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04/24/2019 08:44:55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糖果轟炸機 THE CANDY BOMBER

發言人:Waffen-SS, on Apr/14/2019    13:44:18 (IP code: X.X.168.145)
 一九四八年十月四日,德國柏林的天空緩緩飄下三個降落傘,小朋友們拿著手帕傘裡包著的糖,快樂地聞著糖紙的香氣,一口、一口小心品嘗,原來這是冷戰時期裡,美國飛行員送來的溫暖小禮物。






每個孩子的誕生,都是上天對人類懷抱希望的象徵,「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除了要我們長大後仍要保有童心,更是要大人者,不能讓赤子失去對夢想的希望。

二次大戰後,德國被美、蘇、英、法四國分區占領,德國分裂為東、西德。德國原來的首都柏林,也是由四國分區占領,這下也分為東柏林、西柏林。但整個柏林其實在蘇聯的占領區中,所以西柏林就像一個被紅色領土包圍的孤島。

蘇聯為報復英美,決定全面切斷西柏林對外水陸交通和貨物運輸,意圖迫使美國退讓,美國則利用飛機運送糧食、日用品到西柏林。西柏林當時有二五○萬市民,物資需求非常龐大,所以蘇聯起初根本不怕美國。

寧願食物不足 也要自由

沒想到美國出動逾二十七萬飛行架次、空運二一一萬噸的物資到西柏林,且進行反報復,封鎖鋼鐵、煤炭、電力進入東德,這些也都是東德急需的資源,最後,蘇聯在一九四九年五月十二日宣布解除封鎖,柏林危機落幕。

柏林危機的最高潮,是西柏林市民以雙手和簡陋的工具,用人力修建了一座新機場,讓大批的美國軍機能降落。而美軍的飛行員也知道每一架飛機都是西柏林人的希望,所以他們日以繼夜,在德國上空來回穿梭。

蓋爾.哈佛森(Gail Halvorsen)中尉是當時運輸機隊的飛行員,他回憶空運最忙的時候,每隔五分鐘就有一架飛機降落。他們每天就是裝貨、起飛、降落、卸貨、休息、再起飛……。

有一天,他到了柏林,帶了一台小型攝影機,想四處拍拍。當他正在機場的跑道邊拍飛機起降時,他發現有三十多個小孩,隔著鐵絲網看著他。

他以為孩子會跟他要糖吃,結果沒有,他們只是靜靜地看著他。於是哈佛森告訴小孩,到了冬天天候很差時,空運會減少,柏林人要面對更大的艱難,這時有位小女孩對他說:「你們那時不必給我們足夠的食物,我們總有一天會有足夠的東西吃。但如果我們失去自由,就再也拿不回來了!」

哈佛森被女孩的話震動,他從口袋翻出兩片口香糖,從鐵絲網遞過去給小孩,「我簡直不敢相信拿到口香糖的孩子,臉上認真的表情,他們非常仔細地剝開糖紙,小心翼翼地把口香糖撕成一小片、一小片,不敢碰掉碎渣,分到大家手裡,有些孩子快樂地聞著糖紙的香氣。」

他和孩子們約定下次載物資飛回來時,他會空投糖果給他們。

一九四八年十月四日,柏林一群孩子聚集在美軍機場外,癡癡地望著天空,等待哈佛森的C54型運輸機,果然他們看見一架飛機從天際飛來,飛機向他們擺動機翼,這是哈佛森和孩子約定的信號。然後他們看見三個手帕做的降落傘,從飛機中拋出來,緩緩降落。這是哈佛森和他的副機長、機械員三人每周固定配額的口香糖、巧克力,他們用手帕做成三個降落傘,空投給孩子們。

美國小孩 加入送暖行列

「孩子們高興得像發瘋,我把糖果投下去,不知道結果如何?因為來不及看,飛機已經要降落。我很緊張,不知道會不會被長官發現?又擔心孩子會不會受傷?卸完貨物,我趕緊往機場邊跑,遠遠看見三條手帕在鐵絲網外瘋狂地揮舞!」

從這天起,哈佛森每回進行任務都偷偷空投糖果給孩子。沒多久,他的祕密行動被發現,他被傳喚到上校的辦公室,長官問他在搞什麼?哈佛森只有從實招來。

上校把哈佛森訓了一頓,警告他不准再沒得到長官的允許行動。然後突然和顏悅色地對他說:「但是將軍打電話來向我們祝賀,說我們幹得很好!所以算你走運,繼續幹吧!」

結果,整個運輸隊的人都把自己的口香糖、巧克力捐出來,所有人的手帕都用完了,他們還把舊的T恤也拿來做降落傘。孩子收到糖果後,會把手帕送回來,讓他們再用。

柏林空運在軍方的代號叫「存糧作戰」,所以空投糖果就叫「小存糧作戰」。美國的小孩、糖果公司也加入行列,麻州有一群小學生利用廢棄的消防站,成立「小存糧作戰總部」,光是從這裡送去柏林的糖果就有十七噸。

哈佛森成了英雄,尤其在孩子心中。他除了要運送物資、空投糖果,還會帶糖果去醫院,送給那些生病不能去等待降落傘的孩子。他的「小存糧作戰」一直持續到柏林危機結束。
是的,就是赤子之心,使世界往美好的方向運轉!


 

Record ID: 155522065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Waffen-SS, on Apr/14/2019    13:45:32 (IP code: X.X.168.145)
  

Record ID: 1555220658R00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Apr/14/2019    14:10:38 (IP code: X.X.9.86)
 这个主意不错

以后我们也可以去台湾空投

你喜欢薄荷口味吗?
 

Record ID: 1555220658R002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Apr/14/2019    14:47:58 (IP code: X.X.151.235)
 你用的狗屁网名如果在德国会激起公愤吧? 

Record ID: 1555220658R00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Ok, on Apr/14/2019    16:31:50 (IP code: X.X.124.103)
 002這個人臉皮很厚?沒自由民主的國家、還妄想向台灣空投物資?小心被消失? 

Record ID: 1555220658R004   From: 紐西蘭

回信 發言人:vvvv, on Apr/14/2019    16:53:25 (IP code: X.X.20.98)
 中國戰機要飛得進台灣

林別頭剁給你
 

Record ID: 1555220658R00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摸咪郎, on Apr/14/2019    17:29:48 (IP code: X.X.63.169)
 






摸咪郎
 

Record ID: 1555220658R00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只愛身許雞排MM, on Apr/14/2019    20:36:44 (IP code: X.X.226.227)
 匪偽林獸醫:
邪美老流氓的FIM-92C自古本來就不是吃素的韓禿廢物嘿。
 

Record ID: 1555220658R00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Apr/14/2019    20:46:15 (IP code: X.X.151.235)
 92C是啥怪物?

我比较青睐36D
 

Record ID: 1555220658R008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淵文, on Apr/14/2019    21:57:53 (IP code: X.X.149.140)
 感人的故事 

Record ID: 1555220658R00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15/2019    09:12:33 (IP code: X.X.149.204)
 >你用的狗屁网名如果在德国会激起公愤吧?

不會,waffen-ss在戰後雖然被裁撤,但幾個創辦人並沒有戰犯身分,相反地,還無罪釋放,沒有接受紐倫堡大審。

但稱現代德國為「納粹」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意涵,不單你自己別搞錯了,也要勸勸你那位事主。
 

Record ID: 1555220658R01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小台北, on Apr/15/2019    09:17:07 (IP code: X.X.149.204)
 >我比较青睐36D

會不會太「外行」了點?相對「34D」來說,160-165的36D和160-165的34D,那是不一樣的「視覺效果」的。
 

Record ID: 1555220658R011   From: 台灣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