.X.107.128)
 少年同年的

早安,要睡了
 

Record ID: 1554565820R01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0:33:17 (IP code: X.X.191.251)
 1970 年代, 種扒拉是所謂的粗放式, 你就讓扒拉開花結果, 採收.....(當然施肥以及適宜的宿檢株幹也是必須的)

所以, 扒拉的成熟是六七八月左右, 成熟時, 真的熟果來不及採收掉滿地....扒拉香氣
 

Record ID: 1554565820R017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好酒不濺, on Apr/07/2019    00:33:26 (IP code: X.X.178.235)
 我住的庒頭,也講是:拿巴樂
我一直認為拿巴樂才是正統台語
而不是被簡稱的巴樂

我住的不是客語庒。
 

Record ID: 1554565820R01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竹根, on Apr/07/2019    00:39:01 (IP code: X.X.107.128)
 >>拿巴樂

我也聽過--拿 bun a
 

Record ID: 1554565820R01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7/2019    00:40:55 (IP code: X.X.216.39)
 >>拿巴樂

>我也聽過--拿 bun a

呃......

@_@
 

Record ID: 1554565820R02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0:44:41 (IP code: X.X.191.251)
 大學有一兩年的暑假, 我有看顧兩甲的稻田過
有一年幫忙採收扒拉

請四位淑沈寂的女工採收, 我和表弟兩人打包裝蘢, 那時沒有紙箱(太貴, 只有賣日本的香蕉裝紙箱)
籠子是用竹片編起來的, 一蘢約可裝六十台斤, 那時塑膠袋剛好上市, 一個大塑膠袋兩塊台幣! 塑膠袋可放一些水, 讓扒拉格日到台北時不會顯得乾沽

總共六個人, 平均一天可採30 幾蘢...., 要在下午兩點前全部打包好, 等著離阿卡來載到嘉義的"嘉南"貨運行, 當晚送到台北果菜市場
 

Record ID: 1554565820R021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0:57:39 (IP code: X.X.191.251)
 當時夏天, 大概一斤趴賣的價格是介於八毛到一塊五......平均約一塊兩毛左右

大概一蘢的價格是六七十元

一個籠子五元, 塑膠袋兩元, 運一蘢到台北的運費是十五元, 下果菜市場時有一蘢兩元的著坲金, 每蘢的平均採收工錢約七元, 離阿卡運到嘉義每蘢三元....果菜市場手續費約兩元....

所以一蘢70 元, 扣掉 (5 + 15 + 2 + 7 + 3 + 2 =34), 拿到手約36 元, (我和表弟兩人工資未計)




 

Record ID: 1554565820R022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1:05:29 (IP code: X.X.191.251)
 一般而言
早年
夏天的扒拉不好吃, 因為生長快速, 所以甜份不夠, 因此夏天的芭樂價格低賤
如果冬天你有扒拉可賣, 那價格會讓你很高興

有一年冬天, 我們的扒拉一斤賣到七八塊, 可惜產量很少,一星期才採幾蘢
 

Record ID: 1554565820R02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bb, on Apr/07/2019    01:06:02 (IP code: X.X.251.158)
 講話的時候自己舌頭位置在哪裡都搞不清楚。

bat + a 會發出甚麼音?

平白無故變一個 la 字出來就是人云亦云,網上亂查,認識不清的結果。
>>>>>>>>>>>>>>>>>>>>>>>>>>>>>>>>>>>>>>>>>>>
>這裡的入聲字音尾是l

那是塞音變成流音,問題那是韓式漢語,不是閩南語,更別提閩語。別張冠李戴。
 

Record ID: 1554565820R024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1:08:26 (IP code: X.X.191.251)
 在台北讀書時, 父親偶而會託他開運豬車的好友老闆, 運送幾籠扒拉或其他農作物到台北給我們, 兄弟姊妹都很高興, 每個人分到連同學都樂壞 

Record ID: 1554565820R025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1:13:59 (IP code: X.X.191.251)
 在台北讀書的日子裡

我是扒拉都不買的, 到東南亞看3.5元的電影時, 有一兩攤在電影院前賣扒拉的攤子, 昏暗的東逛照射在荷葉上擺著很整齊的ㄤ阿拔, 一顆, 價格幾乎快等於一張電影票

(烤番薯也沒買過)
 

Record ID: 1554565820R026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討海人, on Apr/07/2019    01:23:43 (IP code: X.X.95.143)
 阿偶素台北土生土長的、記憶裡是講<那不拉>、

還有那種軟軟的還帯有粉紅色的香香的、偶綿都叫<胭脂不拉>。
 

Record ID: 1554565820R027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2:12:32 (IP code: X.X.191.251)
 討海大大

這邊的櫻花已謝了, 綠葉布滿枝頭
櫻花來的太匆匆
去也匆匆

華府要路過, 只怕也沒緣一見了
 

Record ID: 1554565820R028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2:20:08 (IP code: X.X.191.251)
 也不知什麼時候

台灣街頭突然出現了巨無霸的泰國扒拉, 每顆愾有一斤重
真是嚇呆

這些泰國扒拉, 如果是Pah pah 的, 還可吃, 如果沒成熟的, 真像石頭 (ㄤ阿拔沒成熟時也是堅硬無比)
夏天買的, 有些還很澀
 

Record ID: 1554565820R029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2:25:47 (IP code: X.X.191.251)
 我又次跟我老爸說

當年如果我們也知道扒拉剪株可以調節開花, 那時種的扒拉也許可多少賺一些...
我也自己思考過, 我出外求學, 所以家中的ㄤ扒拔都是請人修枝, 如果我是自己動手修枝, 也許我可能觀察到藉由修枝發現這樣可以調節花期, 調節產期

一笑
 

Record ID: 1554565820R030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2:32:16 (IP code: X.X.191.251)
 不過

我們農場做太陽花(向日葵)的交配工作, 公的那一行要種植時, 是六枝公的當一組, 一組一組連續種, 每組每隔三天左右, 種第二個種子, 三天後種第三的種子......, 如此確保公花在二十天當中可以幫母枝授粉
 

Record ID: 1554565820R031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2:36:59 (IP code: X.X.191.251)
 一般種扒拉, 早期的粗放式種法是, 當扒拉開花時, 通常是三花都保留, 後來就把一串花三朵,只保留中間那一朵讓它成長成為果實, 就是台灣話的"笙果".

濁水溪中沙大情下的大西瓜, 主幹通常只保留最多兩顆西瓜, 其他的在瓜阿綿時就摘掉
 

Record ID: 1554565820R032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2:51:46 (IP code: X.X.191.251)
 開始講一些題外話

賣芭樂的居然開芭樂票



真是前所未聞
 

Record ID: 1554565820R03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轉貼, on Apr/07/2019    03:05:12 (IP code: X.X.191.251)
 複習一下網友的睿智之言

政治訂單會破壞原本農民產銷秩序

這種訂單接了比不接還糟糕

=====================================================================================
Simon 桑如是說
 

Record ID: 1554565820R034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Cobra, on Apr/07/2019    03:16:38 (IP code: X.X.53.79)
 >> 「拿芭辣」

我的阿嬤(台南州)以前稱之為「領芭辣」或「拈芭辣」之類的發音
 

Record ID: 1554565820R03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4:28:31 (IP code: X.X.191.251)
 >>>> 賣芭樂的居然開芭樂票

還有賣一次芭樂賺十五萬的也賺了新聞版面

之後

也芭樂了
 

Record ID: 1554565820R036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4:34:30 (IP code: X.X.191.251)
 扒拉的顏色

我說的是心的顏色

我們現在吃的泰國扒, 燕巢扒拉, 包仔的"心"通常是白色
坪林附近山區產很多紅心扒拉, 紅色扒拉汁是以坪林生產的壓榨為多,
我小時常見到黃色的心的扒拉以及紫色的心, 它們是小號的ㄤ阿扒的形狀, 更酸甜
 

Record ID: 1554565820R037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5:07:48 (IP code: X.X.191.251)
 政治訂單會破壞原本農民產銷秩序

這種訂單接了比不接還糟糕
===============================================================================
冬季尾或初春時
芭樂是最好吃的季節, 因為生長期比夏天至少長一個月, 此時生產的芭樂又酸又甜

當然產量也較少, 價格也比夏天高

但是
今年居然會量多五六成, 導致價格低落接近崩盤

那就是草包要幫農民賣芭樂
農民信以為真 (尤其是高雄!!)
結果是一張芭樂票!!!!!!!!!!!!
 

Record ID: 1554565820R038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5:40:06 (IP code: X.X.191.251)
 信以為韓國瑜會幫農民賣芭樂的農民

在韓國愚當選後, 修剪芭樂枝幹讓芭樂開花, 笙果後, 農民就開始把幼果包上一個白色泡棉(?如此稱呼?)的套子 (您等在市面上買的有白色套子的芭樂就是包果之後長大的)

據說, 今年高雄"包果"的數量比往年多六成
農民以往的經驗知道要以量制價, 產量太多又給草包政客騙,外銷不成,過多的芭樂導致價格低落



 

Record ID: 1554565820R039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5:41:54 (IP code: X.X.191.251)
 苗栗卓蘭的楊桃是以紙包楊桃果實 

Record ID: 1554565820R040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5:44:50 (IP code: X.X.191.251)
 回頭說我家的扒拉園, 事實上中間還穿插種了很多柳丁(雞蛋丁)

種在平地的柳丁給雞水泡死不少, 1970 年代, 我家也種了一些葡萄柚
 

Record ID: 1554565820R041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5:51:28 (IP code: X.X.191.251)
 扒拉園在幾年後, 入不敷成本, 父親決定毀掉...
當時這個毀園在鄉下是一件大事, 我家沒有花很多錢去毀掉果園, 因為很多族人親友要免費幫忙, 代價是分給一排果樹給他們, 那一些砍下的材就歸他們

大約兩天, 就砍光光, 十來家每家載了好幾牛車....
 

Record ID: 1554565820R042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5:59:13 (IP code: X.X.191.251)
 我還記得我當兵在湖口裝甲兵學校受訓, 結訓時本來可以到外島, 後來沒有去成, 父親還遠從嘉義來湖口探望

他攜帶來的是一小蘢家中的ㄤ阿拔...., 在會客時, 剛好上校總隊長在警衛室出現, 分給他兩個碩大的ㄤ阿拔!他說他以前沒看過這麼大的! 要結訓前每次撞上都會說那個扒拉很好吃 (哈! 我也很會講這種話:好吃是好吃, 少了一些)
 

Record ID: 1554565820R04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木杵, on Apr/07/2019    06:44:33 (IP code: X.X.165.36)
 「蔦芭」兜「蔦芭」瞎咪「扒拉」 

Record ID: 1554565820R04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7:08:46 (IP code: X.X.191.251)
 >>>> 「蔦芭」兜「蔦芭」瞎咪「扒拉」
哈哈

我真希望, 至少大家提供一個正確且可接受的稱呼

扒拉, 更精確點是拔拉 (這是我所居住的鄉下, 方圍二十哩路的人大多這麼說)
 

Record ID: 1554565820R045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7:20:03 (IP code: X.X.191.251)
 記憶中

我的第一個彈弓是辛苦地去尋扒拉樹, 找到一個枝幹分插成 Y 字形鋸出來的彈弓
說真的, 扒拉枝幹真是堅硬無比, 村里小孩的彈弓都是扒拉枝幹做的

誠實的說, 有彈弓可是沒有人真的打到麻雀, 太難了
成功的例子是偷打人家養的鍋子飛到你家矮屋頂時被打落 (給抓到了, 穩死的!!)
 

Record ID: 1554565820R046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木麻黃, on Apr/07/2019    08:57:40 (IP code: X.X.135.62)
 菝仔
林菝
林拔仔
台南新化再進去經過亞蔬中心有地方就叫 那菝林
以前聽說菝仔很多
現在應該 木羨 仔比較多
 

Record ID: 1554565820R04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9:03:39 (IP code: X.X.191.251)
 >>>> 台南新化再進去經過亞蔬中心有地方就叫 那菝林

記憶中"亞蔬中心"不是在善化嗎??
 

Record ID: 1554565820R048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David, on Apr/07/2019    09:06:01 (IP code: X.X.99.18)
 扒拉,田尾人的說法。在永靖旁變 

Record ID: 1554565820R04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9:09:07 (IP code: X.X.191.251)
 有一次要到羅東, 到松山車站轉車, 在松山車站附近看到一位阿伯賣紅心扒拉

他說這些扒拉是產在坪林
 

Record ID: 1554565820R050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9:11:10 (IP code: X.X.191.251)
 現在的扒拉我最喜歡的品種是"珍珠扒拉"
完全熟透時, 酸甜又適合牙齒不好的我
 

Record ID: 1554565820R051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09:14:37 (IP code: X.X.191.251)
 David

永靖田尾那附近一直是果苗及菜苗花卉的大本營

當年嘉義到台中走縱貫公路, 我最喜歡那一帶的環境, 花圃苗圃, 讓我羨慕不已
 

Record ID: 1554565820R052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999-純銅, on Apr/07/2019    11:51:03 (IP code: X.X.26.216)
 我這輩子 吃ㄋ一ㄚ芭ㄚ的回憶

最精彩的 就是小時後 將番石榴樹葉子與一看就知道未熟的超硬超澀青芭樂
搗碎後 取出芭樂子 剩下的部份加水 加糖 加鹽 加檸檬原汁 下去熬煮(兩塊磚塊之上放鍋下放柴火)
想製造出 可以喝的熱芭樂汁

結果 那湯還真的超好喝!熱熱的有點酸 有點甜 有點鹹 有點苦澀
不過那鍋裡的料 我實在撈不起 沒勇氣去嚐!












 

Record ID: 1554565820R05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木麻黃, on Apr/07/2019    13:21:06 (IP code: X.X.135.62)
 >>記憶中"亞蔬中心"不是在善化嗎??

也許我記錯了
應該是畜產試驗所
奇怪
當兵時經常經過那裏的(疑惑中)
 

Record ID: 1554565820R05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14:03:42 (IP code: X.X.53.104)
 
泰國芭ㄌㄚˋ栽種在台灣,起頭前幾年好像粉大粒,慢慢就變小粒柳。

^^
 

Record ID: 1554565820R05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14:11:16 (IP code: X.X.53.104)
 
以前鄉野滴人,腹瀉時會摘取芭ㄌㄚˋ葉心洗淨搓鹽吃。

^^
 

Record ID: 1554565820R05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阿春, on Apr/07/2019    18:07:36 (IP code: X.X.83.47)
 這是在湖口裝甲兵學校附近拍的芭樂花,現在正是開花時間

 

Record ID: 1554565820R05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阿春, on Apr/07/2019    18:08:25 (IP code: X.X.83.47)
 >>客家話的前面還有個Na音,聽起來比較像是「拿芭辣」

我也沒聽過
 

Record ID: 1554565820R05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18:19:51 (IP code: X.X.101.22)
 
台北坪林滴甕ㄚ芭最好吃

^^
 

Record ID: 1554565820R05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18:25:06 (IP code: X.X.101.22)
 
以前偶坐金馬號走北宜公路,在坪林會買兩粒甕ㄚ芭吃。讚~

^^
 

Record ID: 1554565820R06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阿春, on Apr/07/2019    18:28:11 (IP code: X.X.83.47)
 我們這邊偶爾會賣紅心芭

但可遇不可求

紅心芭好像很少

對了我吃芭樂都是連心吃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要把心挖掉
 

Record ID: 1554565820R06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18:28:52 (IP code: X.X.101.22)
 
記得那息候不便宜,一粒約要25元新台幣。

^^
 

Record ID: 1554565820R06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阿春, on Apr/07/2019    18:34:26 (IP code: X.X.83.47)
 有機芭比較貴 ^^

 

Record ID: 1554565820R06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7/2019    18:38:02 (IP code: X.X.216.39)
 >講話的時候自己舌頭位置在哪裡都搞不清楚。

>bat + a 會發出甚麼音?

>平白無故變一個 la 字出來就是人云亦云,網上亂查,認識不清的結果。


那可見你的母語不是台語,甚至不是閩語。^_^

塞擦音(t)做為入聲韻尾,因為發音位置的關係,在連接下個韻母的時候,本來就很像發的是(l)的音。


七「仔」
三七「仔」
豎「仔」(即俗辣)

即使不作為入聲韻尾,在某些像南島語言裡,發音也像(l),但像歸像,這種塞擦音,本源還是(t),不是(l),如時代力量籍女立委高潞.以用.巴魕剌,她那用阿美族語拼音出來的的拉丁拼音Kawlo.Iyun.Pacidal,其中「剌」的部分,聲母是(d),就是塞擦音。

而韓式漢語裡的入聲(t),則是產生發音位置已經改變的現象,直接都變成(l),如果你真有聽過,就知道那和台語入聲裡的塞擦音,已經不是同一回事了。
 

Record ID: 1554565820R06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18:43:46 (IP code: X.X.101.22)
 
記得那息候,台北火車站裡賣滴三明治一份好像素2~4元新台幣。(中東第一次石油危機)

^^
 

Record ID: 1554565820R06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7/2019    18:58:00 (IP code: X.X.216.39)
 >>客家話的前面還有個Na音,聽起來比較像是「拿芭辣」

哈哈哈,原來還真是台語「比較多」^_^

那麼這個Na音,會不會就是「林」這個台語音呢?@_@

對應到客家話(尤其四縣腔),是不是也這麼發音呢?@_@

 

Record ID: 1554565820R06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18:58:10 (IP code: X.X.101.22)
 
阿春哥:

我們這邊偶爾會賣紅心芭

但可遇不可求

紅心芭好像很少

對了我吃芭樂都是連心吃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要把心挖掉

>>

偶對紅心芭比較沒喜歡吃

吃芭樂偶也是連心吃,年輕時芭樂仔都咬破吃下,現在是在嘴裡咬開芭樂心,不咬破芭樂仔吃下

偶素不怕呷芭樂ㄌㄚˋ放槍仔,呷柚ㄚ放茶米滴

^^
 

Record ID: 1554565820R06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阿春, on Apr/07/2019    19:06:11 (IP code: X.X.83.47)
 >>對應到客家話(尤其四縣腔),是不是也這麼發音呢?@_@

老媽母語四縣腔

也沒那個音
 

Record ID: 1554565820R06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19:07:03 (IP code: X.X.101.22)
 
第一次石油危機前,台北滴公車票素五毛錢

^^
 

Record ID: 1554565820R06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阿春, on Apr/07/2019    19:09:17 (IP code: X.X.83.47)
 >>第一次石油危機前,台北滴公車票素五毛錢

那時候學生票是卡式票

一張60格30元 一格搭一次

我到大學畢業一次都是5毛錢
 

Record ID: 1554565820R07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19:13:38 (IP code: X.X.101.22)
 
會不會素台南善化那拔林生產滴芭ㄌㄚˋ叫那芭ㄌㄚˋ?

^^
 

Record ID: 1554565820R07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19:27:27 (IP code: X.X.191.251)
 那時候學生票是卡式票

一張60格30元 一格搭一次

我到大學畢業一次都是5毛錢
===================================================================================
記憶中好似還有24 元?
(公車處每星期派人到學校賣, 聖石閣時可買新的....北部學生的南部同學北上時, 都慷慨的送他們幾張十格車票)
 

Record ID: 1554565820R072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19:41:16 (IP code: X.X.165.22)
 
以前公車月票,上車月票都要給車掌小姐喀喳一下

^^
 

Record ID: 1554565820R07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阿春, on Apr/07/2019    19:46:10 (IP code: X.X.83.47)
 >>上車月票都要給車掌小姐喀喳一下

我二哥以前念的學校比較偏僻

公車就那麼一條線班次

所以大家坐久都很熟了

他們人生第一次把妹的對象幾乎都是車掌妹妹
 

Record ID: 1554565820R07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Joy, on Apr/07/2019    19:56:52 (IP code: X.X.117.157)
 >我的阿嬤(台南州)以前稱之為「領芭辣」或「拈芭辣」之類的發音 (R035, Cobra)

阮阿嬤、阿母攏是善化人,確實我攏唸作【liám-pua̍t-á】。
 

Record ID: 1554565820R07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7/2019    20:01:16 (IP code: X.X.133.148)
 
記憶中第一次石油危機前,好像各家公車是各自經營,後來才聯合經營。

^^
 

Record ID: 1554565820R07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7/2019    20:16:53 (IP code: X.X.216.39)
 我是沒聽過「拿芭辣」,我們老家雖然有客家人,但那都是福佬客,而且也都是「詔安客」,不要說沒聽過他們講,他們當中搞不好也有不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客家人^^

至於「四縣客家人說『拿芭辣』」的來由,也是個

小時候我家有種芭樂,每年夏天開花,暑假時,就累累結實,隨枝枒垂到圍牆外,常常都會有路人在那邊「跳高」,想盡辦法摘取果實。^^

但那是「土芭樂」,果實小不說,酸酸澀澀地也不可口(還會有蟲),因為那年代市場上已經有珍珠芭樂,大又甜,還可以拿來鹽漬,比較受歡迎,而且那時我家還另外種有葡萄(應該是有兩株),葡萄味甜,再酸澀也比土芭樂好吃,所以我這種「了尾仔囝」根本沒像我爸媽那樣在乎有人來「偷挽芭樂」。^^
 

Record ID: 1554565820R07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7/2019    20:25:01 (IP code: X.X.216.39)
 >至於「四縣客家人說『拿芭辣』」的來由,也是個

補充一下,忘了打完~

那年我和以前的同事去屏東,有經過「長治」這個地方(我是看門牌才知道的),同事去拜訪他的長輩,在他家吃水果,其中的芭樂,他講的是Na芭樂,我以為我聽錯,再問時連我同事也說是叫Na芭樂。
 

Record ID: 1554565820R07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7/2019    20:49:35 (IP code: X.X.191.251)
 其實以前搭公車是很有趣的

尾巴進, 車掌小姐檢格子, 然後前端出..., 亂中有序
 

Record ID: 1554565820R079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bb, on Apr/07/2019    21:36:25 (IP code: X.X.154.125)
 甚麼叫做"像" l 的音,
根本就是 l 的音,
要不然 笆樂的發音 為甚麼是 bal a .
用福老話發音找這個詞一點 ptk 的影子試試看。
韓國人的1,7,8 直接標成il, chil, pal 一樣是入聲,l有氣流阻斷的作用。
沒有什麼一定用ptk才叫入聲的理由。


>>>>>>>>>>>>>>>>>>>>>>>>>>>>>>>>>>>>>>>>>>>>>>>>>>>>>>>>>>>>>>>>>>>>>>
那可見你的母語不是台語,甚至不是閩語。^_^

塞擦音(t)做為入聲韻尾,因為發音位置的關係,在連接下個韻母的時候,本來就很像發的是(l)的音。


七「仔」
三七「仔」
豎「仔」(即俗辣)


即使不作為入聲韻尾,在某些像南島語言裡,發音也像(l),但像歸像,這種塞擦音,本源還是(t),不是(l),如時代力量籍女立委高潞.以用.巴魕剌,她那用阿美族語拼音出來的的拉丁拼音Kawlo.Iyun.Pacidal,其中「剌」的部分,聲母是(d),就是塞擦音。

而韓式漢語裡的入聲(t),則是產生發音位置已經改變的現象,直接都變成(l),如果你真有聽過,就知道那和台語入聲裡的塞擦音,已經不是同一回事了。
 

Record ID: 1554565820R080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7/2019    22:11:47 (IP code: X.X.216.39)
 >甚麼叫做"像" l 的音,
>根本就是 l 的音,

不是l的音,是因為發音位置相近,入聲韻尾的「塞擦音(t)」收聲的位置在上顎(即齒齦位置),從這位置再發一次做為下個字的連音聲母,(t)就會像(l)。

我還舉了例子給你看,你還不懂,我也沒辦法。@_@


>要不然 笆樂的發音 為甚麼是 bal a .

理由同上。


>用福老話發音找這個詞一點 ptk 的影子試試看。

你的閱讀能力有問題,我下面明明舉了
七「仔」
三七「仔」
豎「仔」(即俗辣)
這三個例子給你看,除非你根本不懂閩南語,否則那就是最基本最鮮明的範例
「七」這個字的福佬語,就是(chit)
「豎」這個字,是(shut)

這麼簡單鮮明的實例,你還看不出來,那不是我的問題,根本就是你自己不知道都在念些什麼?



>韓國人的1,7,8 直接標成il, chil, pal 一樣是入聲,l有氣流阻斷的作用。

我前面講過了,韓國人有韓國人的經驗,他們自己把塞音(t̚)韻尾有系統地變化為流音(l)了!是你自己不知道在什麼緣故下「發現了這個寶」,就自以為是地認定這才是主流(過去你也老是犯同樣的錯誤)

(l)本身就是邊音,乃流音的主流,流音本身「並沒有氣流阻斷的作用」,他還是從舌兩旁出來;而「阻斷氣流」也不是「塞音」的條件,「塞音」也者,是種「爆破音」,在口腔中的氣流通道完全被阻礙的。


>沒有什麼一定用ptk才叫入聲的理由。

這是「基本常識」,簡單說,你根本不能算是個「台語人」。^_^
 

Record ID: 1554565820R08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bb, on Apr/07/2019    23:50:35 (IP code: X.X.154.125)
 還是搞不清楚自己發音的時候舌頭放哪裡。人云亦云的毛病就是改不掉。
如果笆樂的笆唸bat,直接說 bata 就好了,為什麼要說成 bala。

同樣的道理,豎仔的豎入聲尾音變成l,兩字合在一起唸就是sula。

我倒想知道台灣那個地方的人把三七仔的七仔,說成chila的。


>>>>>>>>>>>>>>>>>>>>>>>>>>>>>>>>>>>>>>>>>>>>>>>>>>>>>>>>>>>>>>>>>>>>>>>>>>>
不是l的音,是因為發音位置相近,入聲韻尾的「塞擦音(t)」收聲的位置在上顎(即齒齦位置),從這位置再發一次做為下個字的連音聲母,(t)就會像(l)。

我還舉了例子給你看,你還不懂,我也沒辦法。@_@


>要不然 笆樂的發音 為甚麼是 bal a .

理由同上。


>用福老話發音找這個詞一點 ptk 的影子試試看。

你的閱讀能力有問題,我下面明明舉了
七「仔」
三七「仔」
豎「仔」(即俗辣)
這三個例子給你看,除非你根本不懂閩南語,否則那就是最基本最鮮明的範例
「七」這個字的福佬語,就是(chit)
「豎」這個字,是(shut)

這麼簡單鮮明的實例,你還看不出來,那不是我的問題,根本就是你自己不知道都在念些什麼?
 

Record ID: 1554565820R082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8/2019    05:36:20 (IP code: X.X.83.131)
 >>>> 我們農場做太陽花(向日葵)的交配工作, 公的那一行要種植時, 是六枝公的當一組, 一組一組連續種, 每組每隔三天左右, 種第二個種子, 三天後種第三的種子......, 如此確保公花在二十天當中可以幫母枝授粉

交配出來母系的太陽花的種子(雙重雜交), 所培育出來的F3, 花色很美! 你的眼睛跟禿頭邱毅依樣差的話, 這個太陽花絕對不會讓你誤認為是香蕉!!

因為花的子房顏色是紅紫色, 非常漂亮!!
 

Record ID: 1554565820R08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插花, on Apr/08/2019    05:37:30 (IP code: X.X.83.131)
 公的在交配期後就連根拔起... 

Record ID: 1554565820R084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8/2019    05:57:25 (IP code: X.X.83.131)
 早年在交配綠色花耶菜時, 那時農民不知道雙重雜交的道理, 以為F3 的種子拿去種, 在收成種子不就得了?

後來知道F3 取得種子種出來跟F3 差異性很大

(種子公司需要賺錢的, 哪有那麼容易給你機會!)
 

Record ID: 1554565820R085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Howdy, on Apr/08/2019    12:43:51 (IP code: X.X.56.55)
 講 七-啊
就變成橡皮擦了啦!
 

Record ID: 1554565820R086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8/2019    13:51:52 (IP code: X.X.69.1)
 bbb網友

>如果笆樂的笆唸bat,直接說 bata 就好了,為什麼要說成 bala。

>同樣的道理,豎仔的豎入聲尾音變成l,兩字合在一起唸就是sula。

>我倒想知道台灣那個地方的人把三七仔的七仔,說成chila的。


呵呵,我本來想說:

因為那個是「口音」;就好像說,日語的う音,不能發成國語的ㄨ音(也包括英語裡的[u])。

這樣就了案了。


不過前面幾貼我又看了一遍,你根本不會辨識(t)這個入聲,才在這邊癡纏不清,請把自己的台語練好一遍再來,別貽笑大方。


>還是搞不清楚自己發音的時候舌頭放哪裡。人云亦云的毛病就是改不掉。

這句話應該奉還給你,你一知半解地把韓式漢語裡的塞音/-t̚/韻尾變化為流音/-l/的現象亂套用到台語來,才是一知半解、人云亦云。
 

Record ID: 1554565820R08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8/2019    14:20:11 (IP code: X.X.69.1)
 >講 七-啊
>就變成橡皮擦了啦!

七「仔」 跟 三七「仔」的「七」,台語和擦桌仔的「擦」,都是chit的音,後面加了「仔」(也就是七-啊、擦-啊),也一樣念chi(t)-la。

當然,那是口語化的寫法,正式寫成音標,還是得寫成chit-a。

附帶說一下,「七仔」並不是雅字,是當時臨時間也找不出那麼多代表字,所以找它湊數。

既然說到「七」,就順便談談數字零到十台語的唸法,這版上有很多「台語人」,像花影、temo桑都是很積極主張恢復台語之士,剛好也可以找這些人來驗證一番。


0 零 lîng khòng
1 一 it chi̍t
2 二 jī nn̄g
3 三 sam sann
4 四 sù sì
5 五 ngóo gōo
6 六 lio̍k la̍k
7 七 chit chit
8 八 pat peh
9 九 kiú káu
10 十 si̍p cha̍p
 

Record ID: 1554565820R08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8/2019    15:08:39 (IP code: X.X.85.110)
 
台灣各地台語滴腔調口音,有滴略有不同,(有些就算自己母親教滴,因母親或自己幼小時滴聽力/語言能力,也會些微滴落差)

偶對台語是互相能聽懂達意就行柳。

^^
 

Record ID: 1554565820R08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8/2019    15:14:45 (IP code: X.X.85.110)
 
哈~偶台灣走透透,與各地滴人講台語溝通,都能粉順暢。

^^
 

Record ID: 1554565820R09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8/2019    15:57:12 (IP code: X.X.85.110)
 
偶對台語是互相能聽懂達意就行柳。

============================

記得以前吃頭路時,公司新進一位同事,晚上聚餐時,大家用台語互相自我介紹寒暄,聽那位新同事滴腔調口音,讓大家是越聽越按捺不住,瞬間噴笑滴亂柳一整桌菜,大家笑到東倒西歪。

當時那位新同事滴尷尬窘境,到現在偶還記憶深刻。每當憶起,偶都會有些自責自己當時年輕少見多怪。

^^
 

Record ID: 1554565820R09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8/2019    16:14:51 (IP code: X.X.69.1)
 笑看大大

我知道您的意思,但這個要看人啦!這位bbb網友是個統派的種族論者,他一向自詡對語言民族理論的博學。^^
 

Record ID: 1554565820R09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8/2019    16:25:03 (IP code: X.X.85.110)
 
小台北兄安安~

嗯哼^_^

^^
 

Record ID: 1554565820R09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8/2019    18:43:41 (IP code: X.X.83.131)
 小台北兄安安~

嗯哼^_^

^^
 

Record ID: 1554565820R094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Howdy, on Apr/08/2019    20:37:42 (IP code: X.X.56.55)
 單字合體在尾音變化是有的
英文的Stop it 字尾的P會發成B
唸起來更順了!

還是記得小時候聽過沒變音的七仔
那是剛當完兵的叔叔跟朋友們的用語
 

Record ID: 1554565820R095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bb, on Apr/09/2019    08:36:01 (IP code: X.X.19.200)
 小台北回答不出台灣甚麼地方的七啊變成了七拉,
只好亂扣帽子了。
>>>>>>>>>>>>>>>>>>>>>>>>>>>>>>>>>>>>>>>>>
還是記得小時候聽過沒變音的七仔
那是剛當完兵的叔叔跟朋友們的用語
 

Record ID: 1554565820R096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09/2019    12:29:09 (IP code: X.X.69.1)
 >小台北回答不出台灣甚麼地方的七啊變成了七拉,
>只好亂扣帽子了。

呵呵呵。你就這招而已?^^
 

Record ID: 1554565820R09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看, on Apr/09/2019    14:43:03 (IP code: X.X.197.220)
 
BMIC老大兄:

在台北讀書時, 父親偶而會託他開運豬車的好友老闆, 運送幾籠扒拉或其他農作物到台北給我們, 兄弟姊妹都很高興, 每個人分到連同學都樂壞

>>

以前(還沒有中山高,跑縱貫線)聽偶員林滴朋友說:超1台車,押豬仔車滴就給司機100元,菜車是給50元。小菜販素公斤買,台斤賣。

^^
 

Record ID: 1554565820R09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9/2019    19:52:17 (IP code: X.X.83.131)
 >>>>以前(還沒有中山高,跑縱貫線)聽偶員林滴朋友說:超1台車,押豬仔車滴就給司機100元,菜車是給50元。小菜販素公斤買,台斤賣。

以前

開運豬車是天下第一勇的司機
沒有高速公路的時代, 嘉義到台北走縱貫路需時五個半到六個小時

掠豬的豬販通常會給拚命的司機賞金, 五小時一個價碼, 四個半小時又是一個高額價碼!

因為長途運輸毛豬的大便是一個可觀的"重量", 半小時整台車的豬可能拉屎放掉幾十公斤, 所以運豬車上有兩個灌食番薯湯的工人, 一路一隻一隻的灌食番薯湯.....要上屠宰場且暈車的豬還要受不人道待遇..

現實法令, 一台車有規定不可超過多少數目的豬, 灌食更是違法

 

Record ID: 1554565820R099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09/2019    19:53:53 (IP code: X.X.83.131)
 運豬車是最早使用空氣喇叭....沿路狂飆狂按, 超中線, 閃大燈,

任何人都怕
 

Record ID: 1554565820R100   From: 美國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