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08/19/2019 04:15:07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李清澤-民進黨的初選—讃!!!- 李清澤博士-筆會

發言人:Golden, on May/13/2019    22:13:58 (IP code: X.X.53.63)
 [原著]
http://www.taiwanus.net/news/press/2019/201903220243541979.htm
[李清澤博士]於2019-04-02 02:04:03上傳[1350]

民進黨初選的初選—讃!!!

聽到賴清德宣布要參選總統的消息,心裡實在很高興,民進黨終於找回了成立初期保護台灣主權的精神了!

這是民進黨再起的契機,兩個人應該展現民主風度,公開理性的說明他們對台灣前途的藍圖,為台灣民主制度樹立一個典範,不要變成刀刀見骨的利益之爭!

支持民進黨的台灣人非常憂慮賴清德的參與會分裂民進黨,導致失去2020的總統大選,我倒是很高興有人挑戰蔡英文與她競選總統,理由如下:

2020的總統選舉已經很明顯是台灣主權的保䕶戰。自從習近平宣稱九二共識是一國兩制, 就堅決否認台灣的主權,台灣是中國的固有領土,這對相信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台灣人及國民黨人猶如當頭一記棒喝,敲醒想統一中國的國民黨人,也敲醒想從中國得到利益的台灣人。

台灣人要牢記一個事實,在習近平眼中,只有中國沒有台灣!

面對這樣的台、中情境,台灣人要選出一個什麼樣的總統?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還是維持現狀的工作者?關心台灣前途的人,其實對這兩個概念是分不清楚的,因為他們都沒有把各自的立場及政策說明得很清楚!

賴清德的 ”務實台獨工作者”的概念,在這兩天他說得比較明確,他説台灣事實上已經獨立,因此不需要再講 "台獨",而是要講 ”台主”, 就是台灣人要做台灣的主人的 ”台主”,要維護台灣的民主的 “台主” 以及維䕶台灣主權的 “台主”。

但是具體怎麼做呢?(1)在國內你要如何定位?是叫 ”台灣國"嗎?,還是叫 ”中華民國在台灣”?如果是後者那跟蔡英文總統的想法有何不同!(2)那麼要台主,國內治國的各種政策是什麼呢?請清楚的列出你的政策及方針; 3) 在國外面對國際外交也一樣的,你要以何種名稱稱呼你自己?是 ”台灣國”, 或是 ”中華民國在台灣”?這是個很現實又難度髙的問題,因為有國際公約的限制及中國的打壓,(4)你的國防、外交政策與蔡英文總統有何不同?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蔡英文總統也必須對她的「維持現狀」解說得更明白,雖然她今天說是維持台灣主權的現狀-在台、中的海權、空權維持平衡的現狀,增加國防預算,整頓國防系統,加強防衛能力,但現實的狀況是中國已經展開全面攻擊的態勢,極盡挑釁的空、海戰術,經濟的誘惑,令人難防的心理戰以及網路的攻擊。蔡英文總統你只能被動的去應對嗎?你有沒有主動的戰略呢?

如果在初選的過程當中,雙方能將自己的立場及政策,說清楚、講明白,對台灣的困境向人民有個明確的交待,能如此,台灣人對民進黨一定會竪起大拇指,大聲的說 ”讚!”
 

Record ID: 1557756838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Golden, on May/13/2019    22:14:43 (IP code: X.X.53.63)
 http://www.taiwanus.net/news/press/2019/201905080118301014.htm
給賴清德院長的一封公開信--李清澤博士-筆會
[原著]
[李清澤博士]於2019-05-08 01:05:05上傳[759]


賴院長您好:

上次您來紐約訪問,我們見過面,但是沒有深談,因此您可能不記得我了,請原諒我以公開信的方式呼籲您支持民進黨的初選民調納入手機族。

當您宣布加入民進黨總統初選之後,不久我就在台灣海外網寫了一篇文章「民進黨初選—讚!」讚美您給民進黨一個機會來為台灣建立一個良性競爭的民主典範。不久後我又寫了一篇文章「蔡賴配對習韓配—台灣的活路」,這篇文章的主旨是1. 蔡英文的柔對習近平的剛,達到以柔克剛的目的,又以賴清德的「實」對韓國瑜的「虛」,2020必勝無疑。

後來我又寫了一篇請「請蔡、賴、卓為台灣的政治史來負責任!」鼓勵你們兩人保持民主風範的高度,打一場可以做台灣政治史典範的初選,也盼望卓主席善盡主席的責任監督辦理一場公平公正的初選!

初選至今你們三人的角色都扮演得非常得體,但是我在這裡要呼籲賴院長不要反對納入手機族的民調反而要支持這個提議,原因如下:

1. 能代表民意完整的民調:我本身是做科學研究的,對於統計學有深入的了解,做科研的時候,如果研究者的抽樣不能代表一個群體,這樣的研究結果就完全不合格,不能被接受被採用。依理民調的抽樣的完整性就是要了解整體民意的基礎,要了解投票者對獲選人的支持度,不納入將近百分之30的500萬手機族的話,就失去完整性、公平性,這樣的民調就一點意義也沒有,沒有納入手機族就排除了這些人的民意,這完全違反民主制度的原意,您一直以來為民主打拼,我相信您也贊成不要有偏差的民意出現在民調上。

2.手機民調的做假與實施:您憂慮手機民調做假的可能性,但用家裡電話的抽樣民調也有做假的可能,何況民進黨總共要委托五家專業機構做民調,在專業上各個機構為了保持他們的信譽,自然會善盡責任去防假,何況納入手機的民調已經實施過,對防假也有經驗,並非新手,因此鼓勵您以更寬闊的心胸來看待此事。

您說立委的民調並沒納入手機族,言下之意總統初選也當如是,我對您的發言有點失望!其實立委民調也早該納入手機族,但立委人數比較多,處理的事務,不在事關國家主權上,縱有瑕疵,影響也不如攸關國家主權的總統選舉重大,更何況這次總統選舉是台灣國的生死戰!

現階段民進黨的有些民調已經有納入手機,而且有其他機構做的民調也納入手機,因此不必故步自封,實施起來並不困難。

3. 對蔡英文總統表態支持您的訴求:您為了守護家園台灣來參選,如果您也願意以樹立民主典範的態度來參選,那就請您以更寬闊的心胸來看待初選,何必對她有這種訴求呢?以她對守護國家主權的努力,難道您認為她敗選後不會支持您嗎?您的訴求反而自曝其短,有損您為國家服務勇敢參選的高度。

結語:

當前台灣大敵當前壓境,共產黨跟國民黨攜手要消滅台灣這個國家,您在台南的的施政實蹟已經打敗韓國喻在髙雄的的虛幻施政,但是郭台銘參選是異軍突起,民進黨更需要團結起來打贏這場殊死戰,因此也更需要有完整堅固的民意支持,如果沒有納入500萬的手機族的民調,您的勝選反而有瑕疵,您何不打一場毫無怨言的初選呢?

如果納入手機民調,贏者䇔得公平,輸者輸得心服口服,這不正是您要的公正公平的初選嗎?不論是誰勝出,我相信台灣人就一定會出頭天,2020的選舉一定能守護住台灣的主權!

如果您有機會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希望您能好好思考納入民調的可能性。

敬祝祺安!

一個長期海外關心台灣國事的建言人,李清澤敬書。
 

Record ID: 1557756838R001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Golden, on May/13/2019    22:16:12 (IP code: X.X.53.63)
 賴清德院長的公開信續集--李清澤博士-筆會
[原著]
http://www.taiwanus.net/news/press/2019/201905092203211922.htm
[李清澤博士]於2019-05-(16)? 22:05:05上傳


給賴清德院長的公開信續集:

我前天寫給賴清德院長的公開信建議他支持民調納入沒有市話的手機族,這樣的民調才比較能夠代表民意,但沒有細述背後的學術理由。

以下這篇文章寫得非常精準,關心這次民進黨的人都應該細讀,去了解為何必須納入手機族。民進黨上次選舉大敗就是沒有深入了解民意,這次賴清德及民進黨難道要犯同樣的錯誤,把「離鄕背井」的年輕人或者「買不起房子」的租屋群排除在外嗎?


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打油詩人
May 7 at 4:41 AM ·
【關於民調抽樣,賴清德的兩個問題】

我其實蠻不喜歡寫賴清德的,主要的原因是我個人的寫作偏好。政治人物對我來說有四種:我喜歡的、我討厭的、我感覺複雜的、我沒感覺的。前兩種我寫得比較多,尤其是第二種。第三種我不知從何寫起,最後一種我懶得寫。

賴清德屬於第四種。簡單講,我覺得他是個無聊的人。就在幾天前,五四一百週年,他跑去胡適紀念館,讓我發現他這個人實在太無聊了,無聊到有點好笑的程度,所以我寫了一篇。後來談他和蔡英文在同一天的活動,算是五四那篇的衍生物。寫完「這個人真的很無聊」這件事以後,我又懶得寫他了。

偏偏我現在又要來寫他了。我很不想寫,到正在打字的當下還是不想寫,但是他幹了一件事,讓我覺得自己有一點點義務出來講兩句話。

◇◇◇

事情是這樣的。最近民進黨在吵初選民調,吵到了市話民調與手機民調的問題。支持手機民調的人主張,這年頭已經有很多人生活裡已經完全沒有市話了,用市話民調將會忽略這些人的意見。

賴清德跑出來反對他們,說還是市話好。為什麼市話民調比較好呢?他當然有他的陰謀論故事可以講,但是傳播陰謀論以前,他還算盡責地正面回應了手機民調支持者的訴求。簡單講,他認為市話民調忽略純手機用戶不是個問題。

這是我的重點。我覺得他的問題大了。

直接引用報導中的說法吧,刪節號為本人所加,本引文刪除了民調作弊等陰謀論,純粹討論賴清德關於「家戶民調不會忽略只用手機的年輕人」的說法。

『賴清德說,過去民調有辦法用1千多通電話代表母群體,一個行政區、一個縣、一個國家,是因為有嚴謹的科學依據。今天改成手機,有無辦法代表真正的民意恐怕要謹慎......至於年輕人接不到電話的問題,賴清德說,這個可以回推,用加權方式解決年輕人少接到電話問題......如果家戶民調,年輕人在人口比例是10%,電話民調只有5%年輕人接到,可以加權成 2倍;年紀大的人假設人口比例是15%,接到電話是30%,加權可以乘以0.5,回歸到母群體的分布。』

賴清德的這段話有兩個問題。

◇◇◇

第一,賴清德說「過去民調有辦法用一千多通電話代表母群體」,這是錯的。我不知道這樣講會不會很違反大家的常識,但是事情就是這樣。

首先,我們得稍微瞭解一下賴清德所謂的母群體是什麼。我個人比較習慣的叫法是「母體」,不是駭客任務的那個matrix,是population。所謂的母體指的是「我們做這個調查真正想要瞭解的那群人」,在選舉民調的情境下,一般指的就是「有投票權的國民」。這種人在台灣有一兩千萬,我們當然不可能去問每一個人他支持誰,所以我們得找到一群有代表性的人,並且用各種科學方法確保這群人的投票意向和母體越類似越好。這群人就叫做「樣本」。

這就是母體和樣本的關係,大概可以算是抽樣理論的基礎吧。當賴清德說「過去民調有辦法用1千多通電話代表母群體,是因為有嚴謹的科學依據」的時候,他的意思就是說「如果我們把抽樣設計得很嚴謹很科學,樣本就可以代表母體」。

然後請容我再說一次,這句話是錯的。

為什麼?

真正嚴謹地討論抽樣的時候,我們不會說樣本(sample)可以代表母體(population)。在最好的情況下,樣本可以代表抽樣母體(sampled population)。

我們從作為母體的有投票權之國民開始講吧。我們不可能去問這一兩千萬人(母體)中的每一個人他們支持誰,所以我們要從這麼多人裡面抽出一些人(樣本)來問。問題是,我們要怎麼抽呢?首先我們得有個名單,從這個名單裡面抽選我們要去問的人。在我們業內,這個名單叫做「抽樣框」(sampling frame)。在我們現在的案例裡,就是兩個抽樣框在比誰比較好:一個是市話,一個是手機。

抽樣框和母體一般不會完全重疊,事實上,在很多情況下可能還蠻不重疊的。一方面,會有一些人在抽樣框裡,卻不是母體的一部份,例如會接到民調電話卻沒有投票權的人。這些人處理起來很簡單,就當這通電話沒打過,不用他們的數據就好;另一方面的問題比較複雜,就是明明在母體裡卻沒有被抽樣框包含到的人。例如你用市話當抽樣框,純手機用戶就是母體中被忽略的成員。

又在母體裡又在抽樣框裡的人之中,還有一些人,叫做拒答者。這些人也蠻難處理的,但一方面他們不是這次爭論的核心、二方面在選舉這種情境下拒答者恐怕也相對較少,所以我們先不管吧。到最後,一個抽樣框裡,扣掉不屬於母體的成員、扣掉拒答者,剩下來的那一塊,就叫做「抽樣母體」。

問卷調查的對象,那些一個一個真的填了問卷的人,也就是我們的樣本,是從這個抽樣母體裡隨機抽出來的,不是從母體裡隨機抽出來的。

樣本是從哪裡隨機抽出來的,樣本就代表誰。

賴清德那句話錯就錯在這裡。在一切都盡善盡美超科學超嚴謹的情況下,樣本可以代表抽樣母體,但不能代表母體。抽樣母體與母體間的距離包括兩種人,一種是拒答者,一種是一開始就被抽樣框忽略掉的母體成員。從抽樣母體中隨機抽選的樣本,不能代表這兩種人。

所以,這兩種人,原則上都是我們永遠無法研究、無法推估的,尤其是一開始就被抽樣框跳過不管的那些人。所以選擇抽樣框的基本原則,就是在其它條件(如成本)類似下,盡可能讓抽樣框和母體越重疊越好,以減少遺漏。

手機民調和市話民調,哪個抽樣框比較趨近母體,這應該很明顯吧?

◇◇◇

當賴清德說樣本可以代表母體的時候,他在描述的其實是一種理想狀態,一種「抽樣框和母體重疊」的狀態。

然後他現在的主張是要把抽樣框搞得越小越好、和母體差距越遠越好。

這就是他所謂的嚴謹的科學依據嗎?

◇◇◇

很不幸地,這只是他的第一個問題。

我說的不幸指的是我自己很不幸。為了一個我實在沒什麼興趣的人寫這麼長的文章,我好不幸。

賴清德的第二個問題是,他認為可以用加權的方式解決年輕人接不到電話的問題。

加權是在做問卷調查的時候常用的方法,作法也的確就如賴清德所說的,如果樣本裡年輕人佔的比重小於母體中年輕人佔的比重,就給年輕人加點權重,讓樣本的人口結構符合母體的人口結構。

更直觀點講,加權這件事是這樣的:我們發現我們抽樣回來的年輕人跟母體裡的年輕人比起來太少了,我們就以我們抽回來的這些年輕人為基礎,複製一些年輕人出來,直到年輕人在樣本裡的比重和在母體一致為止。

這樣做的主要目的是要讓樣本的人口結構趨近於母體的人口結構,而不是把被抽樣框排除掉的人找回來。要做到後者,必須先假設:樣本裡的這些年輕人,和被抽樣框排除掉的那些年輕人是類似的,所以你可以用前者的複製人代替後者。

反過來說,我們必須假設抽樣框一開始排除那些年輕人,是隨機排除的。

如果我們用市話做抽樣框,我們能做這樣的假設嗎?不行。因為這些被排除的年輕人不是隨機被排除的,他們是因為沒有市話所以被排除的。

沒有市話的年輕人,和有市話的年輕人,是同一種年輕人嗎?我認為不是。有許多人主張,年輕的租屋者是主要的「沒有市話」的族群;而在這群人身上,兩條形構當代台灣社會主要社會矛盾的線,剛好交會在一起:城鄉與階級。一般來說,年輕租屋者更有可能是離家來到都會區工作的城鄉流動者,而非父母就住在都會區、自己也在都會區長大的年輕人;另一方面,年輕租屋者與年輕購屋者之間,也無可避免地存在著一條階級界線。

換句話說,我們看看台灣社會的年輕人的一般樣貌,會發現不同類型的年輕人身處在市話這個抽樣框的內外。在市話抽樣框的外面,是離鄉背井到大城市工作,買不起房子的年輕人;在抽樣框的內部,是要嘛在大城市長大現今與父母同住、或者乾脆就自己買了房子的年輕人。

然後今天賴清德說我們抽不到那些離鄉背井買不起房子的年輕人,沒關係,我們就複製幾個從小在都會區長大,或者自己買了房子的年輕人,用這些複製人來代替那些被排除的年輕人好了。

賴清德敢講這種話,我不敢。

摸著研究法講義也不敢,摸著良心也不敢。

◇◇◇

我猜這是我開站以來寫過最長的文章了吧。不過我沒算字數,是用疲倦與沮喪的程度來估計的。

我一開始就說過我蠻不喜歡寫賴清德的,但是這件事我不得不寫。寫這麼長這麼囉嗦,大概也不會有人看,但是我覺得這件事很重要,不能不寫。

我這輩子跟民進黨沒什麼瓜葛,所以也沒特別關注他們的初選。然而我跟研究法瓜葛倒是不少,身為一個學術宅,我希望大家不要再扯陰謀論或是歷年初選的陳規了。做民調,就是要知道人民在想什麼。抽樣框越貼近母體越好,這不是挺簡單的道理嗎?

◇◇◇

學術宅的話說完了。身為一個打油詩人,我卻還有幾句話。

我一直覺得抽樣理論對「隨機」的定義很有某種政治詩學的意味。它是這麼說的:

「母體裡的任一個體,有相同的機率被選進樣本裡。」

這難道不是某種對「民主」或是「平等」的隱喻嗎?

而關於手機民調,大家講了那麼久,說到底不就是這麼簡單的願望嗎?

我們只是希望,我們也有相同的機率,被選進樣本裡。

我們只是希望,我們也能說出我們要什麼。

這,有,很,難,理,解,嗎?
 

Record ID: 1557756838R002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Golden, on May/13/2019    22:16:43 (IP code: X.X.53.63)
 southnews_2020總統大選,國安局預測有五組候選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FjZtTcvBZo&feature=youtu.be
 

Record ID: 1557756838R00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Golden, on May/13/2019    22:25:02 (IP code: X.X.53.63)
 2020總統大選,國安局預測有五組候選人
------------------------------------------------------------------------

I hope 藍營 has 韓國瑜 and 王金平 2組候選人
 

Record ID: 1557756838R004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樑燕, on May/13/2019    23:19:43 (IP code: X.X.186.163)
 李清澤本人挺蔡,有什立場寫上數文章,豈有比賽開始後,再改規則。手機納入民調工具,從下屆啟用才公道。
去年10月,李清澤也寫公開信給柯媽,叫他兒子不要緊選,當時頭已剃掉一半,叫人家別再剃,豈有此理。
 

Record ID: 1557756838R00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Golden, on May/13/2019    23:28:36 (IP code: X.X.53.63)
 R005, Do you see that 綠營 has splitted? I hope 藍營 has 韓國瑜 and 王金平 2組候選人.

Do you know something is wrong with your statement "李清澤本人挺蔡,有什立場寫上數文章"? If you don't see that , keep it yourself.
 

Record ID: 1557756838R006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Golden, on May/20/2019    01:14:28 (IP code: X.X.46.31)
 test :
郭倍宏在高中時期曾加入中國國民黨,並曾為司法行政部調查局線民監視校內團體
 

Record ID: 1557756838R007   From: 美國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