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11/13/2019 00:00:12     意見庫存
 

外獨會意見交流

 

重貼臺派智者前輩們的大作‧‧‧

發言人:阿牛歐高, on Oct/17/2019    02:15:02 (IP code: X.X.243.79)
 各位超級偉大的臺派智者前輩們:
在整理那個1TB的過時硬牒時,發現了許多您們以前的masterpieces!!!
所以‧‧‧從今天起,我要重貼這些大作‧‧‧當作回饋您們這二十幾年來在外獨會的教導‧‧‧
 

Record ID: 15712497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阿牛歐高, on Oct/17/2019    02:21:12 (IP code: X.X.243.79)
 各位超級偉大的臺派智者前輩們:
哈‧‧‧從2003~2019都有!
當然‧‧‧只有一些而已‧‧‧
但每天一欄‧‧‧也足夠貼兩年了‧‧‧
 

Record ID: 1571249702R00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阿牛歐高, on Oct/17/2019    02:28:11 (IP code: X.X.243.79)
 外獨會意見庫存
最怕揭短的懦夫民族


--------------------------------------------------------------------------------
發言人:老頭子, on 20/05/2005 23:45:02 (IP code: 112.232)

--------------------------------------------------------------------------------
福爾馬林溶液里的寶貝──最怕揭短的懦夫民族
http://lundian.com/forum/view.shtml?p=PS200505151222007396&l=fanti

中國人有句俗話﹐叫“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在中國﹐是個人都知道﹐臉是萬萬不能打的。當年魯智深三拳打死個賣肉的壯漢﹐拳拳都是招呼在臉上﹐可見“打人不打臉”決不是說著玩的。在中國人眼里﹐“揭短”居然和萬般危險的“打臉”相提並論﹐可見“揭短”在中國是何等令人發指的惡行。

與“罵人不揭短”相映成趣的﹐是“家醜不可外揚”的古老智慧。不外揚家醜﹐那意思就是說﹐任何人自揭其短的努力都是無比愚蠢的。家醜不能揭﹐國醜自然更是碰不得。既然不能揭自家的老底﹐那么剩下的唯一選擇自然就是“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野雞打得滿天飛﹐家雞打得團團轉”﹐縱然祖國有千百個不是﹐作為草民也隻能萬般無奈忍氣吞聲﹐像弱女子碰到強奸犯一樣隻能閉上眼睛默默享受。

千百年的奴才理論﹐就是這么邏輯上環環相扣的。有意思的是﹐中國人雖然習慣上把祖國比作母親﹐但這位“母親”卻時不時地為老不尊一下﹐甚至偶作驚人之舉﹐把自己扮演成一個不懂事兒的小女兒來惡作劇一番。當年朱時茂一部《牧馬人》紅遍了大江南北﹐也引發了一場如何愛國的大討論。很多人在被這部電影感動得一塌糊塗之余﹐竟然替祖國母親的那段不怎么體面的歷史打起了圓場﹕真正愛國的人﹐會永遠牢記祖國的利益高于一切﹐即使是在祖國錯怪自己的時候﹐也會堅定不移地熱愛她──凡是談過戀愛的男人都能聽出來﹐那活脫脫就是個小女孩撒嬌時的口吻。

扯遠了。回到中國人“揭短”這個話題上。曾經讀過一則新聞﹐大意是一個男大學生﹐自幼陽痿﹐因而極度自卑不堪。到了大四﹐談了一個女朋友﹐于是整天驚恐地回避任何性接觸﹐生怕女友發現這個驚天的秘密。終于有一天﹐女友碰了祂的敏感部位卻發現軟若無物﹐于是半開玩笑般的來了一句“你陽痿阿”。就這一句話﹐讓這個正值妙齡的女孩瞬間送了命──她的男友在極度震驚、絕望、羞愧、惱恨交織下的歇斯底里中﹐在“終于被她發現了”的完全崩潰了的精神狀態里﹐用正在削蘋果的小刀紮死了這個可憐而又無辜的女孩。

如果還有任何人不了解“揭短”對于中國人特別是中國男人的巨大殺傷力﹐就請再次閱讀一遍這條荒誕而又可怕的故事。

在國外工作過的人大概都見識過鬼子們是如何面對自己不能勝任的工作的。我就遇見過這么一位老兄﹐接到manager的工作安排以后﹐發現自己不能勝任﹐于是乎﹐二話不說就找到manager的辦公室﹐不解甚至略帶怒氣地抱怨﹕這個工作我不會做﹐你沒有培訓我啊﹐為什么安排我做這個?領導們于是立即拿出這位員工當年的培訓計劃﹐發現的確沒有為祂安排相關方面的培訓﹐于是立即為祂提供了補充培訓計劃。

我想﹐如果這出戲發生在中國﹐除了個別刺兒頭以外﹐是斷然沒有人有膽量和豪氣理直氣壯跟領導說“老子幹不了”的。除了中國固有的“官本位”思想﹐領導的話不聽也得聽這個因素之外﹐中國人不願自暴其短的面子情結怕是起了主要作用。在海外﹐一個manager就親口告訴我﹐祂的經驗是來自中國的雇員一般喜歡self-challenging﹐就是遇到困難的時候從來不願意找管理層或同事進行溝通﹐而是寧可自己翻箱倒櫃地查閱各種文檔自行解決。

self-challenging﹐往好了翻譯是自我挑戰﹐往壞了翻譯是自己折騰自己。費正清在考察了傳統中國人的精神狀態(mentality)之后﹐精辟地指出﹕中國人不承認一個人固有的價值﹐人的價值是通過外界的承認來實現的﹙大意﹚。老費真是說到點子上了。沒有外界的承認﹐人就失去了價值﹐與行尸走肉無異﹐不管這個人內里是如何不凡。外界的評價決定性地確定了一個人的價值。這就是為什么中國人那么害怕別人揭短的原因﹐也是尋常女子為了個“貞節牌坊”這么個木頭疙瘩而甘願自虐性地守寡一輩子的原因﹐也是“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家雞打得團團轉”等等奴才理論賴以誕生的心理土壤。

鐘愛面子的中國人﹐特別喜歡用謊言來搭建所謂的“民族尊嚴”。所謂尊嚴﹐其實是無分長幼貧富﹐人人都會渴望的精神財富﹐應該靠誠實的勞動來換取。然而在中國﹐尊嚴可以輕而易舉地用那句著名的“我們先前──比你闊的多啦”來獲取﹐並且這樣獲取來得尊嚴﹐可以輕而易舉地掩蓋頭上的癩瘡疤。不過﹐癩瘡疤長在頭上畢竟不能視而不見﹐于是便“諱說‘癩’以及一切近于‘賴’的音﹐后來推而廣之﹐‘光’也諱﹐‘亮’也諱﹐再后來﹐連‘燈’、‘燭’都諱了”﹙魯迅﹕《阿Q正傳》﹚。

維護祖上虛幻的榮光﹐以及要改掉頭上的癩瘡疤﹐最好的利器自然就是謊言。直到今天﹐我們的歷史課本里也到處充斥了為了“振奮民族精神”而編造的愛國瞎話。網友convexhull曾經鬱悶不堪地發泄過這么一段話﹕

“其實不用流氓來教我,我也知道某些人某些時候會說謊,特定的時候可能所有的人會說同一個謊,也有可能某些人永遠都堅持一些謊言,但是我不相信會所有人永遠都堅持謊言.莫非我們從小到大學習到的,耳朵聽到的,眼睛看到的,父祖輩們教導的全是謊言不成?世人皆醉唯流氓獨醒?”

很不幸的是﹐祂努力質疑的“所有人永遠都堅持謊言”﹐在中國卻是活生生的事實。讓我們來看一看我們那廉價的民族尊嚴是靠哪些謊言來搭建的﹕

謊言一﹕中國是一個有五千年文明史的文明古國

憤青們經常樂于炫耀自己偉大祖國的悠久歷史。按照憤青們的說法﹐中國人的祖先在長江邊吟詩作對的時候﹐美國人還在樹上呢!言下之意﹐不要說在文明的層次上做比較﹐即使是在進化論的層次上比較中國人也高人一等。中國人較西方人的優越性不是一個文化現象﹐而是一個臨床現象。

真的是這樣么?幾千年前美洲印第安人的生活形態咱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中國的所謂“五千年文明史”完全是禦用歷史學家們的捏造出的官定歷史﹐是為了使中國跟其祂三個文明古國平起平坐的時候不至于太寒磣而人為拉長到5000年的牛皮歷史﹐性質上完全類似于阿貴哥那句“我家祖上比你家闊多了”的胡話。

實際上﹐中國有出土文物做證據的文明史充其量3700年﹐有據可查的歷史﹙即所謂信史﹚隻有區區2900年。而古印度、古巴比倫、古埃及的文明史全部都有過硬的證據證明其存在于5600-5800年前──所謂過硬的證據﹐是指考古挖出來的文字和青銅器﹐埋在地下的古城堡﹐以及至今還戳在沙漠里的金字塔。懂歷史的都知道﹐文明的出現是以成熟的文字、青銅器、城堡的出現作為標誌﹐在這一切出現之前隻能叫做文化﹐不能叫文明。所以﹐憤青們要想反駁我當然可以﹐麻煩諸位千萬別再提什么二里頭文化﹐丟人。

中學時學過中國歷史的都知道中國的朝代從夏朝開始﹐可這個夏朝的存在到現在也沒找到任何證據。我們歷史課本上的所謂“夏朝”﹐其存在唯一的根據是《史記》中的《夏本記》記載。禦用歷史學家們可笑地認為﹐既然《殷本記》的記載得到了甲骨文的證實﹐那么《夏本記》也應該是可信的。這種隻能糊弄三歲小孩子的把戲﹐居然就能說服國家教委把“夏朝”寫進歷史課本﹐中國人對于歷史的不嚴肅由此可見一斑。隻是不知道﹐禦用歷史學家們這么看重《史記》﹐那么《史記》里記載的商代大王祂媽吃個鳥蛋就懷孕的記載﹐是不是也是歷史?

比夏朝更早的“三皇五帝”就更邪門了。也許禦用歷史學家們也感到“天皇”、“地皇”、“人皇”的神話人物寫進歷史課本太不嚴肅﹐于是中國的歷史年代從“五帝”開始算起。不過﹐讓人噴飯的是五帝時代從公元前26世紀到公元前21世紀﹐整整五百年﹐平均一個“帝”執政100年﹐遠古時代茹毛飲血的原始人居然比醫學研究到了納米水平的現代人都長壽﹐這不能不說是中國的禦用歷史學和愛國主義共同創造的奇蹟。其實﹐“天子長壽”的破綻早在清朝末年就被學者王國維發現了﹐至今誰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釋。禦用歷史學家們不知道是出于“上級指示要求”﹐還是“四大文明古國”的虛榮心﹐面對這么明顯的破綻卻置之不理﹐在今天的歷史課本上仍然把“五帝”寫進歷史年代表﹐這種把神話故事當歷史的荒唐做法﹐咱中國人怕是蠍子拉屎獨一份﹙毒一糞﹚吧?

其實﹐任何一個國家的歷史都是從神話傳說開始的﹐中國自然也不例外。前面所說的“天子長壽”的破綻﹐在《聖經》里也存在﹐亞當的子孫也是“身體倍棒﹐吃嘛嘛香”﹐活的長了去了。可人家猶太人承認那是宗教﹐不是歷史﹐更沒有借此標榜自己是什么“文明古國”。

說到這里﹐不能不提一句那個丟盡中國人臉面的“夏商周斷代工程”。為了奉上級指示證明“夏朝”的存在﹐“夏商周斷代工程”的禦用考古學家們不惜采用弄虛作假的手法欺世盜名﹐在學術研究里建造豆腐渣工程﹐從而遭到國際學術界的猛烈批駁。幸虧戳穿“斷代工程”騙局的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蔣祖棣本人也是個華人﹐否則的話這天大的學術笑話讓13億中國人的臉面往哪去擱?

所以﹐稍微有點學術良心的中國人﹐千萬別在老外面前吹“五千年文明古國”的牛皮了﹐碰到一個愛較真的老外您就得出洋相。傳說中的“有巢氏”教導人們不要住在地上﹐要在樹上安家。所以﹐我們的文明史倒是可以這么表述﹕當印度人建立自己的王國﹐使用文字書寫歷史的時候﹐當美索不達米亞蘇美爾人已經學會使用銅器的時候﹐當古埃及人已經計算出精準的太陽歷的時候﹐中國人正在有巢氏的教導下﹐居住在樹上。

謊言二﹕中國的“四大發明”為人類文明作出了巨大貢獻

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謊言﹐我已經多次予以揭穿。所謂“四大發明”的提法﹐最開始是三大發明﹐沒有造紙術﹐是培根和馬克思等人研究人類文明史的時候提出來的﹐但是很遺憾﹐人家培根和老馬都清清楚楚地指明﹐三大發明是西方的。后來還是科學史家李約瑟給中國人長臉﹐告誡西方人不要太狂﹐三大發明不但西方有﹐東方也有﹐祂舉的具體例子就是中國。李約瑟這么說﹐完全是勸勉西方人要明白天外有天﹐要戒驕戒躁﹐卻反過來被中國人當作自己牛逼的資本﹐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可笑的事情么?

至今﹐三大發明也好﹐四大發明也罷﹐沒有證據表明是從中國傳到西方去的﹐也沒有證據表明這些發明真的對人類文明的進程起了那么關鍵的作用。培根等人顯然是夸大其詞了。

造紙術﹐古代埃及人就發明出來了﹐比蔡倫那個太監早多了。英文里的紙(paper)﹐不是來自中文﹐而是來自拉丁文Papyrus﹐這還不能說明問題么?拉丁文里有“紙”這個單詞﹐說明至少在古羅馬時期西方就有紙了﹐甚至很可能更早﹐因為拉丁文里一半以上的單詞都來自于古希臘語。至今沒有任何國際上的權威機構或學者承認紙是中國人發明的。

活字印刷術﹐中學歷史課本上都說是北宋人畢升發明的﹐可惜這偉大發明隨著畢升本人一起被扔進了棺材﹐歷史上活字印刷術在中國幾乎沒有采用過。從宋朝一直到明清﹐大量采用的還是雕版印刷﹐這從一個側面也反映了泥活字從技術上根本就不過關﹐否則的話﹐難以解釋為什么連中國人自己都不願意采用。對印刷業產生革命性推動作用的﹐不是畢升的泥活字﹐而是德國人穀登堡發明的金屬活字。並且﹐根本沒有證據表明德國人古登堡是采用了畢升提出的技術方案才解決了製作金屬活字的難題。實際上﹐是古登堡發明的金屬活字促進了信息在西方的廣泛傳播。

指南針﹐中國古人發明的不過是個漂在水上的磁針﹐指南效果很差﹐遠洋航海根本指望不上。真正有實際效用的指南針是意大利人FlavioGioia在公元1302年發明的旱羅盤﹐並于明朝年間傳入中國。並且﹐阿拉伯人並沒有像歷史課本里說的那樣從中國人手里學會製作羅盤﹐祂們是從西方人那里學會的。指南針對于航海業的推動作用也沒有歷史課本上吹噓的那么大。否則的話﹐我們無法解釋沒有指南針的腓尼基人如何能在公元前7世紀就遠航非洲﹐也無法解釋公元前二世紀古希臘人如何橫渡地中海來到埃及。

火藥的神話則更是讓人哭笑不得。火藥是中國人最早于公元7世紀配置出來﹐這個不假﹐但是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中國的火藥製作技術曾經傳到了西方。實際上﹐西方人采用的最早的火藥是英國人RogerBacon于公元1265年在祂的著作OpusMajus中提出的。另外﹐火藥對于近代武器工業的推動作用﹐顯然被馬克思、培根等人夸大了。實際上﹐西方人很早就有了火藥武器﹐類似中國人的火銃﹐西方人管牠叫handgonne。但是﹐這種handgonne射程太近﹐且不穩定﹐操作不便﹐一直沒有什么實用價值。真正對西方武器工業做出革命性拖動作用的是黃火藥的采用﹙也就是苦味酸﹚﹐以及觸發繫統、導嚮繫統等等部件的不斷改進。

總之﹐這四大發明的神化自從進入歷史教課書成了經典教義以后﹐就每每作為民族的鎮痛劑、安慰劑、十全大補丸來使用﹐每當近代中國割地賠款的屈辱歷史刺傷了國人的民族自尊心的時候﹐總是四大發明挺身而出為國人治瘟鎮痛﹐驅邪滅瘴﹐提振精神﹐恢複元氣。實際上﹐這四大發明的神話不過是中國人自娛自樂的精神意淫而已﹐從來沒得到過國際上的普遍承認。盡管中國人絕對相信自己祖上的這段無上光榮的歷史﹐但可惜的是咱們這四大發明隻是在時間上略早了一些而已﹐西方人是獨立作出自己的這些發明的﹐並且和我們老祖宗的四大發明之間沒有任何傳承關繫。不錯﹐培根的確是說過這樣一段話﹕“我們應該觀察各種發明、效能和后果。最稱著的例子是印刷術、火藥和指南針﹐……這三種東西曾改變了整個世界事物的面貌和狀態。……這種變化如此之大﹐以致沒有一個帝國﹐沒有一個教派﹐沒有一個赫赫有名的人物﹐能比這種機械發明在人類事業中產生更大的力量和影響”﹐但很明顯﹐人家培根說的是西方人自己的三大發明﹐夸的是意大利人FlavioGioia、德國人古登堡、英國人RogerBacon的豐功偉業﹐沒咱老祖宗什么事。

謊言三﹕月球上能看到長城

中國人的與眾不同之處在于經常分不清肉麻和有趣之間的區別﹐這方面的一個經典例子就是那個流產甚廣的“宇宙飛行員從月球上看見萬里長城”的謠言。我不知道﹐13億中國人有多少人具備最起碼的科普常識﹐知道月球距離地球有30萬公里之遙﹐從那里看長城就像是幾公里以外看一根頭發絲一樣絕無可能;我不知道13億中國人有多少人坐過哪怕一次飛機﹐坐過飛機的都知道﹐從萬米高空看長城已經是相當困難﹐不要說從月球上;我也不知道13億顆中國人的腦袋到底還殘存多少理性﹐在對經典教義一如既往地照單全收之余﹐是不是還有點起碼的懷疑能力。

我隻知道﹐這個世界上最低劣的謠言﹐一次又一次地被載入小學生的課本﹐一次又一次地作為中學生、大學生智力競賽的搶答題目﹐一次又一次地作為全民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素材﹐而瞞天過海、招搖撞騙了幾十年之后﹐才在航天英雄楊立偉的親口證言下正式壽終正寢!

我不知道還能有什么比這更能稱作恥辱。

謊言四﹕中國古代有成就輝煌的科學成就

又是一個典型的中國式的欺世謊言。中國古代的所謂科學﹐不是輝煌不輝煌的問題﹐而是有沒有的問題。所謂科學﹐是指以實證為基礎﹐有繫統地研究各種可以被觀察、被檢測、被證實的事物的人類實踐。實證是科學的最本質特點。科學最傑出之處在于牠創立了一套嚴謹有效的方法。這種方法﹐簡而言之﹐就是在觀察的基礎上﹐對客觀現象進行信息收集和分析﹐進而提出科學假說﹐然后根據該種假說是否能對未知現象進行有效的預言來決定是否將該假說上升為科學定理。科學定理是人類的最高智力成就。

科學的其祂特點還包括﹕以學術交流﹙學術出版物、論文、專業期刊﹐學術交流會﹚為載體﹐以科學組織﹙雅典學院﹐羅馬林采國家學院﹚為主要活動主體﹐由知識分子創立並通過教育進行傳播﹐等等。總之﹐科學是指一種有序的人類的社會實踐﹐孤立的發現並不能構成科學﹐不是個別人找到一個圓周率近似值就可以冒充的。

凡是還有點學術良心的中國人﹐都應該老老實實承認﹐咱老祖宗沒有一天擁有過這些個玩意兒。在古代﹐我們沒有哪怕一條成型的科學定理﹐有的隻是“勾三股四玄五”之類的經驗主義的簡單總結;我們沒有以繫統的科學研究為目的的研究機構﹐隻有傳授個人政治見解的私塾以及傳授官定意識形態的書院﹐社會的全部智力資源都被官方組織起來研究四本書五本經;我們沒有以傳播科學為目的教育體繫﹐有的隻是工匠之間的口口相傳;我們沒有科學家都會具有的理性和客觀﹐有的隻是最狂延的想象。。。

甚至連“科學”這個詞匯都是日本人用漢字教會我們的。在日本人接觸西方之前﹐我們完全不知道科學為何物。馬克思就毫不客氣地指出﹐中國古代根本沒有科學和哲學。類似的話俄國文學家契訶夫也說過。在上個世紀前半頁﹐中國古代沒有科學在中國國內也是廣為接受的結論﹐毫無爭議。1915年任鴻雋在《科學》創刊號上發表了《說中國無科學的原因》﹐1922年馮友蘭在《國際倫理學雜誌》上用英文發表了《為什么中國沒有科學──對中國哲學的歷史及其后果的一種解釋》﹐1944年竺可楨發表了《中國古代為什么沒有產生自然科學?》﹐都是眾口一詞﹐意見高度一致。

真正開始“中國古代科學成就”研究的﹐還是上個世紀末“易經”熱開始興起之后。總有一些中國人﹐像太監害怕沒有生殖器一樣害怕自己的祖先沒有科學﹐甚至不惜往褲襠里扔個面團來濫竽充數。沒有畢達哥拉斯定理和牛頓三大定律﹐就把《周易》、陰陽、五行、八卦、星佔、煉丹、風水之類的一堆一堆的破爛拿出來以次充好﹐至今全國各地還有數不清的易經熱、風水熱。這些人拉著弘揚民族文化的大旗當作虎皮﹐掛著科學研究的幌子行招搖撞騙之實﹐世上還有比這更無恥的事情么?

還有一些中國人﹐總愛拿李約瑟寫的那本《中國古代科學技術史》來說事兒。李約瑟當年在西方混不出個頭緒﹐于是嘩眾取寵、標新立異地弄出來個“非西方中心論”﹐告誡西方人要知道天外有天﹐不要太狂。沒想到中國人自己還當真了。其實﹐西方中心論和非西方中心論根本就用不著再爭論了﹐我們今天吃喝玩樂一切的一切﹐除了每天說的中國話﹐基本上都是西方傳進來的﹕帶的手表﹐打的電話﹐玩的電腦﹐穿的皮鞋﹐用的洗發水、化妝品﹐乃至汽車、自行車、籃球、排球、足球……從發式到服裝樣式﹐從內衣到羽絨服﹐從照相機到攝像機﹐等等等等。即便是中國人自豪的中餐﹐也得用西方人發明的煤氣灶和不鏽鋼炊具做出來的﹐方塊字也是用西方人發明的鋼筆來書寫的。作為東方人﹐我們究竟還有什么臉面去撿“非西方中心論”的垃圾?

易經被當作是二進製的鼻祖﹐竹蜻蜓被看作直升飛機的前身﹐《墨子》被當作是研究幾何光學的先驅……等等等等。我實在看不出這一堆堆的破爛究竟比太監褲襠里的面團究竟強在哪里。科學最偉大之處在于牠提出了一套科學的方法﹐是一種偉大的社會實踐﹐而不僅僅在于牠有哪些孤立的發現。說中國人發明了二進製﹐比說鸚鵡螺發現了阿基米德螺線還要無聊。

……

“生命不可能從謊言中開出燦爛的鮮花”﹐德國詩人海涅是這樣評價謊言的。然而海涅大概永遠都不會想到﹐直到21世紀﹐中國人內心幾乎全部輝煌燦爛的鮮花都是從謊言中誕生的﹐因為德國人的耿直和嚴謹理解不了中國人的阿Q式精神勝利。于是﹐我們看到一幕一幕的荒誕醜劇在神州大地一次一次上演﹕美國西點軍校不知何年何月開始供奉起雷鋒像﹐海灣戰爭時美軍官兵居然人手一冊《孫子兵法》﹐英國牛津大學把博士學位和6萬英鎊獎金授予一位剛剛讀本科2年級的中國女學生﹐等等。所有這些愚不可及的謠言﹐不但沒能“止于智者”﹐反而在媒體和名人的煽風點火之下癒演癒烈﹐到最后全民得意洋洋暈暈乎乎甚至歇斯底里﹐直到老外親自出面辟謠才算告一段落。像“西點軍校學雷鋒”那則謠言﹐從60年代就開始盛傳﹐非但沒能逐漸平息﹐反而癒演癒烈﹐越傳越邪性﹐到最后居然盛傳西點軍校的學生也要學習中文報紙《人民日報》。普通大眾信了也就信了﹐反正能出國的人很少﹐中央電視臺居然還做了一期“雷鋒出國”的訪談節目﹐梁曉聲等知名作家無一不是意氣風發、唾沫橫飛地侃侃而談。于是﹐一撥又一撥中國人去西點軍校“尋找雷鋒精神”﹐到最后竟然逼得西點軍校不得不出面辟謠。

我不知道﹐佛洛伊德當初是否研究過鐘愛謊言是人類的哪樣一種精神狀態。我隻知道﹐一個心理健康的人是不屑于用謊言搭建所謂的民族尊嚴的。一次次撒謊﹐一次次謊言被揭穿﹐卻樂此不疲﹐隻能說我們這個民族真的是極度自卑﹐自卑得完全不可救藥了。然而﹐虛榮和自戀絕不是解決自卑的良藥﹐靠謊言搭建尊嚴更是飲鳩止渴、割股充飢的蠢行。我們這個民族﹐從精英到普通大眾﹐已經完全沒有哪怕起碼的識別是非真假的能力﹐到今天其實也沒能擺脫政治掛帥的陰影﹐一切的一切都以是否能“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為指針。在這個指針的指引下﹐我們的“斷代工程”在國際學術界公然造假﹐我們的小學課本里寫進“月球看長城”這樣的笑話和哭話﹐一撥又一撥的中國人跑到西點軍校去找雷鋒像。。。

中國人如果真的想在洋人那里站起來﹐光是靠玩GDP的數字遊戲是不行的。醫治頑愚﹐必鬚嚮日本人那樣學會自我揭短﹐老老實實承認我們自己從頭到腳都是一無是處﹐老老實實承認我們對人類的文明進化幾無尺寸之功﹐老老實實承認和西方相比﹐“我們的傳統文化﹐遠談不上豐富﹐而是貧乏得太令人汗顏了”﹙胡適語﹚。一無所有並不可怕﹐司馬遷被割掉了老二﹐但歷史畢竟記住了祂寫下的不朽作品。相反﹐靠謊言來自撐門面﹐安慰自己“別人有的我也有”﹐卻像是太監在炫耀自己泡在福爾馬林溶液里的寶貝。




Record ID: 1116603902 From: 台灣
--------------------------------------------------------------------------------
回信發言人:閑人, on 20/05/2005 23:56:50 (IP code: 88.150)

--------------------------------------------------------------------------------
呵呵。。開欄的你是哪族啊~~~~~


Record ID: 1116603902R001 From: 美國
--------------------------------------------------------------------------------
回信發言人:j, on 21/05/2005 00:10:37 (IP code: 157.164)

--------------------------------------------------------------------------------
test


Record ID: 1116603902R002 From: 台灣
--------------------------------------------------------------------------------
回信發言人:平埔番, on 21/05/2005 01:37:05 (IP code: 54.92)

--------------------------------------------------------------------------------
不好意思,偶們素平平埔族啦


Record ID: 1116603902R003 From: 美國
--------------------------------------------------------------------------------
回信發言人:SCOPTA CHINO, on 21/05/2005 04:05:11 (IP code: 172.206)

--------------------------------------------------------------------------------
THE ARTICAL MIGHT BE TOO FAR OFF..

BUT THE FACT REMAINDS..

THE FUTURE OF CHINA, DOESN'T DEPEND ON CHINESE PASS..
BUT WHAT CHINESE MADE OFF..

JUST IMAGINE, THIS... SO WHAT, CHINESE DIDN'T INVENT CAR, TELEVSION, COMPUTER, TELEPHONE, LASER, RADIO,.. ETC..

BUT THE FUTURE IT'S WHAT IT COUNT.. PERHAPS CHINESE WILL INVENT SOMETHING WONDERFULL, AND ALL HUMAN RACE WILL BENFIT FROM IT...

AS LONG AS CHINESE RELAIZE IT'S SHORTCOMING, AND FACING AND DEALING IT PROPERLY...

CHINA IN THE WILL WIN EVENTULLY...


:)

(FOR NOW, THERE ARE CHEAP CHINESE WHORE, AND WHOLE WORLD IT'S ENJOYING IT.. FROM RUSSIA TO SOUTH AMERICA)


Record ID: 1116603902R004 From: 美國
--------------------------------------------------------------------------------
回信發言人:泰伯, on 21/05/2005 04:05:20 (IP code: 141.91)

--------------------------------------------------------------------------------
好文!


Record ID: 1116603902R005 From: 台灣
--------------------------------------------------------------------------------
回信發言人:Yamada, on 21/05/2005 10:09:15 (IP code: 247.35)

--------------------------------------------------------------------------------
Honest thinking, factual expression.


Record ID: 1116603902R006 From: 日本
--------------------------------------------------------------------------------
回信發言人:Dark star, on 21/05/2005 16:44:49 (IP code: 254.72)

--------------------------------------------------------------------------------

這個欄只有一個中國人進來留言


Record ID: 1116603902R007 From: 台灣
--------------------------------------------------------------------------------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2005-05-26 16:51:11
--------------------------------------------------------------------------------


WE ARE 49ER TAIWANESE
 

Record ID: 1571249702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阿牛歐高, on Oct/17/2019    03:20:12 (IP code: X.X.243.79)
 阿牛歐高 再閱再批:
超級偉大並且一定要寫進支那教科書的 masterpiece!!!
 

Record ID: 1571249702R00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信国公, on Oct/17/2019    09:04:54 (IP code: X.X.225.157)
 >超級偉大

其实可以由我跳出来说,大叔您谬赞了

我高中时写的作文全是这种调调儿

这也许是思考能力发展的必经阶段,但不能永远停留在这个层次

当然永远停留在初中小学阶段的还是会佩服我的
 

Record ID: 1571249702R004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信国公, on Oct/17/2019    09:09:45 (IP code: X.X.225.157)
 又及,那个年代自动转繁简字体的程序比现在的还要更差一点,你转的这篇里有不少转码错误 

Record ID: 1571249702R005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信国公, on Oct/17/2019    09:50:11 (IP code: X.X.6.27)
 >自动转繁简字体的程序比现在的还要更差一点

你再回去看一遍,能看出来吗?

所以这不是什么“臺派智者前輩們的大作”,而是像中学时的我一样的中国“中二青年”写的简体字文章
 

Record ID: 1571249702R006   From: 新加坡

回信 發言人:Golden, on Oct/17/2019    14:13:17 (IP code: X.X.46.31)
 中國網軍 PLAN:

I have a question for you, Since you claimed that "我高中时写的作文全是这种调调儿", why now you wrote much worse than you were in high school? Maybe, although you are only 45 years old, your brain aged much fast than regular people did.
 

Record ID: 1571249702R007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信国公, on Oct/17/2019    14:42:07 (IP code: X.X.6.27)
 因为你对文字和思想的鉴赏能力,就像我对茶和咖啡一样

以那点儿水平,分不出好坏
 

Record ID: 1571249702R008   From: 新加坡

回信 發言人:Golden, on Oct/17/2019    15:01:45 (IP code: X.X.46.31)
 中國網軍 PLAN:

You just told us "就像我对茶和咖啡一样 以那点儿水平,分不出好坏", you also lost your taste, you aged much fast than I thought.
 

Record ID: 1571249702R009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信国公, on Oct/17/2019    15:25:56 (IP code: X.X.225.157)
 >you aged much fast(er) than I thought.

呵呵,有女同事说我像电视剧LOST里的Richard Alpert
 

Record ID: 1571249702R010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信国公, on Oct/17/2019    15:34:13 (IP code: X.X.225.157)
 KAw3p4.jpg 

Record ID: 1571249702R011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Golden, on Oct/17/2019    15:47:14 (IP code: X.X.46.31)
 中國網軍 PLAN:

"呵呵,有女同事说我像电视剧LOST里的Richard Alpert"
-----------------------------------------------------------------------------------------------
She need go to see a good eyes doctor.
 

Record ID: 1571249702R012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Golden, on Oct/17/2019    15:51:13 (IP code: X.X.46.31)
 中國網軍 PLAN:

Your friend says goodbye to you.
 

Record ID: 1571249702R013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BMIC, on Oct/17/2019    21:03:52 (IP code: X.X.133.179)
 很高興看到Golden 又再開釋獸醫, 笑謔這隻

 

Record ID: 1571249702R014   From: 美國

回信 發言人:信国公, on Oct/17/2019    21:04:52 (IP code: X.X.225.157)
 楼上老王八蛋少惹我 

Record ID: 1571249702R015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信国公, on Oct/17/2019    21:09:46 (IP code: X.X.225.157)
 阿牛伯的错处在于,不是政治上同阵营就会自动变成“伟大”、“智者”

很多人就是卑劣的、愚蠢的,本质如此,跟政治立场无关

成长吧,虽然对你来说晚了点儿
 

Record ID: 1571249702R016   From: 中國

回信 發言人:勘误, on Oct/17/2019    21:12:07 (IP code: X.X.225.157)
 按中国习惯序齿,应该称阿牛叔

别把你叫老了,呵呵
 

Record ID: 1571249702R017   From: 中國

本篇到此告一段落———版主

WE ARE 49ER TAIWANESE