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05/22/2019 03:04:50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從娃娃抓起

發言人:Super Doc., on Apr/17/2019    14:10:52 (IP code: X.X.33.174)
 

中國皇帝習近平說,政治思想要從娃娃抓起

 

Record ID: 155548145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Apr/17/2019    14:13:39 (IP code: X.X.33.174)
 

也是從娃娃抓起


傳言是真的!中國少年拐孩童賣器官 被逮自曝「殺5個了」 列印


2019-04-17 13:26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近年來,中國拐騙孩童、活摘器官的傳言甚囂塵上,由於情節慘無人道,許多民眾依然半信半疑。1名中國網友日前在推特上傳影片,影片中1名在路上誘拐孩童的少年被逮後親口表示:「我哥殺5個了」,影片一出讓網友不禁承認「以前我不相信,現在我信了」。


少年面無表情表示「把他們殺了」,還配上手勢。(擷取自Twitter@lxy402aaa)

1名羅姓網友13日在個人Twitter上傳1段影片,表示這是某少年在街上誘拐孩童被逮後,在警局親口說出的口供。影片中可以看到,該少年先是表示「我哥哥在四川,騙了5個」,警官追問「騙到哪裡去」,這名少年竟然面無表情地說「把他們殺了」。少年一開始辯稱不知道為什麼要殺孩子,直到警官再次追問「賣器官是不是」,男童才緩緩地點頭。

原PO不禁感嘆,難道這就是「共匪口中最安全的國家」嗎,「5個小孩的生命是不是那面紅色國旗上的5顆星星...」。影片PO出後引發不少網友留言,認為「這個國家爛透了」、「豬狗不如」、「孩子騙孩子也無法掩飾屬於中共國家行為的器官產業鏈」。

更有多名網友分享自身經驗,指出「10多年前,村裡有1個嫁到外面的婦女,她的小孩失蹤了,過了好多天接到電話要她到河邊去收屍,並再三叮嚀不要報警,到河邊時發現小孩屍體面目全非,肚子裡的器官全被掏空」、「之前聽1個管監獄的人說,很多人找14歲以下的未成年人買兇殺人,2000元1條人命,反正有未成年人保護法,他們不會被判刑,這個孩子應該也是類似的替死鬼」,認為殺人賣器官早已不是新聞。
 

Record ID: 1555481452R00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Apr/17/2019    14:18:16 (IP code: X.X.33.174)
 

小孩子總不會自己開刀作器官移植吧,

隨隨便便一個小屁孩就可以銷售五條人命,那種器官移植管道的暢通可想而知

說中國是人間煉獄,有人反對?
 

Record ID: 1555481452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Apr/17/2019    14:29:32 (IP code: X.X.151.235)
 是做成卤味在夜市卖?

否则不需要配型吗?
 

Record ID: 1555481452R00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MRI, on Apr/17/2019    14:30:36 (IP code: X.X.148.180)
 等一下獸醫會出來「烏龍轉桌」

沒事兒、沒事兒!
 

Record ID: 1555481452R00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MRI, on Apr/17/2019    14:31:28 (IP code: X.X.148.180)
 預測的還真準! 

Record ID: 1555481452R00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Apr/17/2019    14:37:37 (IP code: X.X.33.174)
 

老實說我十分厭惡這種唯利是圖反人性的新聞,但是駭人聽聞到不得不注意

本來今天我要開欄悼念被燒毀的巴黎聖母院,這建築聯繫一些早年的記憶 Quasimodo

那年頭我希望自己是個救美的英雄。。。相對於這樣的新聞真是不知從何說起
 

Record ID: 1555481452R00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on Apr/17/2019    14:43:32 (IP code: X.X.33.174)
 

MRI兄午安!

中國林獸醫的反應對我來說是可以預測的
 

Record ID: 1555481452R00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鬼島太郎, on Apr/17/2019    15:10:21 (IP code: X.X.131.127)
 

呆丸已經滿街抓娃娃機,經濟靠抓娃娃了!

 

Record ID: 1555481452R00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omeone, on Apr/17/2019    15:18:03 (IP code: X.X.154.33)
 
R008 語無倫次不知所云,哈!
 

Record ID: 1555481452R00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我見, on Apr/17/2019    15:33:25 (IP code: X.X.149.255)
  

Record ID: 1555481452R01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我見, on Apr/17/2019    15:40:16 (IP code: X.X.149.255)
 那個PLAN小時候應該就是被抓起過的娃娃 

Record ID: 1555481452R01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omeone, on Apr/17/2019    16:08:07 (IP code: X.X.154.33)
 
待會牠們會不會把話題轉到娃娃魚身上,哈!
 

Record ID: 1555481452R01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轉貼, on Apr/17/2019    16:19:26 (IP code: X.X.33.174)
 

來了、來了、、紅燒娃娃魚

 

Record ID: 1555481452R01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uper Doc. 轉貼, on Apr/17/2019    16:20:42 (IP code: X.X.33.174)
 

 

Record ID: 1555481452R01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someone, on Apr/17/2019    16:27:50 (IP code: X.X.154.33)
 
中國人很喜歡吃"國寶"和挖別人祖墳來證明牠們中國文化源遠流長,

哈!
 

Record ID: 1555481452R01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Apr/17/2019    16:49:00 (IP code: X.X.185.232)
 对呆顽滴的教化要从头抓起

 

Record ID: 1555481452R016   From: 不詳

回信 發言人:我見, on Apr/17/2019    17:34:07 (IP code: X.X.149.255)
 1922 年"五一"勞動節前夕,成立僅1年的中共把安源煤礦的童工和小學生組織起來,成立了最早的兒童組織。

1924年,中共在上海、天津等許多城市建立了勞動童子軍,由共青團具體負責領導。1926年7月,共青團中央第三次擴大會議所作決議中明確規定:教育兒童,養成他們勇敢犧牲的精神和團體生活的習慣,訓練他們成為將來繼續鬥爭的戰士。其正式名稱經歷了"勞動童子軍"、"共產主義兒童團"、"抗日兒童團"、"中國少年兒童隊"、"中國少年先鋒隊"的變化。

中共紅軍時期各部隊都成立了專為娃娃兵組建的學兵連,有的甚至整個軍都是娃娃。1930年12月,14歲的劉華清(1992年當選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參加紅軍,據其《長征入陝》一文回憶紅25軍:"我們這支人數不足3000,戰鬥員年齡多在13--18歲之間的娃娃軍"。與劉同年參加娃娃軍的王誠漢年僅13歲,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1988年被授予上將軍銜。

1929年,11歲的吳華奪隨父參加紅軍(在入選小學語文教材的吳華奪《我跟父親當紅軍》一文裡有生動描述),16歲任"娃娃軍"手槍團分隊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中共娃娃兵能活下來的大多成為中共的高級幹部,最著名的"紅小鬼"莫過於胡耀邦。1929年,14歲的胡耀邦加入共青團,後來成為中共總書記。

1931年7月,16歲的秦傳厚(後任四川省常委、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參加紅軍。1934年4月,紅30軍89師129團學兵連在巴中縣以北的恩養河成立,秦傳厚擔任指導員,其手下150多個兵大多15、6歲,最小的劉子林才12歲。

1930年,紅31師師長徐向前親自批准12歲的游正剛參加紅軍,後者後來成為北京軍區裝甲兵副司令員;1933年6月,11歲的李子金參加紅軍,後來是副軍職離休幹部。

中共1949年建政之後,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拍攝了大量宣傳、鼓動、歌頌兒童參與戰爭和敵對行動的影片,如:《劉胡蘭》(1950年)、《雞毛信》(1954年)、《紅孩子》(1958年)、《小兵張嘎》(1963年)、《閃閃的紅星》(1974年)、《兩個小八路》(1978年),成為所謂的"紅色經典"。


不知(賣)豬頭網友PLAN 參加過以上哪一個娃娃團?
 

Record ID: 1555481452R01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PLAN, on Apr/17/2019    17:57:09 (IP code: X.X.185.232)
 这种谣言的初始版本所描绘的场景,就跟那个“台湾啤酒好喝,但屁股会痛”的“梗”差不多,呵呵

对这一点,楼上几位呆顽滴想必有经验

 

Record ID: 1555481452R018   From: 不詳

回信 發言人:伊梭樂, on Apr/17/2019    20:38:25 (IP code: X.X.165.38)
 細漢偷挽匏,大漢偷牽牛。 

Record ID: 1555481452R019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MIT®, on Apr/18/2019    14:22:16 (IP code: X.X.87.138)
 支那比過去日本軍國主義更是野心百倍。 

Record ID: 1555481452R020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Apr/19/2019    09:04:06 (IP code: X.X.83.131)
 紐約時報中文版
======================================================================

加利福尼亞州帕洛阿爾托——「成功!」郵件的主題欄寫著。這封用有瑕疵的英文寫的信在一開始說:「好消息!女人們懷孕了,基因組編輯成功!」 發件人是雄心勃勃的年輕中國科學家賀建奎。收件人是他以前的學術導師、史丹佛大學(Stanford)的明星生物工程師和發明家斯蒂芬·奎克(Stephen Quake)。
「哇,這真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奎克回信說。「希望她能堅持到分娩……」 幾個月後,全世界都知道了那次懷孕的結果:經過了基因修改的胚胎誕下雙胞胎,這是首例基因編輯嬰兒。此舉引發的反應非常激烈。許多科學家和倫理學家譴責該實驗不道德、不安全,擔心它會促使有人無所顧忌或草率地利用未經證實和不受監管的方法創造永久性的基因變化。

今年1月,中國政府的的調查結論是,賀建奎「嚴重違背倫理道德和科研誠信,嚴重違反國家有關規定」。
自從去年11月賀建奎公開自己的研究成果以來,圍繞其他美國科學家對他的計劃是否知情,以及他們為何秘而不宣,一直存在爭議。

但現在,奎克正面臨史丹佛大學對他與賀建奎的往來所做的調查。調查是在賀建奎所在中國大學的校長致信史丹佛大學校長,稱奎克提供了幫助之後開始的。「斯蒂芬·奎克教授在實驗的準備和實施、論文的發表、新聞稿以及之後的回應策略方面,提供了指導,」在《紐約時報》獲得的信件中,該校校長稱。他斷言,奎克的行為「違反了國際公認的學術倫理和行為準則,必須予以譴責」。

奎克在一個長採訪中否認了這些指控,稱他與賀建奎的互動遭到了誤解。賀建奎8年前在他實驗室攻讀博士後。
2016年,在他的公司瀚海基因,賀建奎展示他編輯的一本書《人類基因組》。
2016年,在他的公司瀚海基因,賀建奎展示他編輯的一本書《人類基因組》。 CHINA STRINGER NETWORK/REUTERS

「這件事與我無關,我也沒有參與其中,」奎克說。「我對自己有很高的倫理標準要求。」
奎克向《紐約時報》展示了據他稱是過去幾年與賀建奎的電子郵件往來。透過這些通信可以看到,研究人員如何在一個快速發展、存在倫理爭議的領域以非正規的方式行事。這些電子郵件顯示,35歲的賀建奎向49歲的奎克通報了重大進展,其中包括這名女子的懷孕與分娩。郵件顯示,奎克建議他獲得中國有關機構的倫理批准,並將研究結果提交給同行評審的期刊進行審核,他還答應對方就何時公開發表研究結果等問題展開討論。

從這些文字中看不出奎克參與了研究工作。郵件確實包含了禮貌的鼓勵,比如「祝你好運」。奎克表示他在2016年8月的一次會議上曾經敦促對方不要繼續這個項目,但這些電子郵件表明賀建奎並沒有收手,郵件的發送日期大多是在2017年和2018年。 隨著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等全球性機構致力於創建一個系統,以防那些莽撞的科學家擅闖胚胎編輯這個蠻荒西部,奎克與賀建奎的互動反映了領先的科研機構目前正在努力解決的問題。
科學家們應該於何時、去哪裡上報同事私下與他們分享的有爭議的研究想法?科學家們向進行非正統實驗者提供常規性的研究建議,是否有失妥當?「很多人希望那些事先知道或懷疑過的人呼聲能再大一些。」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生物倫理學家、2017年全國人類胚胎編輯委員會領導人之一R·奧塔·查洛(R. Alta Charo)說。但她表示,如果科學家沒有試圖阻止胡作非為的實驗者,只是建議對方遵循倫理和研究標準,以期機構能夠干預,那麼不見得他們就是同謀。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一直在調查賀建奎的博士生導師麥可·迪恩(Michael Deem),因為有說法指他曾積极參与這一項目;他曾公開表示項目的部分環節進行期間有他在場。迪恩的律師發表了強烈否認這些指控的聲明。

在基因編輯嬰兒出生前幾個月,賀建奎寫給奎克的電子郵件。
在基因編輯嬰兒出生前幾個月,賀建奎寫給奎克的電子郵件。

奎克分享的信件提供了有關賀建奎的項目——又稱種系編輯——的新細節,包括這對雙胞胎女嬰嚴重早產,出生後留院數週。她們出生於十月,這與此前的報導有出入。奎克是一名企業家,他的發明包括用於檢測妊娠期唐氏綜合症以及避免器官移植排異的血液檢測。他是由Facebook創始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和妻子普莉希拉·陳博士(Priscilla Chan)資助的一個研究所的聯席所長。他不做基因編輯,並表示當賀建奎在2016年訪問史丹佛期間告訴他,他想成為創建基因編輯嬰兒的第一人時,他感到很驚訝。

「我說,『這是個糟糕的主意。你為什麼要做這個呢?』」奎克回憶說。「他有點反駁的意思,顯然他沒聽我的話。」奎克改變了策略。「我說,『好吧,如果我認為這是個壞主意但你不相信,你想沿著這條道往下走,那麼你就需要正確對待它,要適當尊重參與其中的人,還有這個領域。』」奎克建議稱,這意味著要獲得相當於美國機構審查委員會(IRB)的倫理審批,以及獲得參與夫婦的知情同意,且只是編輯基因以滿足一項嚴重的醫療需求。「我當時沒覺得他會把這事當真,」奎克說,他接著說他以為賀建奎尋求過倫理審批然後被拒了,「很可能他會罷休。」沒過多久,賀建奎發來郵件:「我會接受您的建議,即我們在開始著手首例基因編輯嬰兒項目前,要取得當地的倫理審批。請保密。」

2017年6月,別名JK的賀建奎發了份文件,稱某醫院倫理委員會已通過了他的提議,他在其中誇口稱他的計劃堪比諾貝爾獎研究。「當時很高興看到他聯絡了IRB對等機構,並獲得了開展研究的審批,我那時想著管理這個是他們的責任,」奎克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在跟JK的互動中,我覺察到了任何行為不端的跡象,那麼我的處理方式會完全不同。並且我會非常積極地去通報這件事。」
賀建奎的團隊在深圳的精子注射顯微鏡上研究胚胎。賀建奎說他在改變一項會使人感染HIV病毒的基因突變。
賀建奎的團隊在深圳的精子注射顯微鏡上研究胚胎。賀建奎說他在改變一項會使人感染HIV病毒的基因突變。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在賀建奎2017年的信件中,他表示他將對名為CCR5的基因進行編輯,更改一種會使人感染HIV病毒的基因突變。許多科學家此後已表示,這在醫學上沒有必要,因為HIV呈陽性的父母所生下的嬰兒可通過其他方式獲得保護。奎克稱,他認為在這一點上科學界並未達成共識。

2018年4月初,那封題為「成功!」的電子郵件中寫道:「10天前,編輯過CCR5基因的胚胎被移植到女性身上,今天已證實懷孕!」 奎克沒有立即回覆,而是把這封電子郵件轉發給了一位據他稱為資深基因編輯專家的人。「我覺得他能給我一些建議。」他對這位專家的名字做了塗黑處理。
「謹供參考,這可能是第一例人類生殖細胞編輯,」奎克寫道。「我強烈要求他獲取IRB批准,據我所知,他這樣做了。他的目標是幫助HIV陽性的父母懷孕。現在對他來說慶祝還為時過早,但我覺得,如果她順利懷孕,這會是一個大新聞。」那位專家回覆說:「我上週剛跟人說,我覺得這件事已經發生了。這肯定是新聞……」
奎克覺得這個反應「非常平淡」。「他一點也不驚訝。他沒有說,『哦,天哪,你必須通知神秘的科學警察,』」奎克說。

六個月後的10月中旬,賀建奎又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好消息!孩子出生了(請保密)。」
賀建奎要求在他已計劃好的舊金山之行期間同奎克見面,說:「我想從你那裡得到幫助,告訴我如何宣布結果、以及公關和道德規範方面的事。」奎克回答說:「我們肯定是要見一見。」賀建奎曾於斯坦福拜訪過雷克,探討實驗結果。

賀建奎曾於斯坦福拜訪過雷克,探討實驗結果。奎克回憶說,在那次會面中,他向賀建奎介紹了自己所做的事情。「我還向他施壓,要求他獲得倫理許可。我說,這會得到大量關注,將會受到非常嚴格的審查。你確定你做的每件事都是對的嗎?」他說,賀建奎的回答讓他感到不安。「投機取巧的小花招又出現了:『實際上有兩家醫院參與,你知道,我們得到了一家醫院的批准,我們在兩家醫院都在做。』我說,『你最好把這個解決好。』」

回到中國後,賀建奎來信說:「好消息是,進行臨床試驗的醫院批准了倫理材料,」他補充說,「他們簽字認可了另一家醫院的倫理材料。」
奎克回答說:「好消息,謝謝你通知最新情況。」大約一周後,賀建奎的公關萊恩·法雷爾(Ryan Ferrell)聯繫了奎克,擔心賀建奎這麼快就公開展示這個項目會「對他的聲譽和這個領域造成嚴重和永久性的損害」。法雷爾還說,「這對雙胞胎目前還在醫院,所以沒有正面形象。」
在香港的基因組編輯會議期間,奎克到香港去辦其他事務,他與賀建奎和法雷爾見了面,並告訴他們,「人們會用非常高的標準要求你,」他說。「人們的第一反應會是你在造假。」
他建議賀建奎把這項研究提交給同行評審期刊,賀建奎照做了。
然後,由於期刊評審需要時間,奎克說,他建議賀建奎不要在香港公布這件事,而是在那裡同重要專家私下交流,讓他們「對將要發生的事有個準備,這樣也讓他們更有可能對你的工作有正面評價。」
但賀建奎沒有被說服。「我不想等六個月或更長時間之後才公布結果,否則人們會說,『一個中國科學家把嬰兒偷偷藏了六個月。』」奎克反駁說:「讓同行評審按部就班完成這個過程是明智之舉。」
但是賀建奎決定繼續他在香港的發言。發言兩天前,雙胞胎的消息傳出來了,奎克發郵件說,「祝你即將到來的演講一切順利!」但補充說,「請把我的名字」從幻燈片的致謝名單上刪去。「他是在圍繞這件事大肆炒作,」奎克在接受採訪時解釋說。「我真的不知道結果是好還是壞。但這件事與我無關,我不想讓我的名字出現在上面。」
 

Record ID: 1555481452R021   From: 美國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