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04/20/2019 16:15:34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臺灣應該迅速成立邁卡錫條款以維護國家安全

發言人:軍事眼, on Apr/08/2019    10:46:10 (IP code: X.X.86.211)
 麥卡錫主義最著名的例子包括參議員麥卡錫自己的演講、調查和聽證;好萊塢黑名單,以及眾議院非美調查委員會(HUAC);以及J·埃德加·胡佛領導的FBI所做的形形色色反共運動。麥卡錫主義造成了廣泛的社會和文化影響,觸及了社會各個層面,成為美國大摩擦和大爭論的來源之一。

但在維諾那計劃公開後,歷史學家約翰·厄爾·海恩斯研究該計劃和其他證據,總結麥卡錫名單上的159人中至少有9人的確是蘇聯間諜。指出麥卡錫名單上大部分人是應該合理地被懷疑有安全風險。[6][7]

許多保守主義者認為該詞彙是不合適的,是並非基於事實而對麥卡錫參議員不公正評價的貶義詞
 

Record ID: 155469157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Apr/08/2019    10:47:05 (IP code: X.X.6.121)
 乐观其成 

Record ID: 1554691570R001   From: 新加坡

回信 發言人:軍事眼, on Apr/08/2019    10:48:12 (IP code: X.X.86.211)
 歷史認為麥卡錫時代在約瑟夫·麥卡錫本人參與之前就已經開始了。許多因素導致了麥卡錫主義,這可以追溯到第一次紅色恐慌(1917–20年),此時共產主義已經成為一個政治勢力。由於工會的成功和反法西斯主義,美國共產黨(CPUSA)在二十世紀30年代擴充了黨員人數,在1940-41年達到了頂峰的75,000人。[13]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與蘇聯結盟,反共問題被擱置。冷戰在二戰之後立即爆發,蘇聯在中東歐建立傀儡政權,美國則在希臘和中國支持反共勢力。

雖然在1945年,伊格爾·古琴科和伊莉莎白·賓利將蘇聯間諜問題鬧的沸沸揚揚,但1949-1950年共產主義的威脅陡然提升。蘇聯在1949年進行了核試驗,早於許多分析人士的預料。同年,毛澤東的中國共產黨軍隊控制了中國大陸,而美國則在他的對手中國國民黨上投入了大量的財政支持。1950年,韓戰爆發,美國、聯合國和韓國聯合對付朝鮮和中國的共產黨勢力。隨後,蘇聯間諜活動頻繁。1950年1月,國務院高級官員阿爾傑·希斯因作偽證而定罪。希斯被定為間諜;雖然訴訟時效已過,但他依然在眾議院非美調查委員會面前做偽證。在大不列顛,克勞斯·福克斯承認自己在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曼哈頓計劃上為蘇聯做間諜。羅森堡夫婦在1950年被捕,被控為蘇聯偷竊核彈機密,並在1953年被處決。

其他微妙的勢力也促使麥卡錫主義的膨脹。保守政治家們常常將「童工法案」和「女性參政權」視為「共產主義」或「紅色陰謀」。[14]這種趨勢在二十世紀30年代時敵視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的新政。許多保守勢力將新政與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相等同,認為這個政策證明了政府被共產主義者所影響。[15]


美國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
約瑟夫·麥卡錫的介入源於1950年2月9日他在林肯紀念日對西維吉尼亞共和黨婦女俱樂部的演講。他聲稱自己有一張紙,上面記錄著為國務院工作的共產黨人名單。麥卡錫常常自稱:「在我手中有份名單,上面有205人,被國務卿承認是共產黨員,他們為國務院工作、影響政策。」[16]這種演講導致麥卡錫獲得關注,並使得他成為美國最知名的政治人物。

詞彙麥卡錫主義第一次出現在《華盛頓郵報》的政治卡通上,由赫布洛克·布洛克(Herbert Block)於1950年3月29日繪製。卡通描述四位共和黨人強推一頭大象(象徵共和黨)站在顫顫巍巍的油氈桶上,最上方寫著「麥卡錫主義」。布洛克後來寫道這詞「根本沒有獨創性,不過是代表了一種全國性的折騰,無法用另一種形式表達而已。如果有人想率先取得它的稱號的話,那這位年輕的威斯康辛參議員當歸莫屬啦。我也會拋出一大堆碟子和一籃子肥皂的。」
 

Record ID: 1554691570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Apr/08/2019    10:51:24 (IP code: X.X.6.121)
 还有戈培尔宣传部

五毛经费1450太少了,必须追加预算
 

Record ID: 1554691570R003   From: 新加坡

回信 發言人:大林, on Apr/08/2019    10:52:19 (IP code: X.X.193.65)
 什麼邁卡錫
應速成立排支條款
 

Record ID: 1554691570R004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軍事眼, on Apr/08/2019    10:57:12 (IP code: X.X.86.211)
 從1946年起,民主黨、民權組織、勞工組織紛紛開始內部清洗;1947年,杜魯門政府啟動了聯邦僱員的忠誠檢查程序,這一法令在艾森豪威爾任內得到進一步加強;FBI也對美國共產黨的活動開始全面緊逼,1948年,美國政府依據史密斯法案以煽動罪起訴尤金.丹尼斯及其他美共領導人。這一系列行動收效很快,到1950年,共產黨在他們一度深扎根基的那些機構裡都只剩下些許殘餘勢力——這一切當然與麥卡錫無關,而應當歸功於美國左翼群體裡那些「清黨領袖」們。

麥卡錫雖然沒有掃除到多少蘇聯間諜或美共領袖,卻對美國對外政策造成了深遠的影響——比如中國內戰。國民黨的迅速敗亡,是麥卡錫主義興起的重要契機。從拉鐵摩爾、謝偉思到馬歇爾,這些人之所以被麥卡錫盯住,也都與他們在國共內戰中的作為關係頗深。

麥卡錫和他的一班同僚認定,美國政府在中國內戰中嚴重拖了國民政府後腿,應是蘇聯間諜上下活動的結果。反感麥卡錫的人如Haynes,壓根就不相信美國的作為有如此重大的影響,他認定國民政府潰敗的主要原因只是由於國民黨腐敗無能。

不過,他若瞭解美國的停戰要求和武器禁運發生的時刻多麼關鍵,瞭解蔣介石如何高估美國支持而改變「先安關內,再圖關外」的既定策略,恐怕他也不會再認為麥卡錫是完全的無理取鬧。

麥卡錫主義興起之前,美國外交決策高度依賴一群天真的「國際專家」。以被他冤枉的「中國通」拉鐵摩爾為例,此人是蔣介石的美國顧問,在1938-1950年負責美國政府與中華民國政府間的聯絡工作。

1937年,拉氏訪問過延安,在其回憶錄中,他如此敘述對毛澤東的印象:「一位屬於人民的人——一個智力超群但顯然具有農民血統的人。」回憶延安之行一節的最後部份,他更借同伴之口說出了這樣一番話:「我遇見過很多國民黨知識份子。我也曾跟軍閥有來往。幾乎沒有甚麼樣的中國人我沒有打過交道。但是在延安,我第一次看到一位能夠領導中國的人(即毛澤東)。」

沒有任何可靠證據顯示拉鐵摩爾是在受蘇聯指令行動,但他的言行明顯對中共大為有利,麥卡錫因而指控他為頭號蘇聯間諜,他的調查雖然不了了之,卻破壞了拉鐵摩爾的口碑和信譽,此後,拉氏專心學術,再也沒有涉足政治相關的工作。

當然,美國外交方針的轉變也未必與麥卡錫直接相關,很可能僅僅是美國官方為自己的角色轉變而主動作出的調整。在50年代,大量同情共產主義的知識份子都淡出了美國的核心部門,並不因麥卡錫主義受挫而扭轉。

其中,最有名的例子要數二戰時曾主持原子彈開發的英雄奧本海默。經過一次持續四星期的國會聽證,1954年6月,美國政府解除了他作為原子武器顧問的職務。這番遭遇讓奧本海默也名列麥卡錫主義受害者名單,但事實上,此刻的麥卡錫已經在陸軍聽證會上遭到重創,變得不受參議院待見了。
奧本海默通不過安全調查的原因,主要在於他的妻子、弟弟和弟媳都是共產黨員,他自己也加入過共產主義組織「群眾陣線」,連蘇聯同納粹德國簽訂協議的消息都沒能改變他的初衷,可見其信仰之堅定。

1943年初,奧本海默接觸過蘇聯間諜,在當年8月向安全官員匯報此事時,他卻撒了謊,說是聽說的別人的事,經安全官員詢問方纔講出實情。解密的蘇聯檔案顯示,奧本海默確實拒絕了蘇聯間諜的合作邀請,沒有把原子彈開發的資料交給他們,他之所以想隱瞞,很可能是出於私交和共同的政治信仰,企圖庇護那些在曼哈頓工程中鬼鬼祟祟的朋友們。(原文摘自「大象公會」,標題為編者所加)
 

Record ID: 1554691570R00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Apr/08/2019    11:11:24 (IP code: X.X.6.121)
 >原文摘自「大象公會」

转摘中国媒体者着即交付麦卡锡委员会调查
 

Record ID: 1554691570R006   From: 新加坡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